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VC张璐登2017美国福布斯,获华人史上最高荣誉

美国时间1月3日,福布斯杂志在其官网上公布了2017年福布斯30 under 30(30 岁以下30位俊杰榜单)的名单,位于硅谷的风险投资机构NewGen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张璐不仅入选为风险投资领域的30位青年人物之一,而且作为30人中的最杰出者,被评为该领域的荣誉主题人物(Featured Honoree),成为了福布斯30 under 30有史以来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

(福布斯杂志对张璐进行专访的文章截图)

同时,张璐还被选为今年福布斯30 under 30所有移民入选者的代表人物,成功登上福布斯30 Under 30网站的首页。这是今年榜单中出现的唯一一位在两个领域都成为代表人物(或荣誉主题人物)的入选者。

同样出现在网站首页的还有往届入选人物代表、知名社交网络应用Snap(原Snapchat阅后即焚)的创始人Evan Spiegel,最年轻入选者代表、巴西奥运会女子体操全能冠军Simone Biles,以及明星代表、出演今年电影《自杀小队》的“小丑女”扮演者Margot Robbie。

(福布斯30 under 30 2017官网首页截图)

现年28岁的张璐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材料科学工程学院,并获得硕士学位。在创办NewGen Capital之前,张璐曾经创立了一家医疗设备公司Acetone Inc.并成功退出,随后又在美国主流基金Fenox Venture Capital内担任投资合伙人。2014年,张璐在硅谷创办风险投资机构NewGen Capital,截至目前,张璐和NewGen Capital参与投资的企业后续融资金额总额达到了1.8亿美金。

(福布斯杂志对张璐进行专访的视频截图)

福布斯杂志在提到张璐以及其他风险投资领域的杰出人物时这样说道:“这些忙碌的年轻人都曾创立并出售过自己的公司,曾在顶尖的科技公司和金融企业中历练,如今通过数百万的资金募集成功创办了自己的投资机构。尽管他们的投资分布在不同的领域和不同的阶段,但他们都在和创业者合作的过程中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并帮助他们完成从小企业到大公司的转变。”

(福布斯30 under 30 2017风险投资领域的30位杰出人物榜单)

福布斯30 under 30是由美国福布斯杂志于2011年创办,每年年初揭晓结果,旨在表彰上一年美国30岁以下在不同领域做出卓越贡献的30位青年才俊,其中包括音乐类、体育类、风险投资类、教育类、科技类等20个类别,总计600人。今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入选率仅为4.8%,甚至低于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录取率。

(福布斯30 under 30风险投资领域的人选是由行业内权威专家和记者参与评选)

随后,福布斯杂志会在这20个不同领域中,分别挑选出一位该细分领域内最优秀的入选者,成为荣誉主题人物。

往年入选的荣誉主题人物都是美国在各个领域最杰出的人才,例如美国知名歌手Justin Bieber和Taylor Swift、美国篮球运动员Lebron James、Facebook的创始人Mark Zuckerburg和CNN知名主播Brian Stelter等。

(福布斯30 under 30过去入选的杰出人物名单截图)

风险投资领域的杰出人物评选则于2015年创立,往届的荣誉主题人物有美国硅谷知名孵化器YC Combinator的联合创始人&CEO Sam Altman,以及美国知名投资机构Revolution Ventures的合伙人Clara Sieg。而这一次,张璐的当选代表着近年来中国新生代的投资人已经进入了美国主流投资圈。

所有荣誉主题人物都接受了福布斯杂志的专访和专题报道,以下是福布斯专访张璐的原文链接:

http://www.forbes.com/sites/alexkonrad/2017/01/03/30-under-30-venture-capital-top-young-investors-in-2017/#264287b61803

福布斯2017年30 under 30官方网站:

http://www.forbes.com/30-under-30-2017/#6ee357904651

硅谷VC张璐:硅谷重现《西部世界》和《黑镜》技术,超人类是下一个科技节点

两周前,支付宝推出“校园日记”和“圈子”功能,引起一片哗然。芝麻信用分,变成了“社交准入”的标准。这让许多人想到《黑镜3》第一集的剧情 — 在一个以信用打分制度为基础的世界,低于3.5分(满分为5分)的人连机场都进不去。

