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登上《福布斯》30 Under 30主题人物的华人投资人,是如何征服硅谷的?

初见张璐,的确是印象中那个在硅谷迅速崛起、雷厉风行的女投资人。

她刚登上《福布斯》美国版30 Under 30首页,不仅入选VC类榜单,还被选为引领VC榜单的荣誉主题人物。

这份榜单可以说是美国最顶尖的青年领袖的“风云榜”,尤其是被选为荣誉主题人物的,都是各个行业的佼佼者。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Snap(前Snapchat)创始人Evan Spiegel,著名演员“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奥运金牌选手Alex Morgan,NBA球星Stephen Curry都曾入选过。

张璐是自榜单开设以来第一个当选风险投资领域主题人物的中国人。过去两年,获同样奖项的是美国最顶尖的加速器及基金Y Combinator的President Sam Altman,以及美国知名投资机构Revolution Ventures的合伙人Clara Sieg。

她的硅谷经历像一个传奇。《福布斯》在专访文章中写道:“张璐是硅谷难得一见的来自中国的女性投资人。在硅谷,像她一样的年轻投资人曾经创立过自己的公司,如今他们正充满激情地运用硅谷的风险投资资金,帮助创业项目成长为未来的伟大公司。”

创业者、风投从业者、早期基金创始人,她在这个曾经只属于白人男性的世界里用惊人的速度不断转型,并迅速崛起。如今,她是硅谷最受认可的新锐投资人之一。

(福布斯杂志对张璐进行专访的视频截图)

张璐极为高效,大部分时间,她都是满负荷运转的。

见到她的时候正值中午,她刚刚见了两个创业团队,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其中一个是她之前投资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公司Fido AI。下午,她还要和另外一个母基金开会,之后去斯坦福参加一个小型的人工智能科技讨论会。晚上,JP Morgan有个小型的reception,她也受邀去参加。

张璐每天到家时基本都八九点了,常常还要继续工作或者跟国内的合作方开电话会议。

“我有点工作狂的潜质”,她自嘲地说,放松地靠着椅背,“虽然很累,但也很享受把所有to-do list安排地妥当,一项一项完成,这样才能安心过完这一天。”

但一讲到科技她就完全不同了,整个人发着光。

“我有很多黑客朋友,常在Google进行小型聚会。有一次开着会,莫名其妙一架无人机就被hack起飞了,大家只能停下一切活动四处研究到底是谁干的。”她笑道。

这些人对科技的热情跟她很合拍。在真正了解她之前,她恬静的长相常常让人很难想象,她不仅是一个成功、高效的投资人,还是一个狂热的技术发烧友,不仅对技术有巨大的热情,还有多项技术专利。她之前创始的公司,就是基于她自己的一个专利做出的产品,最后公司在美国高价被收购。

1 玩转硅谷早期投资,靠“量化”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的话,很难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投资人,能够让NEA、Andreessen、Khosla这些硅谷牛气的一线基金都服气。要知道,这些大基金基本瓜分了硅谷最好的项目,很少愿意接受新玩家。

张璐的NewGen Capital是极少数他们愿意合作的早期投资基金之一。还是一个创业者的时候,张璐已经开始跟他们合作了。

她看项目的眼光也很独到,不同于泛泛的“看人”“看趋势”,张璐总结出了两个被证明很有效的原则,“多维看人”及“量化趋势”。

(张璐在硅谷创新大会上)

早期投资的核心点之一是锁定人才,张璐的“人才间谍网络”遍布硅谷各大科技公司,管理团队也和创业社区联系非常紧密。从Wealthfront,Coursera,Uber这样的创业公司,到谷歌,Facebook等上市公司,都有着她的项目顾问,这些已经处于中上层的顾问会帮助NewGen Capital留意科技圈中的创业大牛,让他们能够第一时间抓住好项目。

一般来说,接触创始团队后,张璐还能够通过这个网络快速可靠的个人背书信息,了解团队技术背景。此外,通过分析经验数据,她也能将创业者快速分类,从而进一步观察整体团队的合作效率与发展前景。

