AminoCapital:大数据+机械学习引领今年硅谷趋势

近日,Bloomberg最新公布的美国投资报告应证了2016年的“资本寒冬”一说。数据显示,截止去年12月17日,美国上市科技公司在过去一年的募资金额同比前一年减少了60%,整体投资数额相比于2014年下降了58%。

惨淡的数据让进入2017年的硅谷投资者产生担忧:今年的投资趋势会呈现什么变化?硅谷的哪些领域会成为下一个风口?投资者应该如何判断早期创业公司的前景?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硅谷早期风险投资机构Amino Capital(丰元创投)的管理合伙人徐霄羽。

早期风投趋于稳定,独角兽融资遇冷

尽管硅谷投资者普遍认为,资本寒冬会继续侵袭2017年的硅谷乃至美国,但徐霄羽告诉记者,这股寒潮将不会影响早期投资,包括从种子轮到B轮的投资。

由于早期投资机构主要关注创业项目在未来的发展前景,包括核心技术和商业应用场景等,而且在过去2年里硅谷早期VC(风险投资基金)完成大量的募资,这些资金充足的VC仍然会按照每家的标准与特色来选择创业者和项目。因此资本寒冬目前还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同时,早期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额相对偏小,受到整个大环境的制约不明显。

“对于硅谷早期投资机构而言,资本寒冬目前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实体上的影响,美元加息的预期让很多VC在2016年年初就已经完成了大量的募资,现在正是投资活跃的阶段。对于中后期的投资机构,情况则完全不同。加息后,更多大额的资产将会回流到债券和固定收益等资产类别,而这些资本曾经追逐的正是独角兽估值的创业公司。” 徐霄羽说。

正是因为之前的后期投资者居多,催生了独角兽 — 资本是如此廉价,以致于明星创业公司往往用很少的股份就可以换来巨额投资。现在随着这些资本逐步流向其他资产类别,后期投资市场相对成熟,投资者的关注焦点转回到了回报率和现金流这样的硬指标上,所以独角兽遭遇资本寒冬的冲击是可以预期的。

随着Snap、Uber和Palantir等科技类公司都计划在今年上市,这些估值超过百亿美元的潜在上市公司将会引爆二级市场的交易量。这会导致资本优先流入上市公司的口袋,而不是独角兽们。

(Snap(原名为Snapchat)将在明年3月上市,预期市值达到250亿美元。)

2017年的投资趋势:VR和基因组大数据

在今年早期投资趋于稳定的背景下,近几年崛起的人工智能将会是投资者重点布局的对象。通过大数据+机器学习的模式,人工智能正在潜移默化地颠覆各个行业,包括娱乐、健康、医疗、能源、物联网、社交等。

而在这些前沿领域中,徐霄羽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进一步普及和深度运用,新的移动端操作系统VR/AR(混合现实/增强现实)和能够优化医疗体系的基因组大数据是投资人在2017年应该着重关注的领域。

1.VR

步入2017年的VR产业将会延续近两年的火热势头。据知名科技咨询公司Digi-Capital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10月起,VR/AR领域的全年投资金额达到了23亿美元,并且连续9个季度保持增长。

然而,VR的火热并不意味着投资人可以盲目撒钱。在VR产业增长的同时,痛点也随之而来,包括成本过高导致无法实现量产、软硬件水平严重脱节、缺乏高质量VR内容等问题。

据徐霄羽推测,2017年VR产业将重点从成本、技术以及体验这三个方向完成产业升级。同时,她建议投资者可以在今年重点关注这几个方向。

首先是低成本的VR内容制作。高成本低效能是悬在VR内容生产商头上的一把刀。还记得Oculus的电影《Lost》吗?精细画面的背后是10分钟1千万美元的投入。因此,谁能率先突破将成本降下来,谁就能优先吸引融资。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一家AI公司Orah为例,他们主打VR随手拍4K相机,并且能将制作低成本的VR视频以及直播同时完成。这项产品刚一发布就已经被Facebook内部制作团队、斯坦福大学、以及众多电影公司相中并大量购买和使用。