《黑镜》中的剧情在现实中的出现,颇有些黑色幽默的意味。大部分人不太清楚的是,《黑镜》及另一部今年大火的美剧《西部世界》里引人注目的“黑科技”,其实也正在进入现实世界。

这两部剧,可以说是颠覆了人们对科技的认知——拥有自我意识的AI“接待”机器人;能制作出这些机器人的3D打印机;瞬间摧毁脑神经的蜜蜂“无人机”;可以用作基因储存和意识复制的胶囊。

而事实上,这些超乎常人想象的“黑科技”,已经在硅谷初露端倪。活跃于美国的Newgen Capital创始合伙人张璐在这一点上深有体会,因为剧中出现的一些技术方向就是她在硅谷所关注的科技投资的相关领域。

“刚开始大家听到一个概念会觉得很匪夷所思,但例如黑镜里就通过故事让大家意识到这些技术的出现和对生活的改变会发生的理所应当,而且在现实中,一些大家概念里的未来科技真的在发生,包括《黑镜》里面的一些技术应用已经在现实中被创造出来。”张璐说。

作为世界科技的中心,硅谷到底有哪些剧中的“黑科技”?人类如何解决科技发展超速的问题?科技未来的发展轨迹是什么样?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张璐。

剧中科技的真实写照 — AI、VR和基因技术

在《西部世界》和《黑镜》系列中,有三项技术被反复提及 — AI(人工智能)、人体芯片和3D打印技术。

据张璐介绍,这些剧中经常出现的技术在硅谷都能找到对照物。

undefined

(《西部世界》里3D打印片段)

1.AI

在《西部世界》里,人类和AI之间的感情羁绊成了观众最关注的一条主线。当AI被赋予拟人化后,人类往往分不清AI和人类的区别,继而对AI产生感情。

在张璐身边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张璐有一个助手Amy,主要负责张璐的会议日程安排。张璐的一位投资人朋友在和Amy进行邮件交流后提出要见见这位Amy,因为他注意到Amy回邮件的态度比较冷淡,担心是不是自己的言语冒犯了“她”。张璐随后告诉他,这个Amy其实是硅谷一家创业公司开发的AI邮件助手。“她”能智能地分辨邮件内容并安排会议细节。只要张璐将相关邮件转发给Amy,“她”就会自动跟进,并安排时间、地点和会议内容。

“Amy一开始比较‘笨’,我也在不断地训练‘她’。当Amy变聪明之后,大部分人都没能通过邮件看出来‘她’是不是人类,他们会直接给‘她’发邮件预约会议,偶尔也会在见我时问一下Amy是否会参加。”张璐说。

类似Amy这样具有自然语言处理的AI机器人在硅谷不是个例。张璐提到在今年有一家公司研制出的最新AI产品Luka能通过分析个人的文字聊天记录,完全模拟出他/她的聊天方式,形成一个只能虚拟聊天对象。这项技术和《黑镜2》中女主将死去男友的信息完全导入进机器人,从而制造出一个“男友机器人”的原理如出一辙。

undefined

(《黑镜》里人造男友片段)

2.人体芯片

人体芯片一直是科幻剧中的“常客”。在《黑镜1》第三集中,男主耳后被植入的记忆芯片能够将记忆中的画面以离线视频的模式进行任意的暂停、回放、快进。而到了《黑镜3》的第二集,男主进入虚拟游戏世界的方法也是在脑后植入一块芯片。

这种可以改变脑部运行规律的人体芯片技术,也有望在不远的未来实现突破。据张璐介绍,一家叫做Kernel的硅谷创业公司正在开发一款人体芯片。这项技术将通过芯片植入的方式,帮助那些遭受过神经损害的人,包括中风或阿尔茨海默症(可理解为老年痴呆),达到增强智力和恢复记忆等效果。

undefined

(《黑镜》里记忆回放功能片段)

3.3D打印

除了AI机器人和人体芯片,《西部世界》还有一个科技标签 — 3D打印,这也是整部剧的卖点之一。剧中有一个细节:最早一批3D打印机生产出来的初代机器人是由金属内核构成,即外表是皮肤但内核是由机器驱动。但随着技术革新,之后的3D打印机可以用特殊材料实现结膜打印,从而制造出和人类一样的内部结构,例如器官、血管和经脉。