和其他许多基金不同,NewGen Capital还有着独特的“量化”法宝——自己的内部数据库与内部行业分析报告。这些独家数据能够辅助他们的投资决策,也让他们能够对下一阶段的投资热点进行预判。

除此之外,她与斯坦福渊源很深。她自己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导师是工程学院院长,后来高价卖出的公司最初也是在校方支持下开始的。毕业多年后,她还被学校推荐作为校友代表接受德国Handelsblatt杂志采访;她组建的NewGen Capital团队也是全斯坦福背景,投资团队包括斯坦福终身教授,美国工程院院士,以及成功企业家等。

这些支持让他们迅速建立起了多样化、通畅的优质项目网络,基本能够覆盖全美。对于中早期投资来说,这些项目源非常重要。

2 开挂了?她的“非典型性成功”

《福布斯》美国最初找到张璐的时候,向她夸张地表达了他们的热情:“你简直就是当代美国梦。”

每年有数十万中国留学生奔赴美国,其中只有极少数人能留下工作、生活,而在留学期间创业的更是少之又少。她不仅全都做到了,还是斯坦福材料工程学院当年唯一拿master全额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

此后她的创业公司被高价收购,并随后进入硅谷核心风投圈,她的基金导师囊括了硅谷一线的前辈,其中包括硅谷骨灰级人物、顶级基金NEA的创始投资人Phil Paul。她也有许多个人导师,跟她认识时间最长、关系也最好的一个,是硅谷最顶尖的专利律师Robert Byer,(Steve Jobs把苹果的专利问题都扔给了他)。

(《福布斯》30 Under 30 2017官网首页截图,左上是张璐,作为入选者代表)

怪不得《福布斯》把她放在“30 Under 30”的首页,和Snap(原Snapchat)CEO Evan Spiegel、还有四度获奥运金牌的Simon Biles摆在一起。

这简直是一路开挂的人生啊。

对于少年张璐来说,这样的人生走向既是她从没想过的,又应当是意料之中的。

虽然她也像平常女生一样学古典音乐、受画家母亲影响从小学画,但在更多方面,她完全不能算是一个“安分”的女生。

高中时,她打魔兽争霸,是战队队员,玩兽族,技术比一般男生好太多。组乐队、办杂志、办社团,不像普通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她简直是把能尝试的东西都尝试了一遍,“非常恣意地探索了各个方面的潜能”。

到了硅谷,她不安分的本能仍旧存在。她在斯坦福时,就是斯坦福橄榄球队乐队(Marching Band)的鼓手。读书的时候,她还在累计飞行时间拿飞行驾照,谈到飞机时,张璐很兴奋地告诉我,“我有个飞友,最近刚完成了单人飞行环游世界。”

闲暇时间,她也常常参与一些小型公益项目、讲座等,帮助华人在美国成长,以及探索发展的可能。

在一次讲座上,她讲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

我比幸运地在年少期形成了自我意种自我意识让我能叩自己的内心,正自己的需求,最我日后极向上的生活度的一种不竭驱动。同,形成完整的自我意和价值观也决定了一个人展的基

种自我意非常宝。我感激我的成方式,自己的未来有一个清晰明确的目标,把优秀当成一种习惯,同时也张扬个性,保护自己的天性

可以想到,这样的自我意识让她始终拥有成长的动力。在人生的交叉路口,不论是学生时代、创业时期、还是踏入投资行业后,她始终选择着那条“少有人走的路”,并且勤奋、高效地一路披荆斩棘。

她的多年好友以及个人导师Robert跟我说,“Lu非常聪明、非常优秀,这么多年来,她是我见过最有潜力的年轻人。”

他不遗余力地向自己的硅谷朋友们推荐她,以至于张璐和这些已经功成名就的大佬们碰面时,常常是她还没开始打招呼,他们的第一句话已经出口,“Oh! You are THE LU!”(哎呀!原来你就是Robert老说的Lu)

3 “标签”算什么?