其次是突破高品质的交互技术瓶颈。以foveated rendering(视网膜凹式渲染)为例,这项技术是解决网络延迟和360度视觉体验的关键元素,它能帮助用户在转动头部的同时看到高清画面。由于这项技术在现阶段有待开发,这为技术性VR公司提供了发展空间。

最后是沉浸式体验效果。现在很多VR企业都在着手研发身体局部的捕捉技术,并且在虚拟世界里模拟出各种逼真的触感,如皮肤、肌肉、头发等,让使用者能够在虚拟世界里得到最真实的体验。

(VR产业正在迅速崛起,并且逐步进入大众消费群体的视野中。)

2.基因组大数据

人类对于虚拟视觉的追求通过VR/AR技术在近几年得以实现。同样,由于基因组测序技术的迅猛发展,人类对自身的了解也变得更加精细,继而催生出基因组大数据这样一片蓝海。

据PWC报告显示,仅仅5年时间,对个人进行基因测序的成本已经从9500万美元降到只剩1000美元。成本降低加速了技术的普及,这为医疗产业带来了大量数据。据悉,人类每天能产生250万TB(1TB等于1024GB)的数据,并且这个数字会随着便携式设备的普及而进一步扩大。

庞大的信息量将会直接驱动医疗产业向大数据方向转型。据徐霄羽介绍,更多硅谷创业公司开始收集并处理医疗和人体的数据,进而向美国制药领域的各个端口输出数据,包括制药公司、保险公司和医院。

“美国制药公司的研发背后需要相关病人的基因组数据作为支撑,所以这些制药公司也在积极寻求和硅谷数据公司的合作”。徐霄羽说。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一家基因组大数据公司Human Longevity为例,他们就致力于做人类基因组大数据的分析。他们结合人工智能技术,将基因组30亿个碱基对数据与病人的病例数据相结合,并通过机器学习,最终将基因组信息翻译成疾病信息,做到精准治疗。同时他们利用图像识别技术,对MRI、CT等医学影像进行高精度判读,从而做到早期诊断,挽救病人的生命,节省医疗成本,延长人类的平均年龄。如今,他们已经试运行了一个基因组大数据的搜索引擎“Open Data”,第一次开放1万个人类全基因组的数据给药厂和研发实验室, 目的是为了更精准地制药。这家公司在去年4月已经完成了B轮2亿美金的融资。

(来源:Human Longevity官方网站。)

基因组大数据也将催生出另一个产业 — 个体化医疗。人类在未来可以通过便携式设备和应用调用自己的基因组数据,从而对身体的各个部位有更直观的了解。相比于Facebook和微信,人类对这些数据的黏度只会有增无减。这会打开个体化医疗的窗口,从而带动所有相关产业的发展。

“如果谷歌有下一个竞争对手,很有可能从基因组数据领域中出现。”徐霄羽说。“由于其爆发的数据量和人工智能的高效率,这个尚未被开发的蓝海一旦边界被突破,将会是 ‘下一个房地产’,是在未来很有潜力的产业。”

硅谷风投值得参考的三个逻辑

尽管VR和基因组大数据被认为是2017年的大热产业,但徐霄羽也在提醒投资人:切莫盲目跟风。毕竟,风险投资机构想要在硅谷超过27000家创业公司中寻找到有潜力的项目,非常困难。

那么硅谷投资者应该遵循哪些逻辑,才能在众多项目中做出理性的选择?徐霄羽结合Amino Capital过去四年的投资经验提出了三点建议。创建4年Amino Capital在一期基金上保守计算取得了超过4倍的投资回报,更将1半以上的本金还给了出资人,根据DPI计算,这是硅谷前5%的风险投资机构才能办到。Amino Capital目前正在筹划中的三期基金, 资本管理数额预计将达到2至3亿美元。

(图为Amino Capital的4人团队成员,从左至右分别是:合伙人徐霄羽,合伙人朱会灿,合伙人李强,合伙人吴军。)

  1. 大数据。在这个数据创造价值的时代,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在竞相争夺数据资源。换言之,谁拥有特定领域的数据,谁就能获得主动权。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另一家创业公司Orbeus为例,他们主打的AI人脸与图片识别技术成功获取了百万至千万级的用户人脸数据。凭借这个大数据的优势,Orbeus在15年秋季被Amazon以高价收购。