尽管现实中的3D打印技术还无法像剧中一样打印出“真人”,但已经能比肩初代机器人实现金属部件的打印,尤其在军事、工业和航空领域的应用尤为凸显。“比如美国航空局(NASA)为例,它对高精度零部件的严密性要求很高,而且有些部件难以筑模,3D打印机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张璐说。

“航空领域的精密部件需要做到接缝最小化,3D打印技术能够去除部件的拼装,做到一体化生产,这样能极大地降低误差,并且减少生产成本。”

而在硅谷,许多航空领域的企业也在使用3D金属打印技术。据张璐介绍,她投资的一家叫做Bagaveev的低轨卫星火箭发射服务公司就在用3D金属打印制作核心部件,并已成功实现发射和回收。

undefined

(NASA用3D打印技术生产出的部件图)

科技发展的边界在哪里?

然而,这些新科技在现实世界里的发展,可能会引发新的社会忧虑。如同人们在社交网络上除了热议《西部世界》和《黑镜》的剧情外,最关心的问题是:如果科技真的发展至那个阶段,人类该如何处理这可能降临的危机?

据张璐介绍,美国的科研专家们也在重新审视科技进步所带来的社会伦理问题。

“技术在现实世界中的应用往往不能代表它的实际发展程度。事实上,许多科技的发展很超前,但政府机构由于担心它们可能带来的伦理问题和社会问题,会叫停这些技术的进一步研发。”张璐说。

举一个例子:今年,比尔盖茨研发了一种新的基因改造技术,可以改变非洲的一种蚊子的基因,使这种蚊子只产公蚊子,继而将整个种族灭绝掉。这项技术的出发点是此类蚊子会传播疾病,每年致死人数比在当地战争中死亡的人数还高。

尽管比尔盖茨是出于公益,但是在他即将释放第一批蚊子之前,美国政府叫停了这项技术,还特地举办了一场听证会。听证会上,反对释放蚊子的观点很明确:蚊子灭绝之后会带来的连锁影响是无法被估量的;如果人类可以决定哪个物种整体灭绝,那么这项技术就会上升到人种,继而将被少数人定义的“低等人种”消灭掉。

“科技发展的速度和边界也要和社会发展相匹配,否则就会成为一把双刃剑”张璐说。“硅谷的很多新技术应用方向也会重点考虑和当下市场的结合程度,时机很重要”

下一个技术趋势 — 超人类

尽管《西部世界》和《黑镜》不断唱衰科技发展,类似“科技会反噬人类”、“人类社会遭遇技术颠覆”等标题也在撩拨人们的神经,但在张璐看来,在未来5-10年之内,科技依旧为人类服务,而且会衍生出一个巨大的技术领域 — Super Human(超人类)。

Super Human技术的目的是在硬件和软件层面大幅度提升人类个体的生理和脑力的能力。“现在已经出现了类似外骨骼、视力和听力的加强技术,以及云端脑力共享的应用,这是为什么Super Human会成为未来几年技术发展的主力。“张璐说。

毫无疑问,Super Human技术能够将人类和科技的结合发挥到极致。那么这项技术该从哪些层面展开?

“首先是生理层面的提升。这个层面主要是结合人体和机器,让生理机能实现大规模提升。”张璐说。以日本科技公司Cyberdyne为例,这家创建超过10年的公司主要研发人体外骨骼技术。据悉,一个健康的人背上他的产品,就可以举起一个集装箱。此外,他能够帮助瘫痪的人复检,使得坐轮椅的人穿上它就能正常走路。

undefined

(Cyberdyne产品图)

其次是脑力层面的加强。如今,平台型技术和大数据开始应用在脑力层面,而未来的趋势是通过云端将每个人脑互联,通过这种网状结构调动整个群体的脑力和知识储备。

“科技的核心是带动整个社会效率,每个人单个产生的效能还有价值都在大幅增长。”张璐说。“通过这项技术,人类整个族群和生产能力和效能都会有数量级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