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无人驾驶重要玩家,“最高级别冗余”会是人类模拟驾驶员吗?

上个月,谷歌Waymo拿到了加州首个全无人驾驶测试牌照。在加州山景城附近,也是Waymo的家乡,Waymo无人车在车内完全没有司机的情况下可以上公开道路测试。据目击者称,如今已能在山景城附近的繁忙街道上碰到多个空无一人的Waymo无人车运行。

这一消息无疑标志了美国无人驾驶法律法规上的重大突破。自2015年加州颁发无人车有安全员测试牌照以来,加州政府一直未允许没有安全员的无人车测试。谷歌Waymo自2018年来,在亚利桑那州进行了大规模运营,亚利桑那州对无人车路测运营的法律法规支持力度超过了加州。

对于这一特殊牌照,加州政府提出了批准全无人测试的首要前提条件,也是之前未曾在有人测试牌照要求的重要必要条件:这些测试车必须具有远程人类监控系统,可以随时接管无人车。

当人类驾驶员遇到警车要求沿着某一指定路线绕行,人类可以很自然地听从交警指挥;可对于无人驾驶汽车来说,可能现在最优秀的选手也无法理解交警的意思,只能靠边停好。

事实上,在加州政府要求无人驾驶公司必须拥有远程监控系统才能无人测试之前,谷歌Waymo及一些无人驾驶公司早已投入很大力度研究如何让人类能够安全、智能地远程监控无人车。这一技术不仅可以加快推广真正“无人”落地的部署速度,更是作为无人驾驶技术的“最高级别冗余”

如今,这个重要戏份领域赛道里出现了哪些玩家,又面临着哪些技术及商业化方面的挑战?

1

类型一:纯远程监控创业企业

Scotty Labs和Phantom是这个类别中的代表性企业。

Scotty Labs整个公司只有九个人,但他们的系统能让一个人类远程监控、操作五辆无人驾驶汽车,此前获得了Google旗下风险投资基金Gradient Ventures的资金支持。

当一辆无人车发现自己的状况不妙时(比如困在雪地、泥地里了,或者被其他车挡住了等等),被要求发出求救接管信号,将无人车全部交给Scotty Labs远程控制台接管。

此时,经过培训的Scotty Labs人类驾驶员就会通过车辆上的传感器、摄像头观察情况,开始接管驾驶。

Scotty Labs的控制台看起来很像过去电玩城里的驾驶游戏的装备,只是通过远程信号装置,控制它的人类能够真正监控一辆汽车左转、直行、或是加大油门。

Phantom的形式和Scotty Labs差不多,也是先由无人车识别突发状况后发出信号,人类驾驶员观察情况,再接管监控。 其联合创始人及CEO Shai Magzimof曾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这项技术未来应用场景非常广泛,可以应用在无人驾驶出租车、无人驾驶卡车甚至普通人拥有的无人驾驶汽车上。

2

然而此类系统的问题在于,在全无人测试过程中,远程监控系统无法应对突发情况,只能等待无人车自行申请全权接管。这意味着,无人车AI系统和远程监控系统将是两个独立的系统,彼此之间纯靠网络通信决定接管权利。这使远程监控系统的作用大大局限,Waymo所研发的远程监控系统并非如此简单。

Phantom和Scotty Labs的车辆与控制中心沟通时,使用的都是基础的4G网络,因此有一定延迟。Scotty Labs表示正在研发能够加速数据传递的系统,Phantom则在车辆上加装了一个有四个无线路由的电脑和三个摄像头,以在4G和GPS信号不佳的地方也提供服务。

今年8月,Phantom Auto和Sacramento政府(加州首府)签订合约,后者允许前者在其公共道路上测试远程监控的无人驾驶汽车。

类型二:无人驾驶创业公司

既是由于DMV的规定,也在于对于无人驾驶下一步的判断,包括AutoX、景驰等无人驾驶创业公司也宣布了在远程监控系统方面的进展。

其中,最近以在加州发布首家无人配送服务而闻名的AutoX最近公布了远程监控视频,可以通过4个广角摄像头,覆盖360度环视画面在加州圣何塞市城市道路上进行高速远程驾驶。