同时,原始数据本身只有通过精准的分析,才能体现价值。以上文提到的Human Longevity为例,其创始人J. Craig Venter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人类身体内30亿个碱基对测序的人,他的公司同时得到大药厂临床病人的基因组数据与病人的病例数据。不尽是这些得了癌症或者慢性病的病人,Venter位于圣地亚哥的世界上第一个个体化医疗体检中心 (Health Nucleus)能够为人们提供基因组数据分析服务,得到医疗机构和制药公司最新的精准治疗方法。

2.机械学习。机械学习的本质是通过分析数据,提高产品智能性,就像Alpha Go通过几百万盘围棋博弈的数据,实现了自我提升。在硅谷,“大数据+机械学习”已经成为了趋势,即使是前几年对机器学习还一无所知的VC,现在已经不愿意投资没有采用这种技术的创业公司了。同时,这项技术随着科技巨头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的陆续开源而变得普及,成为创业公司在未来必须具备的技术条件。

“无论是深科技或者是社交网络APP,企业都必须要采集数据,拥有细分领域的专家分析能力,再加上算法。这三个加在一块儿到今天我们就叫它人工智能。”徐霄羽说。“可能明天我们就叫她机械智能或是别的热词,但这些称呼都离不开这条主线。”

3.细分领域的顶尖人才。徐霄羽认为,成功的创业者可以是学术领域的专家、有过多次成功创业的企业家、以及获得多年行业经验的人才。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 在某一个细分领域能够达到顶尖水准。按照徐霄羽的话说,这些创业者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在Amino Capital投资过的企业中,不乏这样的人才,包括一款对话机器人私人助理Ozlo的创始人Charles Jolley曾分别将之前的公司卖给苹果和Facebook;以及创办奇恩基因的斯坦福大学教授王永雄和学生马鑫。王教授不仅曾将上一家公司出售给了罗氏制药,而且他们现在是世界上第一个中文精准用药系统的研发团队,解决了世界顶级医疗资源为中国普通国民服务的课题,前景广阔。

“硅谷的华人投资生态圈已经建立起来了,对国内想要来硅谷投资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期。”徐霄羽在谈到硅谷投资环境时说道。“像Facebook这样的顶级巨头已经有了令人十分尊敬的中国高管的身影(Facebook副总裁魏晓亮博士),被Amazon收购的Orbeus创始人李轶和团队现在也进入Amazon成为负责人工智能的核心团队。华人在硅谷的投资 — 创业 — 巨头高管的生态中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这将极大地增加创业和投资的成功率。”

【2017CES】ObEN:通往西部世界的列车已经开启

“咔擦”,自拍完成。

下一秒,我看见了自己的3D虚拟形象,投射到旁边纸张上,向我眨了眨眼睛。

今年CES上,有许多令人惊异的新科技,上文中提到的,就是我尝试的来自ObEN的三维图像重建技术以及AR技术。

总部位于加州的人工智能公司ObEN,除了能用一张照片完成三维图像重建以外,还展示了强大的声音处理技术。结合两者,他们能够将真人形象直接复制到虚拟世界中,令人印象深刻。

人造人,未来的高科技成人乐园,可以为所欲为的全新世界……今年10月,HBO神剧《西部世界》引爆全球,对未来世界,人们充满了好奇与渴望。

看完ObEN的Demo,我更强烈地感受到 AR/VR(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正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推进,虚拟现实世界里的“西部世界”,也许很快就会出现。

最接近真实的虚拟世界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已经被业界讨论了许多年,然而有一点是共识:视觉与听觉必须完美结合。

当我完成一张自拍后,ObEN迅速生成了属于我的三维模型——不得不说,的确非常接近本人。更重要的是,除了能投射到现实里,这个三维模型还可以在虚拟世界里跨平台的使用。

(ObEN在CES的展台,用户正在尝试AR功能)

