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鲜电商平台GrubMarket完成6000万美元D轮融资 凯尔特亚洲领投

10月6日消息,美生鲜递送公司GrubMarket完成D轮6000万美元融资,由凯尔特亚洲(CHAP,Celtic House Asia Partners)领投,其他投资方包括BlackRock、Reimagined Ventures, Trinity Capital Investment、Marubeni Ventures、Sixty Degree Capital、Mojo Partners以及之前的投资者GGV Capital、WI Harper Group、Digital Garage、CentreGold Capital、Scrum Ventures和其他未透露姓名的投资方。

GrubMarket创立于2015年,通过将有机农场与消费者及企业连接起来,提供有机食物相关的仓储运送服务。GrubMarket曾入选Y Combinator冬季训练营,加上本次D轮融资,创立五年间共融资1.81亿美金。

“GrubMarket已经证实了自己拥有可持续地高增长及盈利能力,在硅谷的食品科技及电商类创业公司中独树一帜。”凯尔特亚洲管理合伙人陈洁表示。

“过去四年间,GrubMarket扩张了15倍以上,这样的创造力及资本效率在行业内是无人企及的。Mike和团队做到了让公司可持续、稳健地增长。我们非常骄傲能够作为公司的合作伙伴目睹其在全美范围内的迅速扩张,也很看好他们开发的SaaS软件WholesaleWare,它是我们在食品供应领域见过最优秀的软件服务。”

从创立以来,GrubMarket的业务线始终包括两个部分:B2C(消费级)及B2B2C(面向消费类企业)。这意味着GrubMarket不仅通过网站及app直接为消费者提供有机生鲜购物及递送服务,还给大学、公司等机构进行生鲜供货。如BlueApron、Munchery等在消费级领域可算是竞争对手的公司,都在使用GrubMarket的企业级服务。上文提到的SaaS软件WholesaleWare,原先是GrubMarket自己用来管理和计划其客户、CRM和供应商的软件,如今将其作为产品提供给其他食品行业供应商和经销商。

据悉,WholesaleWare的销售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800%以上,现在每年管理数亿美元的食品批发等活动。其技术的基础支撑起了庞大的业务规模,目前公司扩张迅速,活跃于旧金山湾区,洛杉矶,圣地亚哥,西雅图,德克萨斯州,密歇根州,波士顿和纽约(以及之间的许多地方),在全国范围内经营约21个仓库。

在接受TechCrunch采访时,其CEO Mike Xu将GrubMarket描述为湾区和加利福尼亚州其他地区的“主要食品供应商”,在其旧金山东湾仓库中有500万磅以上的冷冻肉。目前,GrubMarket的客户包括超过500家超市、8000家餐馆、2000家公司,如知名超市Whole Foods、Kroger、Albertson、Safeway、Sprouts Farmers Market等。

此前,GrubMarket投资方包括WI Harper、Digital Garage、Evolv Ventures、CentreGold Capital、ACE&Company、GGV Capital、Fusion Fund、Bascom Ventures等。此前的TC报道中,GrubMarket创始人徐敏毅曾提到,Evolv Ventures的资金注入将为其进入亚洲市场提供助力;本轮领投方凯尔特亚洲也可在未来为其提供中国市场的落地资源。

本轮领投方凯尔特亚洲(Celtic House Asia Partners)为来自加拿大的老牌基金CHVP(Celtic House Venture Partners)的亚洲基金。CHVP在多伦多、渥太华、温哥华、硅谷和杭州设有办事处,管理着超过4.25亿美元的基金,总计投资超过75个项目,已经有近40个项目进行IPO或成功被收购。该基金由Roger Maggs及Terence Matthews创立,2019年起引入知名华人投资人陈洁为其亚洲合伙人。

“一个优秀的投资人不仅要能投出好项目,更要让这些被投项目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相互协同产生更大的效益。”陈洁解释道。在投资时,他尤为关注华人及中国模式出海的项目,往往能寻找到增长势头强劲的投资标的。

除GrubMarket之外,CHAP此前进行了完善的消费类布局,其中不少公司抓住了疫情为线上消费领域带来的黄金机遇,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成立于加拿大的生活服务平台饭团在今年完成了1200万美元A轮融资,不断拓展至北美多个城市,短短数周之内,饭团APP线上外卖订单几乎增长了数倍,近期即将完成B轮融资;除此之外,陈洁还曾投资北美中央厨房及外送平台盐语、北美版的“美味不用等”Snappy等。