而所谓“少数族裔”“女性”“年轻人”的标签,也很难阻挡她前进的道路。

在创投圈和科技圈,女性一向是“珍稀动物”。TechCrunch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在100家全球顶级风投机构里,只有7%真正进行投资的合伙人是女性,平均年龄是40岁以上,少数族裔更是少之又少。

有一次张璐去Sacramento参加州长的小型家宴,就有遇到的政客就一脸惊讶,“你这么年轻?还是个女性?还是中国人?”

这次采访时,她正在准备即将在2月份举行的Super Return大会。她被美国LP推荐,作为GP代表受邀在大会上分享MicroVC在美国的崛起。不出所料,她又是唯一在大会上发言的华人VC。

对于张璐来讲,当“少数群体”这件事,已经习以为常了。

作为一个学工科的女生、科技行业的女性从业者,她经常是会议室或办公室里唯一的女性。

刚进入投资圈时,有碰到年纪大的硅谷投资人会直接问她的年纪,说“在你出生之前,我就已经在做这一行了”,他也完全不认为自己失礼。这样的年龄偏见并不少见,亚裔更显年轻的面孔,有时候也会让创业者对她的年龄格外好奇。

但张璐觉得在面对这些成见时,就像她在福布斯专访视频中说的那样,“不需要过多地争论或辩解,只能用事实去证明,永远不要因为自己的人种,年龄,性别就去给自己设限“,她也绝不可能因此停下自己的脚步。

她总是在选择那条没那么多人走的道路。路上遇到偏见、走过弯路,更激发了她前行的欲望,也是她追寻自我、要求卓越的本能使然。假如再来一次,她的选择也必定殊无二致。

现在的她是硅谷崛起速度最快的新锐投资人之一,也是微软Venture和Stanford 大学 StarX的创业导师和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奇点大学的创新导师。

这两年的格莱美,她都受邀参加并走红毯。“不过去年太忙,时间又紧,穿着运动裤一溜小跑就过去了,幸好没人认识我,这次一定会稍微准备一下。”她笑着说。

(张璐与加州州长Jerry Brown,在加州名人堂典礼上)

她仍旧保持了年少时对NBA的热情,还会经常去看勇士队的比赛,也因为作为投资人的优秀口碑,和对高科技投资也很感兴趣的勇士队员们相熟。她常受邀参加勇士队比赛后的小聚会,也会偶尔参加球星们打乒乓球的小聚会。

“上次打乒乓球开拓者的CJ McCollum和Damian Lillard也来了,但打得很差还爱面子怕输,勇士队里打得最好的还是Klay thompson,Curry打得比Durant好,至于我,他们总觉得我是中国人,一定很厉害,但其实我打得非常差。”张璐笑着说。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有着强烈好奇心及探索欲望,这既给她带来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在硅谷乃至中国都获得了认可,也让她能够过着自由、“去标签化”的生活。

4 美国资本圈,中国力量崛起

张璐第一次感觉到硅谷风向的变化,是在她卖掉公司、从斯坦福毕业后,进入Fenox Capital当投资合伙人的第二年。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融资规模高达250亿美元,完全盖过了那一年苹果产品发布会的风头。

彼时美国人刚刚接受了中国崛起的事实,好奇又有些小心翼翼地向她打探,“中国那边到底是什么样的?能不能和他们合作?”

张璐耐心地给他们解释中国人从商的方式,也给一些初入美国市场的中国资本提供了不少帮助。

正是因此,在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市场受到阻力,或是美国基金希望和中国合作时,她常常是那个“Go-to person”。曾经Pinterest和Udacity考虑进入中国时,也通过他们的投资人找到了张璐,向她请教如何进入中国市场和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

对许多硅谷主流圈子的人来说,张璐几乎是最可靠的介绍人。

比如硅谷风投教父Phil Paul,他自己从没去过中国,可是很看好那边的市场。有天Phil跟张璐说,给她介绍一个去过中国的朋友,一起讨论中国现在的发展,张璐去了一看,发现Phil给介绍的人是1984年洛杉矶奥委会主席Peter Ueberroth,一个在美国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Phil说,他对张璐本身的能力及未来的潜力非常看好,这也是他向《福布斯》30 Under 30提名张璐的原因。向这个榜单提名候选人,对这位80岁硅谷教父来说还是第一次。