这意味着在虚拟世界里,我能和远在中国的好友亲昵地一起猫在沙发上度过一个温馨的下午,看到的是彼此亲切的脸庞,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卡通形象,头上还顶着自己的用户名。

在用户读完一小段文字后,ObEN还能够通过深度学习,获取用户的“声纹”,制作出专属声音模型,模拟出人物的电音。这就做到了视觉与听觉结合,真实感max。

甚至她都不需要实时“在线”,这种模拟电音创建后,可以用本人的声音讲出各类语言、甚至唱歌、朗诵,我完全可以趁她人不在,让她用俄语唱一曲婉转的滑板鞋。

今年9月,PC Mag的记者Sophia Stuart采访了ObEN创始人CEO Nikhil Jain,并在文中表达了自己受到的“惊吓”:“当时他们说只需要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地点——唔,自己家厕所就行——录一个两分钟的音频。然后我就收到了一个我自己说中文的音频……天哪,我在用中文说‘nihao’和‘xiexie’哎!”

这也再次让人联想到《西部世界》——也许很多年后,当我们的肉体消亡,独有的形象、声音还可能存在在虚拟世界里,以人工智能为驱动,和未来人类不期而遇。

ObEN的COO Adam Zheng向我介绍道,ObEN已经与HTC Vive敲定合作,他们会开放API,让Vive平台上的所有用户可以生成自己的avatar(虚拟形象),用“更真实的虚拟形象”一起游戏或社交。

虚拟人物更像我了,然后呢?

在ObEN提供的demo里,还有一项有趣的内容:他们的CEO本人的虚拟形象,挠了挠头,给自己戴上了一顶绿色假发,过了一会儿,皱了眉头,又抓来了一件白色毛衣。

demo里还能看到CEO本人打开了微信,与好友闲聊——要知道,微信现在还没有开放除了移动端以外的语音接口,ObEN能够通过识别用户语音,再转化为文字发送。当然,未来一定会有更加先进的虚拟沟通方式,而声音识别及电音模拟技术,也必定是重中之重。

当人的真实形象、声音能够成功复制到虚拟世界之后,能够想象到的未来就很宽泛了。

首先,如今网游中第一步的“捏脸”(用户自己挑选及调整角色形象),在虚拟世界里,很有可能会变成基于自己本身容貌的美化。数年前很火的全息网游,感觉并不遥远啊……

其次,虚拟社交要真正提上日程了。

前段时间Tango与Daydream手机上市,未来AR及VR Ready的手机形态已经很明显。

“你很可能只需要一部手机,就能看到一个全息的人站在你面前,就这么简单。”Adam说。

AR手机普及后,在线社交方式可能会受到颠覆。ObEN正在规划一个基于AR手机的全新社交平台。据Adam透露,他们已经和一些娱乐公司签约,未来会发布与明星偶像进行虚拟互动、合唱的应用。

(合唱我选张一山……)

VR发展的下一个阶段:基础技术

每一个产业的高速发展,都需要无数企业及人才的不断努力,才能持续探索技术的边界,并完成商业应用。在AR/VR行业里,硬件热潮已过,如今产业内更看好的,是能够解决行业整体需求的技术。

而这个位于加州的创业团队很早就嗅到了虚拟现实领域的机会。

从2014年起,他们与UCLA及CalTech两所美国顶尖科技院校的专家合作开发电音模拟技术,包括UCLA声学研究所所长Abeer Alwan以及CalTech的高级计算机科学家Julian Bunn等等。

此后,他们还开发出了三维图像重建技术,把视觉与听觉结合,能够完整地搭建虚拟形象。

这大概也是HTC Vive选择和ObEN合作的原因。

毕竟,有了ObEN提供的两项技术,将社会关系导入虚拟世界将非常容易,而在VR领域的杀手级应用,很有可能会基于这些技术出现。

此外,ObEN的合作伙伴还包括美国最大的玩具公司(他们会一起开发智能玩具)及好莱坞最大的配音公司和电影公司等等。

去年8月,ObEN获得由CrestValue Capital领投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770万美元。