3
通过AutoX远程操控系统控制无人车转弯

AutoX采用了反拥塞算法和摄像机优先级选择来提高图像的实时性。从摄像头到远程监控中心的计算机,画面延迟在50ms左右,可以保证顺畅沟通。对于LTE网络不够稳定的地方,AutoX会对运营区域信号强度和稳定性做系统性的测试报告地图,避开这些区域。

值得一提的是,AutoX在摄像头图像处理方面有不少技术积累,肖健雄强调,其远程监控系统在白天、晚上、各种天气状况下都可以正常运行。

除此之外,AutoX正在开发更加完善的车队管理系统。该系统可以实时记录测试车辆的位置、速度和驾驶状态等信息,录制测试车辆传回的图像,并且根据情况分配远程操作人员协助指定车辆。

另一名有中国背景的无人驾驶公司景驰最近也宣布了远程监控系统的进展,称将提供远程接管。其系统在4G条件下进行,用单个屏幕展示了远程接管画面,远程时速约在5千米/小时,会有一定时延,但暂时未披露具体的时延数据。

同样,景驰也开发了基于定位算法和控制技术的高级车辆控制系统。

根据外媒报道,景驰已经向加州DMV递交了加入远程监控系统的完全无人驾驶汽车的申请,但由于条件尚未达到政府要求,暂未获得批准。

针对自动驾驶远程操控需求的创业公司同样在其中找到了机会——以色列视频直播公司LiveU将其远程遥控技术应用于自动驾驶汽车,正在和数家汽车制造商洽谈将其技术整合到无人车中。这家公司的技术已经可以将延迟时间压缩至100毫秒,这对于自动驾驶行业来说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不过不管压缩技术或是减少延时的技术如何精进,对于初创企业还是Google、Uber等更大体量的自动驾驶行业玩家,远程操控系统对于网络的要求仍亟待满足——5G普及后,远程接管自动驾驶车辆的安全性和及时性能跨一大步。在未来,这些开发的技术未来当然始终有其意义,能协助自动驾驶汽车更好地完成工作。只是此刻来看,回传数据质量、车辆驾驶速度上都需要做一定妥协。

类型三:正在攻关远程监监控的车厂

除了专攻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和无人驾驶公司以外,以尼桑为例,车厂也在探索这类远程监控系统。

比如尼桑,这家车厂曾公开指出“无人驾驶汽车可能被周围环境迷惑而做出错误决定”,就提出了一个名为“无缝自动驾驶”(Seamless Autonomous Mobility,S.A.M.)的系统。这个系统的一部分技术来自于NASA在火星上控制探测车的技术。

今年3月,中国长城汽车完成了基于5G的自动驾驶远程操控测试。基于其智能控制系统,红色WEY VV7在主驾驶位无人操控的情况下,精准完成了起步、加速、刹车、转向等动作。而这所有的操作全是远在几十公里之外雄安新区的测试人员通过车辆模拟控制器和5G传输网络,向长城试验车下发的操作指令,网络时延能够保持在6毫秒以内,仅为现有LTE网络的十分之一。

今年早些时候,华为、中国移动和上汽集团也在世界移动大会上演示了基于5G技术的远程驾驶。在5G浪潮滚滚而来之际,更大的带宽、更低的时延很可能会进一步推动远程驾驶乃至无人驾驶的进展。

最高级监控系统:人机智能混合操作

除此之外,无人驾驶领域最引人注目的玩家Waymo也推出了远程监控系统,在Waymo的介绍中,我们能看到更智能的成分。

和Phantom等纯监控系统公司不同,Waymo的远程监控系统的作用并非简单的“接管车辆”。Waymo无人车系统可以不完全退出控制,而是引入一个人类观察员,向人类寻求关于某个决策的验证或许可,然后让无人车根据人类的回馈自己继续下一步的决策和规划。Waymo的系统在一年前已经基本开发完毕投入大量测试。