张璐也因为这些珍贵的信任,能够参加州长的私人宴会,仅限硅谷顶尖GPLP的小型聚会等等。在那些场合里,她常常就代表了“中国”。

当中国资本刚刚来到硅谷,开始收并购探索时,也常常会询问她,怎么样才能适应硅谷当地规则。

其实,对于张璐来说,硅谷的“游戏规则”并不难以捉摸。

“我本来就是个做事很直接,也很重视原则的人。”张璐说。她的本性与硅谷的规则非常契合,同时也建立了自己的口碑和信誉度,而这也正是她很快受到硅谷认可的原因之一。

近几年,中国资本涌入硅谷的风潮势头不减。2015年,中国在美国的收并购及业务扩张达到15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记录。

从全国范围内的媒体到硅谷投资人的小圈子,“China Capital”成为了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所有人都在思考,怎么样才能和中国更好地合作?而张璐成立NewGen Capital乃至获得成功,也与这股浪潮不无关系。

除了希望能在中美资本交流之间搭建起一个可靠的桥梁,她的目标更大:十年后,一个中国人创始和主导的基金,在硅谷屹立不倒,真正成为一线基金。

张璐的基金在硅谷已经建立起了良好口碑,她也一直在强调团队的力量,“在硅谷的快速成长也是依托于团队的支持,我有一个强有力的团队,很可靠的伙伴以及非常支持我们的出资方,非常感激。”

NewGen Capital的一个合伙人是美国最年轻的工程院院士之一、斯坦福终身教授鲍哲南(美国最著名的华裔科学家之一),另外一个主要的美国合伙人是美国青年企业家奖得主,华盛顿政府的创新专家以及硅谷的连续成功创业者Homan Yuen。

她另外一个的关键的合伙人Mike Wimmer 也是硅谷知名的企业家,之前成功退出了多家公司,也曾是NEA的投资人。

如今尚且年轻的NewGen Capital,成绩已经很令人刮目相看了。NewGen管理的两支美元基金,两年内投资了38个项目,其投资项目的后续融资总数达到1.8亿美元,投资项目的估值增长达到了6.5倍。其中包括美国排名第一的生鲜电商GrubMarket,依托于美国国家实验室技术的癌症快检设备POC Medical System,可回收火箭发射服务公司Bagaveev以及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公司Fido AI等。

在硅谷旧有的秩序正不断受到冲击、继而重建之时,张璐代表的中国力量令人难以忽视。而她在硅谷获得的荣耀,属于她自己,也属于不断崛起的中国。

【2017CES】ObEN:通往西部世界的列车已经开启

“咔擦”,自拍完成。

下一秒,我看见了自己的3D虚拟形象,投射到旁边纸张上,向我眨了眨眼睛。

今年CES上,有许多令人惊异的新科技,上文中提到的,就是我尝试的来自ObEN的三维图像重建技术以及AR技术。

总部位于加州的人工智能公司ObEN,除了能用一张照片完成三维图像重建以外,还展示了强大的声音处理技术。结合两者,他们能够将真人形象直接复制到虚拟世界中,令人印象深刻。

人造人,未来的高科技成人乐园,可以为所欲为的全新世界……今年10月,HBO神剧《西部世界》引爆全球,对未来世界,人们充满了好奇与渴望。

看完ObEN的Demo,我更强烈地感受到 AR/VR(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正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推进,虚拟现实世界里的“西部世界”,也许很快就会出现。

最接近真实的虚拟世界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已经被业界讨论了许多年,然而有一点是共识:视觉与听觉必须完美结合。

当我完成一张自拍后,ObEN迅速生成了属于我的三维模型——不得不说,的确非常接近本人。更重要的是,除了能投射到现实里,这个三维模型还可以在虚拟世界里跨平台的使用。

(ObEN在CES的展台,用户正在尝试AR功能)

这意味着在虚拟世界里,我能和远在中国的好友亲昵地一起猫在沙发上度过一个温馨的下午,看到的是彼此亲切的脸庞,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卡通形象,头上还顶着自己的用户名。