全球文创领域技术引擎 appMagics宣布进入美国

12月6日,由HTC今年启动的VR(虚拟现实)加速器项目HTC Vive X在旧金山举行了第一场Demo Day(产品演示会)。

在Demo Day上,从全球1200个项目中筛选出来的20家企业展示了在游戏、远程会议、社交和网页浏览等不同领域的VR应用产品。其中,作为唯一一家总部在中国北京的公司,全球文化创意领域技术引擎appMagics的混合现实技术获得了观众,媒体及投资人的高度关注。

在Demo Day上,appMagics的CEO伏英娜展示了他们的最新产品FaceMagic Avatar,这个可以通过手机摄像头联动虚拟和现实的技术,很可能在未来撬动全球的文化创意产业,推动AR和VR领域高速发展。

“appMagics在VR社交领域的应用非常有潜力,”HTC Vive的VP Raymond Pao说道,“这个技术可以帮你把真人映射到虚拟世界,那么在游戏、动漫影视制作和内容等不同领域都有开发的潜力。”

今年,appMagics已经与国内众多垂直领域平台达成合作,其中包括国内最大移动直播平台映客。在这次Demo Day上,appMagics宣布将正式进入美国市场。

移动端的逼真虚拟现实体验

在HTC Vive X Demo Day上获得大量关注的FaceMagic Avatar,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据美国主流科技媒体TechCrunch关于Demo Day的报道,在未来的虚拟现实世界中,appMagics的技术能够将市场上极受欢迎的Snapchat实时滤镜功能3D化,从而让用户通过移动端设备,与虚拟现实环境联通互动。

当CEO伏英娜向到场的观众展示appMagics的技术成果时,首先递上的不是HTC的VR头戴设备,而是手机。手机上出现了一个有中国元素的熊猫三维计算机图形虚拟形象,被伏英娜称为Avatar。

“只要面部对准手机屏幕,手机上的Avatar就能实时精准呈现你的面部表情,眼神和动作。”伏英娜用英语对着观众们讲道。

(在移动端,伏英娜的任何面部表情,都实时映射在熊猫Avatar上。)

随后,体验者对着手机做出各种各样的复杂表情,以测试手机里的Avatar是否能做到实时同步。但无论是咧嘴、皱眉头、翻白眼,甚至左右摇摆,Avatar都能捕捉并呈现。

这让人联想到在《大话西游 – 大圣娶亲》中至尊宝拿着照妖镜时看到自己是孙悟空的情形:屏幕里的你完全是个动态的虚拟形象,并且根据你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进行实时反应。

演讲结束后,观众们在展台前有了进一步体验:一个用户套上了HTC的VR头戴设备,进入了一个充满中国元素的虚拟场景中。他在这个虚拟场景里,竟然看到了手机上出现的熊猫Avatar,并且注意到熊猫在不停地和他们招手、挤眉弄眼、四处走动或跳舞等。原来是有另一位用户在用手机操控这个Avatar,并且在虚拟世界里和戴上VR设备的人实现了实时虚拟互动。

(在appMagics展台前,伏英娜为前来的体验者们介绍FaceMagic Avatar在移动端和虚拟世界里的应用)

这种新颖的VR表现形式,让用户第一次直观感受到在虚拟世界里不同设备之间的联通和互动。

“这个产品最大的优势就是让现有的移动设备接通未来的各种VR设备。如果只是在VR里,用户群会受限制。但如果只是手机,沉浸感的互动就会降低,两者的结合非常有价值。”HTC Vive中国区的CEO汪丛青在评价appMagics时说道。

重要优势:混合现实及CG技术消费化

在展示完产品后,CEO伏英娜在演讲中提到了appMagics的两个重要优势:MR(混合现实)技术的积累和运用以及CG(计算机三维图形技术)的消费化。

appMagics从2014年成立以来就在进行相关领域技术积累。FaceMagic Avatar是在众多图形图像算法之上的产品呈现,能够完成MR技术在移动端和虚拟现实环境里的应用场景,并且有着极高的技术壁垒。

MR的全称是Mixed Reality,意思是混合现实。区别于AR和VR,MR能使物理实体和数字对象实现共存并且相互作用。以FaceMagic Avatar为例,通过现实世界人为的表情和动作操作虚拟世界里的Avatar,从而完成内容制作、输出或交互,就是一种典型的MR技术。