其中,盐语创立于2017年,以中央厨房的模式在硅谷创立及发展。疫情来临前,盐语超过65%的业务来自硅谷当地企业,在远程工作落实后,这一部分业务原本受到较多影响,然而由于其厨房本就不提供堂吃服务,运营模式也转变及时,再加上生产和配送“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在价格上优势明显,疫情期间,营业额方面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盐语创始人明方全表示,盐语单月点餐超过13次的客户达到30%。

值得一提的是,Snappy过去提供针对餐馆客户的SaaS服务,将等位、预订、配送、自提等服务模块化。疫情原本为Snappy带来了负面影响,但由于“生态圈”的存在,生态系统内的企业可以相互导流,提升面对风险时的应对能力及转型能力。比如疫情期间,许多餐馆在线上化的同时,也通过Snappy、IOTPay等公司增加了自提、等位、预约、支付、配送等功能。

疫情期间,在线服务业务井喷,凯尔特亚洲早在数年前就开始布局,目前投资的多家在线消费类企业,如IOTPay、饭团、Snappy、GrubMarket等公司,已经形成了比较强的战略合作态势。除此之外,此前其投资的精神科在线诊断平台Cerebral、AI在线医疗公司Circadia医疗也在疫情期间发展迅速,前者在疫情期间用户量直线上升,后者更是被应用到抗疫一线,在急诊室及医院中,用于监测新冠肺炎患者的呼吸、心跳等身体状况。

据介绍,Circadia于近期推出了非接触式呼吸监测系统(C100),可以通过算法对患者肺功能的潜在恶化进行警报,从而减少处于抗疫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对COVID-19病毒的暴露风险,目前已交付了2000台设备,收到了多家医院的订单,并开始与洛杉矶的一家大型医院部署该呼吸监测设备。

“我们的投资逻辑始终是,回归商业本质。疫情可以说凸显了那些未来更适应新形势、商业模式健康的公司,这和我们过去挑选投资公司的逻辑是不谋而合的。”陈洁说道。

硅谷知名投资人陈洁:疫情中北美线上业务的现状与投资逻辑

美国确诊数已经飙升至100万,整个美国笼罩在疫情的阴霾下。

在全球外贸萎缩,北美多地封锁,消费需求骤减的情况下,作为少数的几个未受疫情影响的行业,生鲜、外卖、在线医疗等领域在北美的逆势高速发展颇受关注。

疫情以来这段时间,美国硅谷知名投资人陈洁所投的大多数企业反而不断增长。

自2017年以来,陈洁活跃在中美加三地,担任老牌风投凯尔特亚洲基金CHVP Asia管理合伙人、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并在消费、医疗健康等领域投资了数十个项目,是北美最活跃的华人投资者之一。

在其投资生涯中,陈洁曾投资过多家O2O消费、医疗领域的优质公司,比如饭团外卖、生鲜平台GrubMarket、在线支付平台IOT Pay、AI医疗公司Circadia等等。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是无法预料到黑天鹅事件,但是陈洁所投资项目的逆势增长并非偶然。这表明,各行各业的数字化与线上化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线上线下协同得更好的企业,天然地具有更高的抗风险性。

在新冠肺炎这只“黑天鹅”之下,陈洁过去对于北美线上业务的投资逻辑得以验证。

搭建消费类投资的生态系统

在这场疫情之中,外卖、生鲜、线上支付以及线上医疗等领域是少数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获得了高速增长的行业。在陈洁投资过的企业中,有不少项目来自上述领域。

这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华裔90后投资人的投资方式比较特别,在他看来,一个优秀的投资人不仅要能投出好项目,更要让这些被投项目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相互协同产生更大的效益。

在这场疫情之中,陈洁所投资的外卖、生鲜、线上支付公司、等位订餐公司就展现出了强大的协同效应,抓住了疫情为线上消费领域带来的黄金机遇,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外卖领域,陈洁早在2018年底就通过CentreGold Capital领投了北美外卖平台“饭团外卖”。自今年3月底北美各地陆续下达就地避难(shelter in place)命令,限制居民不必要的外出行动以来,各地餐厅都停止了堂食,只允许送外卖。这让人们将原本外出就餐的需求,极大地转移到了外卖上,短短数周之内,饭团APP线上外卖订单几乎增长了数倍。