在用户读完一小段文字后,ObEN还能够通过深度学习,获取用户的“声纹”,制作出专属声音模型,模拟出人物的电音。这就做到了视觉与听觉结合,真实感max。

甚至她都不需要实时“在线”,这种模拟电音创建后,可以用本人的声音讲出各类语言、甚至唱歌、朗诵,我完全可以趁她人不在,让她用俄语唱一曲婉转的滑板鞋。

今年9月,PC Mag的记者Sophia Stuart采访了ObEN创始人CEO Nikhil Jain,并在文中表达了自己受到的“惊吓”:“当时他们说只需要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地点——唔,自己家厕所就行——录一个两分钟的音频。然后我就收到了一个我自己说中文的音频……天哪,我在用中文说‘nihao’和‘xiexie’哎!”

这也再次让人联想到《西部世界》——也许很多年后,当我们的肉体消亡,独有的形象、声音还可能存在在虚拟世界里,以人工智能为驱动,和未来人类不期而遇。

ObEN的COO Adam Zheng向我介绍道,ObEN已经与HTC Vive敲定合作,他们会开放API,让Vive平台上的所有用户可以生成自己的avatar(虚拟形象),用“更真实的虚拟形象”一起游戏或社交。

虚拟人物更像我了,然后呢?

在ObEN提供的demo里,还有一项有趣的内容:他们的CEO本人的虚拟形象,挠了挠头,给自己戴上了一顶绿色假发,过了一会儿,皱了眉头,又抓来了一件白色毛衣。

demo里还能看到CEO本人打开了微信,与好友闲聊——要知道,微信现在还没有开放除了移动端以外的语音接口,ObEN能够通过识别用户语音,再转化为文字发送。当然,未来一定会有更加先进的虚拟沟通方式,而声音识别及电音模拟技术,也必定是重中之重。

当人的真实形象、声音能够成功复制到虚拟世界之后,能够想象到的未来就很宽泛了。

首先,如今网游中第一步的“捏脸”(用户自己挑选及调整角色形象),在虚拟世界里,很有可能会变成基于自己本身容貌的美化。数年前很火的全息网游,感觉并不遥远啊……

其次,虚拟社交要真正提上日程了。

前段时间Tango与Daydream手机上市,未来AR及VR Ready的手机形态已经很明显。

“你很可能只需要一部手机,就能看到一个全息的人站在你面前,就这么简单。”Adam说。

AR手机普及后,在线社交方式可能会受到颠覆。ObEN正在规划一个基于AR手机的全新社交平台。据Adam透露,他们已经和一些娱乐公司签约,未来会发布与明星偶像进行虚拟互动、合唱的应用。

(合唱我选张一山……)

VR发展的下一个阶段:基础技术

每一个产业的高速发展,都需要无数企业及人才的不断努力,才能持续探索技术的边界,并完成商业应用。在AR/VR行业里,硬件热潮已过,如今产业内更看好的,是能够解决行业整体需求的技术。

而这个位于加州的创业团队很早就嗅到了虚拟现实领域的机会。

从2014年起,他们与UCLA及CalTech两所美国顶尖科技院校的专家合作开发电音模拟技术,包括UCLA声学研究所所长Abeer Alwan以及CalTech的高级计算机科学家Julian Bunn等等。

此后,他们还开发出了三维图像重建技术,把视觉与听觉结合,能够完整地搭建虚拟形象。

这大概也是HTC Vive选择和ObEN合作的原因。

毕竟,有了ObEN提供的两项技术,将社会关系导入虚拟世界将非常容易,而在VR领域的杀手级应用,很有可能会基于这些技术出现。

此外,ObEN的合作伙伴还包括美国最大的玩具公司(他们会一起开发智能玩具)及好莱坞最大的配音公司和电影公司等等。

去年8月,ObEN获得由CrestValue Capital领投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770万美元。