“用户在VR和AR之上的需求是分时的弹性的,大部分与现实相关的场景需要在现实之上叠加和增强,娱乐相关的场景则更多需要隔绝和超越现实的沉浸感,所以混合现实才是VR和AR的超集,才能满足用户在不同场景间的弹性需求。”伏英娜说。

(伏英娜展示FaceMagic Avatar在移动端实现MR混合现实技术和AR增强现实技术的应用)

appMagics的MR技术,能够达到“零延迟”,实现人和Avatar的实时同步,并且在图像、视频和直播等不同媒介中保证实时渲染。

为了做到这一点,appMagics研发了实时追踪技术、各种三维模型的标准化、映射和驱动算法、虚拟形象/场景实时渲染技术等,实现了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自然人机交互。这背后涵盖了几十种算法、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和专利。

其次,appMagics的FaceMagic Avatar技术推动了CG技术的消费化转变。

过去,好莱坞电影、影视剧和高质量的3D游戏让CG技术进入普通用户的视野,但其背后巨额的成本和专业的外接设备阻碍了CG以更大范围或频次被普罗大众接触。而appMagics的解决方案,则是CG技术消费化的一次创新尝试。

“我们将CG领域降一个维度,用技术驱动做到普通人可以通过手机摄像头和CG虚拟形象联动,然后在所有以CG技术为主导的场景和环境中做到实时的交互。”伏英娜说。

好莱坞有着大量与影视公司合作的CG动画厂商,以Pixar皮克斯为代表,他们CG动画内容的制作都依赖于外接(或内置)的传感器设备,这也是CG技术发展多年的一个行业共识。

然而有了appMagics的产品之后,普通人随身携带的“移动计算中心”——手机——就能够帮助人们联通现实和虚拟世界,将CG技术轻松带入到平常的生活与娱乐中。

文化创意领域的核心技术引擎

通过将技术壁垒极高的MR 和CG技术的消费化,appMagics将作为核心技术引擎驱动文化创意领域的发展,从与各内容流量平台整合和IP内容合作这两个角度扩展其商业模式。在未来,appMagics有像Google一样裂变成为多个子公司(或细分领域合资公司)的基因和可能。

首先, FaceMagic Avatar可以在社交、游戏、直播和内容生产等平台实现各类应用场景。

以直播平台为例,在今年10月末,appMagics和映客直播平台及Big笑工坊合作,完成了全球首例二次元直播。原来的卡通视频主播“唐唐” 被改造成了三维的虚拟形象,与观众进行更加生动实时的互动。直播仅半个小时内,就有20多万的粉丝同时在线与三维的“活”的唐唐进行互动。

此外,appMagics已经和众多相关领域的平台进行合作,包括跨次元社交、虚拟偶像、早教等。未来数年内,appMagics很可能是推动国内文化创意领域在多元平台上虚拟化进程的重要力量。

(伏英娜现场讲解FaceMagic Avatar在不同平台上实现应用场景)

其次,appMagics以技术为驱动力,推动存量市场和增量市场的IP变现。

为了激活存量市场的IP,appMagics将用Avatar的形式激活并挖掘新的IP互动模式。像二次元IP和直播的结合,就能够帮助IP合作伙伴构建与粉丝的实时互动,从而衍生出多种变现的可能。

同时,针对新兴IP在增量市场中所遇到的生产速度慢和养成成本高的问题,appMagics将通过新技术构建的实时互动方式降低新IP早期生产和抵达用户的成本。

“IP与粉丝的实时互动模式下可以形成‘养成式变现’,在消费类品牌和二次元IP结合的营销和传播领域里有很大的潜力。”伏英娜说。通过和IP合作伙伴授权+分成的合作模式,appMagics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年收入。appMagics已经和众多知名IP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在这次美国旧金山的 Demo Day上,appMagics宣布将进军美国市场,把这项混合现实技术带到这个重要市场。他们开设的第一个办公室在微软总部所在地西雅图,同时延伸业务至硅谷和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