AutoX表示其研发了同样的智能监控系统,代号Xhybrid,已经完成开发。该系统支持高级人机混合决策,能从多个层次融合来自无人驾驶系统、远程监控人员的决策和规划,并用无人驾驶系统辅助人类作出更精确判断。

业界通行的自动驾驶智能程度分为10级。Waymo和AutoX开发的这种混合系统,是介于第5-7级的混合操作,很可能成为处理corner cases(少见的场景),比如大规模修路等的最优办法。

从短期来看,远程监控系统在政策需求、实际需求上都有很强的存在感——在人类驾驶和完全无人驾驶之间,远程监控系统提供了一条有保障、提高性能、可行的中间道路。

如果更进一步推断,远程监控系统很可能有着长久的用武之地。

毕竟,Zoox的工程师曾脱口而出“真正的无人驾驶永远不可能达到,人类永远需要在决策席上”,其前任CEO Tim Kentley-Klay也在一次参议院听证会上坦诚,“有人类的指挥中心是必要的,它既可以帮助陷入困境的无人驾驶汽车,也能够帮助有需要的顾客”。

“拷贝中国”成硅谷创业大趋势!

不经意间,2018年翩然走过。在过去的一年里,硅谷的投资环境随着外部条件的变化而经历了波动。那些曾在2017年引起热议的投资赛道,有些经过2018年的洗礼后犹显英雄本色,有些已被新兴的投资题材抢去了风头。

2019年已至,投资界硅谷采访了多名硅谷投资人,和他们聊了聊2018年硅谷投资的几大热门赛道,以及他们眼中有望在来年大放异彩的潜力股。

一、人工智能:市场热度不减 投资总额有望创历史新高

在2017年末的专题文章中,我们曾将人工智能列为第一条硅谷投资的热门赛道。2018年,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领域的关注不减。根据Statista的统计数据,在2018年的美国资本市场,仅Q1和Q2两季针对人工智能题材的投资金额总和便已达到42亿美元,超过2016年美国资本市场全年对人工智能的投资总额,并占到2017年全年美国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投资总额的80%以上。2018年,美国市场对人工智能的投资热情再创新高,已几乎没有悬念。毕马威2018年发布的相关报告更预测,到2025年,全球市场对AI产业的投资总额将由现在的124亿美元提升至232亿美元。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人工智能技术显然仍将是投资者眼中重中之重的热门赛道。

由麦肯锡发布的The Executive’s AI Playbook显示,目前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技术的投资呈现具像化、多样化的特征。在人工智能领域内,资本分布在一些落地应用相对成熟的产业。目前,零售、物流、保险、金融、自动驾驶、医药等领域受到较多投资人青睐。本次专题的受访者之一、硅谷一线投资团队Wisemont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李峻便表示,自己管理的基金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前景都十分看好。2018年,Wisemont Capital在包括底层的芯片、中层的传感技术和上层的场景应用等在内的各个纵向人工智能层级均有投资布局。

投资界采访的多位硅谷投资人都提到,相较2017年,人工智能在2018年内经历了更多由概念向应用场景结合转化的洗礼。在他们看来,过去一年美国市场中人工智能技术的落地应用相对顺利;同时,人工智能技术距离规模化落地,仍需跨越长远的征途。投资界总结了多方观点,并就2018年人工智能的投资走向总结了如下关键点:

AI+医疗成色得以验证

在去年的专题采访中,多位硅谷投资人表达了自己对人工智能技术在医疗领域落地应用的乐观态度。过去一年内,人工智能和医疗结合所产生的良性效果似乎验证了这些投资人的看法。