全球文创领域技术引擎 appMagics宣布进入美国

12月6日,由HTC今年启动的VR(虚拟现实)加速器项目HTC Vive X在旧金山举行了第一场Demo Day(产品演示会)。

在Demo Day上,从全球1200个项目中筛选出来的20家企业展示了在游戏、远程会议、社交和网页浏览等不同领域的VR应用产品。其中,作为唯一一家总部在中国北京的公司,全球文化创意领域技术引擎appMagics的混合现实技术获得了观众,媒体及投资人的高度关注。

在Demo Day上,appMagics的CEO伏英娜展示了他们的最新产品FaceMagic Avatar,这个可以通过手机摄像头联动虚拟和现实的技术,很可能在未来撬动全球的文化创意产业,推动AR和VR领域高速发展。

“appMagics在VR社交领域的应用非常有潜力,”HTC Vive的VP Raymond Pao说道,“这个技术可以帮你把真人映射到虚拟世界,那么在游戏、动漫影视制作和内容等不同领域都有开发的潜力。”

今年,appMagics已经与国内众多垂直领域平台达成合作,其中包括国内最大移动直播平台映客。在这次Demo Day上,appMagics宣布将正式进入美国市场。

移动端的逼真虚拟现实体验

在HTC Vive X Demo Day上获得大量关注的FaceMagic Avatar,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据美国主流科技媒体TechCrunch关于Demo Day的报道,在未来的虚拟现实世界中,appMagics的技术能够将市场上极受欢迎的Snapchat实时滤镜功能3D化,从而让用户通过移动端设备,与虚拟现实环境联通互动。

当CEO伏英娜向到场的观众展示appMagics的技术成果时,首先递上的不是HTC的VR头戴设备,而是手机。手机上出现了一个有中国元素的熊猫三维计算机图形虚拟形象,被伏英娜称为Avatar。

“只要面部对准手机屏幕,手机上的Avatar就能实时精准呈现你的面部表情,眼神和动作。”伏英娜用英语对着观众们讲道。

(在移动端,伏英娜的任何面部表情,都实时映射在熊猫Avatar上。)

随后,体验者对着手机做出各种各样的复杂表情,以测试手机里的Avatar是否能做到实时同步。但无论是咧嘴、皱眉头、翻白眼,甚至左右摇摆,Avatar都能捕捉并呈现。

这让人联想到在《大话西游 – 大圣娶亲》中至尊宝拿着照妖镜时看到自己是孙悟空的情形:屏幕里的你完全是个动态的虚拟形象,并且根据你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进行实时反应。

演讲结束后,观众们在展台前有了进一步体验:一个用户套上了HTC的VR头戴设备,进入了一个充满中国元素的虚拟场景中。他在这个虚拟场景里,竟然看到了手机上出现的熊猫Avatar,并且注意到熊猫在不停地和他们招手、挤眉弄眼、四处走动或跳舞等。原来是有另一位用户在用手机操控这个Avatar,并且在虚拟世界里和戴上VR设备的人实现了实时虚拟互动。

(在appMagics展台前,伏英娜为前来的体验者们介绍FaceMagic Avatar在移动端和虚拟世界里的应用)

这种新颖的VR表现形式,让用户第一次直观感受到在虚拟世界里不同设备之间的联通和互动。

“这个产品最大的优势就是让现有的移动设备接通未来的各种VR设备。如果只是在VR里,用户群会受限制。但如果只是手机,沉浸感的互动就会降低,两者的结合非常有价值。”HTC Vive中国区的CEO汪丛青在评价appMagics时说道。

重要优势:混合现实及CG技术消费化

在展示完产品后,CEO伏英娜在演讲中提到了appMagics的两个重要优势:MR(混合现实)技术的积累和运用以及CG(计算机三维图形技术)的消费化。

appMagics从2014年成立以来就在进行相关领域技术积累。FaceMagic Avatar是在众多图形图像算法之上的产品呈现,能够完成MR技术在移动端和虚拟现实环境里的应用场景,并且有着极高的技术壁垒。

MR的全称是Mixed Reality,意思是混合现实。区别于AR和VR,MR能使物理实体和数字对象实现共存并且相互作用。以FaceMagic Avatar为例,通过现实世界人为的表情和动作操作虚拟世界里的Avatar,从而完成内容制作、输出或交互,就是一种典型的MR技术。