陈洁表示,疫情中很多传统餐馆的线上化开始加速,饭团APP的商家覆盖面显著提升,比如饭团外卖在疫情中与海底捞独家签约,负责其加拿大的外卖业务。这背后不仅是疫情倒逼餐馆进行线上化转型并发展外卖业务,也有陈洁所投资的另一家在线支付公司IOTPay的助攻。

美国许多餐馆仍采取传统的刷卡方式甚至是现金支付(cash only),这也让其线上化进程遇到困难。而IOTPay解决了商家在线支付的问题,可以把商家的手机直接变成POS机,无需任何额外的硬件,就可以支持银行卡、微信支付、支付宝、银联等支付方式。

更重要的是,在陈洁看来,疫情培养了用户的消费习惯,而这种消费习惯的养成是不可逆的。过去尤其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人并不愿意尝试外卖,对于平台来说,获客成本很高,很难渗透。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很多人使用后发现“真香”,这种趋势会推进社会整体数字化进程。

在生鲜配送方面,2019年1月陈洁领投了北美生鲜电商平台GrubMarket。据透露,在就地避难后的短短一周内,GrubMarket的订单暴增5倍。

陈洁表示,美国的生鲜业务相对来说可以盈利,原因就在于美国生鲜的客单价高。美国人家中往往有很大的冰箱,因此习惯于一次性采购大量食物囤着,美国生鲜的客单价高达80余美金,差不多是中国的四五倍。但从中美两地的食品物价来说,美国食品的价格相比中国并没有贵多少。

生鲜业务在疫情中遇到的主要挑战在于配送。在纽约等大城市,用户在下单后往往需要排队一周才能收到货品。陈洁解释说,目前美国的生鲜及外卖主要有两种配送方式,分别是跑腿模式及自建仓模式,但是在流量暴增的情况下,两种模式都有自己的问题。对于像Instacart这样的跑腿模式来说,跑腿员漏单的情况非常常见,并且配送成本也非常高。而GrubMarket采用的是自建仓模式,可以解决货源及漏单的问题,但自建的配送团队很难在短时间内满足激增的需求。

此外,陈洁还投资了北美版的“美味不用等”——Snappy,主要提供针对餐馆客户的SaaS服务,将等位、预订、配送、自提等服务模块化。疫情原本也为Snappy带来了负面影响,但由于“生态圈”的存在,这些生态系统内的企业可以相互串联,相互导流。许多餐馆在线上化的同时,也通过Snappy、IOTPay等公司增加了自提、等位、预约、支付、配送等功能。

据了解,目前陈洁所投资的多家消费类企业,如IOTPay、饭团、Snappy、GrubMarket等公司,已经形成了比较强的战略合作。

化危为机的“中央厨房”

当然,并非所有的企业都如生鲜、外卖等行业那样“幸运”。这次疫情的波及面很广,尤其是对于高度依赖服务业的美国来说,已经实实在在地冲击到了实体经济,大部分行业或多或少都正经历着订单、销量下滑的现实。

但在陈洁看来,好的团队与项目,即便是遇到了疫情这样“百年难遇”的威胁,也能及时调转龙头,快速应对。寻找这样给力的运营团队也是投资人需要考察的方面之一。北美中央厨房及外送平台的盐语(Saltalk)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盐语(Saltalk)起源于旧金山湾区,是陈洁于2019年底投资的项目。盐语的主要产品是亚洲菜的半成品,比如中国人爱吃的糖醋排骨、夫妻肺片、白斩鸡、南瓜扣肉、话梅肘子等菜肴,还有甜品、奶茶等美食,都可以它的平台上买到。盐语会将菜与汤汁分开打包,并通过自己的配送系统送达,消费者在家中只需要将食物简单地热一下,浇上汤汁就可以享用。

一开始疫情对于盐语的发展是不利的,因为过去盐语的客户以B端为主,包括湾区各大公司的团餐、学校食堂、餐馆等等。随着疫情的爆发,大量科技公司在家办公,同时餐馆也停止了堂食,导致2B业务的下滑。

但是盐语很快调整策略,将目标客户改为C端的普通消费者。转型过程中也经历了一番波折,过去以B端为主,是给一家公司送300份饭,而现在变成了将300份饭送到不同的地方,这使得初期盐语自身的配送团队很难适应暴增的C端订单需求。