由美国各领域顶级专家组成、服务于美国政府的智库机构JASON发布的报告显示,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在医疗环境中的诸多场景扮演重要角色。目前,人工智能在药物研发、诊断等方面已有长远突破,在用于诊疗、监测病情的智能设备领域更取得了“革命性的进展”。专注医疗数据的统计机构Reaction Data于2018年中针对美国一线影像医学专家进行了一项有关人工智能技术的调查。调查显示,仅有16%的影像医学从业者认为“我们永远不会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其余84%的受访人都已经在从业中应用、或准备应用人工智能技术。

入选2018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100名40岁以下世界青年领袖”的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张璐对投资界表示,医疗是一个“能相对全面体现人工智能优越性的行业”。

“医疗行业长久以来存在的问题是数据过量与资源配置不均,”对人工智能和医疗相关投资题材都有丰富经验的张璐对记者说,“在过去一年内,我们看到人工智能正在帮助解决这一问题。医疗产业拥有海量的数据作为基础,在此基础上又有许多需要解决问题的具体场景,因此人工智能在这一产业有大把机会实现从技术研发到产品创新的转化。”

同时,张璐还提出,人工智能在医疗产业的应用本质在于数据累积后的智能化辅助。具体来说,就是利用人工智能帮助专业医疗人员提升工作效率,而非取代人类在这一产业中的角色。“目前,已经有大量低成本的传感器介入医疗产业的应用,这些技术可以帮助研发人员与医护人员快速获得大量的生理数据信息。这些信息可以反过来帮助促成人工智能与传统医疗技术的结合,帮助医护人员获得更精准的生理检测数据,并由此得出更具针对性、更个性化的诊疗方案”。

海量数据的产业中 数据反成稀缺资源

硅谷共创空间Crossover Hub联合创始人、Centregold Capital合伙人陈洁也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在辅助性的医疗手段上取得了一定的落地进展。“比如数据分析和胃镜的结合,就提升了诊疗效率,”陈洁说。

同时,陈洁也提出,虽然医疗产业的海量数据对人工智能技术很有吸引力,但现阶段很多企业和资本陷入了获取数据的瓶颈。“过去一年里,市场上的公开数据其实是越来越少了。由其在美国,虽然数据质量相较其他国家更高,但民众和机构对数据隐私的保护意识越来越强,想拿到数据越来越困难了”。

印证陈洁说法的最佳案例,即是人工智能创业公司Paige.AI所遭遇的公关危机。Paige.AI是由三名来自美国知名医院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的内部人员创立的。2018年,Paige.AI宣布和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达成独家协议,将有权获得2500万病人的组织切片信息。此协议遭遇舆论严重反弹,并为Paige.AI和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带来了法律争端。

Wisemont Capital创始合伙人李峻也表示,人工智能在产业发挥用处的最重要前提就是数据的开放性和可获得性。“现在人工智能比较明确的落地场景包括无人车、消费、视频和医疗等存在海量数据的领域,”李峻说,“大多数的人工智能题材,到落地应用阶段其实都是数据的竞争。”李峻认为,在多个领域,中国的数据都更加开放,虽然数据质量比美国市场略低,但低成本获取海量数据的优势是美国市场难以企及的。

另一方面,李峻提出,大公司在数据获取方面的优势是小公司无可比拟的。她告诉投资界记者,当前美国市场中,在无人驾驶和医疗等人工智能的热门领域,大公司以数据打造的护城河优势还是相对明显的。从过去一年来看,这些领域的初创企业已经开始面临较高的竞争壁垒。“想要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后起之秀,必须要对行业的垂直流程有所了解,”李峻说,“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目的是帮助产业信息化、提升整个产业结构的效率。主打算法的、没有具体流程的人工智能题材,将无法得到市场青睐。”

Benhamou Global Ventures创始人Eric Benhamou则对投资界记者表示,虽然大公司在数据获取方面占据优势,但人工智能技术在各个产业领域的广泛应用依然会给中小企业带来无限的机遇。“AI技术的繁荣才刚刚开始,我们不能说大型企业已经全然垄断了人工智能产业,”Benhamou说。