“用户在VR和AR之上的需求是分时的弹性的,大部分与现实相关的场景需要在现实之上叠加和增强,娱乐相关的场景则更多需要隔绝和超越现实的沉浸感,所以混合现实才是VR和AR的超集,才能满足用户在不同场景间的弹性需求。”伏英娜说。

(伏英娜展示FaceMagic Avatar在移动端实现MR混合现实技术和AR增强现实技术的应用)

appMagics的MR技术,能够达到“零延迟”,实现人和Avatar的实时同步,并且在图像、视频和直播等不同媒介中保证实时渲染。

为了做到这一点,appMagics研发了实时追踪技术、各种三维模型的标准化、映射和驱动算法、虚拟形象/场景实时渲染技术等,实现了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自然人机交互。这背后涵盖了几十种算法、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和专利。

其次,appMagics的FaceMagic Avatar技术推动了CG技术的消费化转变。

过去,好莱坞电影、影视剧和高质量的3D游戏让CG技术进入普通用户的视野,但其背后巨额的成本和专业的外接设备阻碍了CG以更大范围或频次被普罗大众接触。而appMagics的解决方案,则是CG技术消费化的一次创新尝试。

“我们将CG领域降一个维度,用技术驱动做到普通人可以通过手机摄像头和CG虚拟形象联动,然后在所有以CG技术为主导的场景和环境中做到实时的交互。”伏英娜说。

好莱坞有着大量与影视公司合作的CG动画厂商,以Pixar皮克斯为代表,他们CG动画内容的制作都依赖于外接(或内置)的传感器设备,这也是CG技术发展多年的一个行业共识。

然而有了appMagics的产品之后,普通人随身携带的“移动计算中心”——手机——就能够帮助人们联通现实和虚拟世界,将CG技术轻松带入到平常的生活与娱乐中。

文化创意领域的核心技术引擎

通过将技术壁垒极高的MR 和CG技术的消费化,appMagics将作为核心技术引擎驱动文化创意领域的发展,从与各内容流量平台整合和IP内容合作这两个角度扩展其商业模式。在未来,appMagics有像Google一样裂变成为多个子公司(或细分领域合资公司)的基因和可能。

首先, FaceMagic Avatar可以在社交、游戏、直播和内容生产等平台实现各类应用场景。

以直播平台为例,在今年10月末,appMagics和映客直播平台及Big笑工坊合作,完成了全球首例二次元直播。原来的卡通视频主播“唐唐” 被改造成了三维的虚拟形象,与观众进行更加生动实时的互动。直播仅半个小时内,就有20多万的粉丝同时在线与三维的“活”的唐唐进行互动。

此外,appMagics已经和众多相关领域的平台进行合作,包括跨次元社交、虚拟偶像、早教等。未来数年内,appMagics很可能是推动国内文化创意领域在多元平台上虚拟化进程的重要力量。

(伏英娜现场讲解FaceMagic Avatar在不同平台上实现应用场景)

其次,appMagics以技术为驱动力,推动存量市场和增量市场的IP变现。

为了激活存量市场的IP,appMagics将用Avatar的形式激活并挖掘新的IP互动模式。像二次元IP和直播的结合,就能够帮助IP合作伙伴构建与粉丝的实时互动,从而衍生出多种变现的可能。

同时,针对新兴IP在增量市场中所遇到的生产速度慢和养成成本高的问题,appMagics将通过新技术构建的实时互动方式降低新IP早期生产和抵达用户的成本。

“IP与粉丝的实时互动模式下可以形成‘养成式变现’,在消费类品牌和二次元IP结合的营销和传播领域里有很大的潜力。”伏英娜说。通过和IP合作伙伴授权+分成的合作模式,appMagics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年收入。appMagics已经和众多知名IP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在这次美国旧金山的 Demo Day上,appMagics宣布将进军美国市场,把这项混合现实技术带到这个重要市场。他们开设的第一个办公室在微软总部所在地西雅图,同时延伸业务至硅谷和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