盐语运营团队快速摸索出了一种新的配送模式,即由配送员将同一片区的订单统一送到指定的取货点,由大家自取,这极大地提高了效率,降低了配送的时间成本。陈洁表示,半成品并不像外卖那样对于配送时间有那么高的要求,现在很多人宅在家里比较闲,完全可以自取。如今,盐语的2C业务不仅弥补了2B业务的下滑,甚至目前2C业务的规模还实现了反超。

陈洁在谈及盐语的投资逻辑时提到,盐语C端业务的商业模式是成立的,半成品的价格相对成品来说很有优势,对消费者有吸引力;但半成品同时也能做到比较高的客单价,因为用户往往一次性订购好几天的量,高客单价保证了一定的盈利空间。此外,据陈洁透露,盐语所用到的食材的供货方也是GrubMarket,与其投资生态系统上的企业相辅相成。

在线医疗需求井喷

除了O2O线上消费业务在北美“多点开花”,来势凶猛的疫情也促使在线医疗需求的井喷。与中国类似,美国在线医疗APP的活跃度在疫情期间也得以飙升,疫情帮助在线医疗行业完成了很好的一次用户培育,触达了许多之前从未接触过它的人。

在陈洁的投资版图中,在线医疗也是他长期看好并非常重视的一大领域。并且,在陈洁看来,一个好的在线医疗项目,需要在长期商业逻辑和用户使用习惯上是站得住脚的,而并非仅仅在疫情的特殊时期“昙花一现”。

比如,陈洁所投资的精神科在线诊断平台Cerebral在疫情期间用户量直线上升。Cerebral可以为患者在线诊断并进行网络开药,让人们不用去医院看病、取药,降低人们暴露于病毒中的风险。而且,相比其他线下诊断与治疗不可替代的疾病,精神类疾病的在线诊疗在用户养成习惯后,更能够留住用户,让这个模式长久地跑下去。

另一些AI在线医疗公司则直接地为疫情本身的防控创造了价值,比如陈洁曾经投资的Circadia医疗。过去,Circadia医疗的主要产品可以针对失眠症患者进行睡眠监测,在睡梦中监测患者呼吸、心率,以便在患者的身体出现状况时及时介入,在线对接医生进行诊断与治疗,从而为患者及保险公司省下大笔的医疗费用。

疫情当前,除了减少患者就诊的次数,Circadia的技术还被应用到抗疫的一线,在急诊室及医院中,用于监测新冠肺炎患者的呼吸、心跳等身体状况。

据介绍,Circadia于近期推出了非接触式呼吸监测系统(C100),可以通过算法对患者肺功能的潜在恶化进行警报,从而减少处于抗疫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对COVID-19病毒的暴露风险。据悉,Circadia已交付了2000台设备,并承诺将其生产能力提高两倍。目前,Circadia已经收到了多家医院的订单,并开始与洛杉矶的一家大型医院部署该呼吸监测设备。

回归商业本质

“疫情并没有改变我的投资逻辑,我的投资逻辑是,回归商业本质。”陈洁说道。

新冠疫情将世界经济的前景笼罩在黯淡的阴影之下,但是陈洁所投资的公司,在疫情的锤炼中,不仅没有节节败退,反而越挫越勇,甚至不少项目的用户量与订单量都在疫情中实现了爆发性的增长。

这一方面与陈洁所选择的赛道有关。在过去的几年中,陈洁主要关注的是北美市场线下机会与互联网的结合(Online To Offline)领域的机会。O2O对于创投界来说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但对于北美市场来说,孕育着无数的机会的同时,也考验这投资人的眼光与判断力。

对陈洁来说,投资始终围绕的主题是“能给人带来生活方便,能让人足不出户解决问题,减轻社会负担的东西”。从这次疫情中陈洁所投资的企业所展现出的生命力与灵活性来看,疫情恰恰如同一个窗口,显示了O2O消费、在线医疗等赛道是极有价值、极具潜力的赛道,代表着未来的方向。

另一方面,陈洁在作出投资决策时,非常注重公司的财务状况。陈洁表示,所谓“回归商业本质”的投资逻辑,就是在投资中,回避所有“讲故事”的公司,寻找“可以看得见的利润,算得过来的账”,选择商业模型良好、现金流健康的公司。

在陈洁的投资生涯中,遇见过无数带着PPT与所谓“好的idea”侃侃而谈的创业者,在硅谷,靠一个故事估值几千万美金的公司不胜枚举。但陈洁不会投资这样的公司。在陈洁所投过的项目中,诸如饭团、GrubMarket、Saltalk这样的项目,哪怕当下尚未盈利,也能看到稳定的现金流与确定性的增长。

疫情之下,拥有良好现金流企业的抗风险性前所未有地凸显。举例来说,原本主攻B端业务的Saltalk(盐语),若非它本身财务状况良好,在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可能尚未成功转型C端市场,就已经在第一波冲击中倒下了。

陈洁表示,他对被投企业的要求是,在完成本轮融资后,哪怕未来不继续融资,也能在市场上活下来。在陈洁看来,那种“估值越大我越投”的投资方式不符合商业逻辑,就好比前几年创投圈炙手可热的共享单车,这种投资方式背后其实是一种博傻理论,看看有没有“傻子”接下一轮。

(陈洁,凯尔特创投亚洲合伙人、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毕业于哈佛大学,专注于消费、生物医疗、AI等领域的投资。)

Uber送药、VR治病,科技在如何改变医疗行业?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陈洁,凯尔特创投亚洲合伙人、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然而现代医学的进步,让我们有机会享受更多健康时间,甚至和死神竞赛。

而发展迅速的现代科技,与医疗这个刚需市场结合,催生出了更多的创新机遇。近几年来,医疗成为了AI等技术落地的重要窗口,有着极为丰富的数据资和巨大潜在市场,从Google、Facebook等科技巨擘,到数以千计的创业公司都在想方设法切入,分一杯羹。

目前,AI在医疗领域最广泛的应用是图像处理,而作为活跃在中美两地的投资人,我想抛砖引玉,谈几个稍微小众一些、然而很值得关注的科技与医疗结合的赛道。

为医疗而生的精准物流

一直以来,医疗领域的供应链是非常复杂的,从药厂、药店、零售店等等,一份药品要到患者手上,可能经手的机构有超过10家。

然而在老龄化与精准医疗的双重趋势下,我们对于更好的医疗物流的需求又在不断增加,这就带来了针对医疗的“精准物流”。Industry Arc的报告显示,这个市场将从2015年的734.8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的近千亿美元。

最近这段时间,Uber Health的负责人 Dan Trigub在几个不同场合都提到,未来Uber Health要切入处方药递送领域,其他未来可能递送的物品还包括医疗器械、医疗餐等等。这类递送与其他类型的递送的差别就在于,需要控温,时间上也得非常准确,对于技术的要求更高。

如果说Uber负责的是“最后一公里”,那其实医疗相关的精准物流已经蠢蠢欲动许久了——UPS最近宣布,将在明年年初开放针对医疗用品的递送项目,让用户可以根据传感器和数据分析,获取医疗包裹“接近实时”的位置更新;之前FeDex也提供了一个名为“SenseAware”的项目,让用户可以接近实时地掌握包裹位置,并且做到温度、光线、气压的相应调控。

另一方面,药厂本身的供应链也需要更好的技术。之前德国一家很大的药厂Merke宣布,要开始使用一个大数据软件平台,用来预测和管理它的药物供应链。在这之前,美国大概一年会有150-350种药物有短缺的情况,而药厂一般都是通过分析过去的供需和销售历史来预测、做供应链管理,这在未来都会通过AI、大数据技术变得更加精准、可靠。

更多的虚拟现实在如何帮助人们?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方向是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

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技术最初的热潮中,许多人都认为他们的“killer app”会出现在泛娱乐领域。诚然,身临其境的临场感与强烈的沉浸感听起来很让人兴奋,但从刷新率到数据传输速度,现在的AR、VR技术及内容还很难提供真正流畅、高质量的娱乐体验。然而这些技术在医疗领域,却有着直观的需求与市场。

比如VR(Virtual Realty虚拟现实)技术来进行心理疾病的治疗。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抑郁症发病率约11%,有3.4亿抑郁症患者,已成为世界第四大疾病,病情严重时可能导致自杀。然而69%的抑郁症患者看病时只陈述躯体症状,11%的人坚决否认患有心理症状。定期造访心理咨询师,对许多病人来说也是一项负担较重的开支。

有了虚拟现实技术,心理疾病的治疗会变得更加便利、也更加可负担。举个例子,它可以用于帮助患者从心理创伤中恢复,在一个更“安全”的环境中直面自己具有心理障碍的场景,比如在医生的办公室或自己的家中。

WNPR的报告显示,耶鲁健康及学习型游戏中心的研究者认为,虚拟现实还有可能帮助青少年摆脱电子烟。

VR医疗领域在2017年约为8亿美元、2018年约为15.6亿美元。根据Marketsand Markets的报告预测,这个市场会在2025年增长到65亿美元,年增长率高达30.7%。除了MarketsandMarkets以外,Zion Market Research、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等研究机构也都发布了相关报告,结果或多或少都是认为这个市场会在未来几年中快速增长,包括硬件的头显及追踪系统、软件平台等各个不同领域,应用方向包括上文中提到的心理疾病治疗、手术协助、医疗相关的训练、远程问诊等等。

精准医疗的进一步发展

最后我想谈的是在AI帮助下,基因组学及3D打印技术在医疗中的进一步应用。

从本质上来讲,基因组学技术可以说是精准医疗的一个分支。基因组学技术可以让人类更了解疾病是怎么出现的,但是计算量巨大。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基因组学技术有了很大的进展——

人类可以更快、更有效地分析基因及基因突变,并把这些知识应用到具体的治疗中去,如器官移植的排异反应、囊肿性纤维化这类遗传疾病及癌症。

以癌症为例,癌症其实就是基因变化后,无法控制的增长带来的一系列病症。这些变化可能包括基因突变、基因排序变化、基因删除等等。根据美国国家癌症中心的数据,这些基因的改变是90%-95%人类患上癌症的原因。

而通过研究癌症细胞的基因序列,将其与普通基因序列进行对比及分析,科学家们就可以对癌症的原理有更多了解,并根据这些了解来设计更好的治疗方案。

BBC Publishing的报告预测,全球的基因编辑市场将会从2018年的14亿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44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25.7%。在这一风潮下,许多专注于相关技术的公司,在没有开发出具体产品的情况下,就已经备受关注了。

以今年刚提交招股书的基因编辑公司Beam为例,他们的技术能够通过CRISPR-Cas9基因编辑,在特定位置切割基因组,以去除或添加DNA片段。而其实,他们还没公布自己的技术将最先应用到什么疾病上。

“如果现有的基因编辑方法是基因组的’剪刀’,那么我们的基础编辑器就是’铅笔’,擦除并重写基因中的一个字母。”在招股书中,Beam这样解释自己的技术。通过针对基因中单一的基础错误(称为点突变)进行开发,Beam的技术很可能可以应用于更广泛的疾病种类。“而我们已知的事实是,点突变和58%以上的疾病相关”。Beam在招股书上写道。

而3D打印技术同样是精准医疗里一个重要的技术推动力。顾名思义,3D打印技术可以极为精准地打印出某一个部件,而在医疗领域,这可能是手术用品、皮肤、人工关节、义肢甚至未来的人工器官。我此前投资了一个做3D打印关节的公司ZS Fab,可以通过技术定制股骨柄、髋臼杯、人工椎体等植入假体。这种定制而非标准化的植入假体,让医生的工作变得更容易、也让患者能够更好地适应和康复,最近他们已经完成了动物实验。

2018年,全球医疗领域的3D打印市场达到9.73亿美元。Reportlinker预测,2026年,这个数字会变成36.92亿美元。

其实,医疗作为与人类的生命息息相关的重要领域,可以说是正全方面地接受技术的冲击与变革。比如医疗物流领域,除了上文提到的温控、实时位置更新等,我们未来可能会看到,体型袖珍的的无人机穿梭在天空中,忙碌地递送医疗用品。

作为投资人,我们能做的、需要做的,就是对新技术保持敏感,关注其真实应用场景及落地的潜力。

比如我此前投资的Cerebral,就是一家提供在线心理服务的公司,他们关注到北美心理疾病市场的巨大需求,希望能通过在线问诊、开药、提供月度订阅服务的方式让心理疾病治疗变得更加便捷、可负担,刚发布就吸引了很多注意力。

还有通过app帮助人们戒烟的Vincere Health,都是利用现有技术,找到了一个优秀的切入点。我很期待未来, 通过技术的发展和创业者的努力,医疗短缺和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能够真正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