Benhamou以汽车领域举例。他表示,市场常喜欢引用无人车等技术说明大公司的数据与技术垄断。然而,即便在汽车领域,主攻人工智能的中小企业也仍大有作为空间。比如,智能停车管理系统就是目前较为火热的、大公司尚未染指的市场题材。因此,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与其和拥有数据优势的头部玩家“硬磕”,远不如将精力放在发掘更有价值的新题材上。

张璐提出,美国的人工智能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的全面稳定增长阶段。接下来,美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将可能进入一个更加精细化的落地过程。她表示,在包括医疗和工业在内的多个领域中,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还处在相对低层的阶段。下一阶段人工智能市场的热点,很可能在于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的进一步深度结合。同时,中美两个巨大的人工智能市场的进一步协作,互相弥补彼此数据在质量与数量上的缺失,也是人工智能发展的题中之义。李峻则针对经济宏观趋势指出,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与发展热点从广度转向深度,有助于提升企业的效率和盈利能力。“这在目前整体趋向保守的经济大环境下尤为重要,”李峻说。

二、生物科技:大热之中有泡沫 技术成熟仍需等待

过去一年中,生物科技显然是美国市场上最为瞩目的投资题材之一。在FDA加快对药品研发审批流程的利好背景下,资本市场对生物科技的热情明显提升。复兴资本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有47家生物科技公司在美成功IPO,数量超过2016年和2017年IPO的生物科技公司数的总和。同时,在美IPO的生物科技股票占同期IPO的科技股总量的30%,数据相较2017年同期上涨7%。可以说,生物科技在2018年迎来了不折不扣的爆发。

史上最大生物科技IPO、被估值超过70亿美元的Moderna Therapeutics在12月份上市,将今年的生物科技热在年尾之际推向高潮。但正如专注于mRNA疗法的Moderna Therapeutics在上市后遭遇大幅破发的境遇一样,当前受到全球资本追捧的生物科技领域,也承受着过度炒作、噱头大于实质、落地周期过长的质疑。

参与此次采访的硅谷投资人大多对生物科技在2018年的表现给予了积极肯定。与此同时,不少投资人对当前资本市场对生物科技领域的过度关注表示了担忧。

基础研究迎来突破 奠定大热格局

生物科技研究在过去一年内最高光的时刻,莫过于专攻癌症免疫疗法的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利森和日本科学家本庶佑被授予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两位科学家通过不同角度发现了消除阻止免疫系统攻击肿瘤细胞的“制动器”的方法,此举被誉为“为癌症免疫疗法带来了革命”。诺贝尔委员会成员克拉斯.卡尔称,基于此发现的免疫疗法“非常有说服力”,“(投入使用)正是好时机”。

事实上,除去免疫疗法的革命性突破获得至高嘉奖,2018年内,生物科技在干细胞研究、人体基因工程、靶向治疗、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辅助手术、CRISPR、器官3D打印和重塑神经等领域,均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科研进展。

对此,陈洁评价道,“生物科技的基础研究已经积累了很多年,过去的几年里基因检测和编辑技术、免疫疗法等关键技术都迎来了突破,这些技术进展是形成生物科技投资热潮的基础条件。”陈洁所在的Centregold Capital本身也在2018年对生物科技领域进行了投资,并成功实现了退出案例。

李峻也认为,生物科技在免疫疗法、基因编辑等热点领域的技术突破,给市场带来了“追随的热点”。

忽视投资门槛 蜂拥逐利频现

张璐呼吁投资人应以冷静态度看待生物科技的热潮。她的Fusion Fund在2018年近期投资了几家生物技术公司,包括一家现在市场上很火热的第三代基因测序技术公司,创业公司的她认为,IPO的集中爆发不能说明整个生物科技技术已经进入了成熟期。

“2018资本市场对生物科技的追捧,并不足以说明整个生物科技已经全面成熟了。无论基因测序还是免疫疗法,许多听上去有应用前景的技术实际上距离商业化还有很远的距离,“张璐对记者说,“技术发展存在周期性,资本的介入有助于推进技术进步,但并不能让技术发展脱离正常周期”。

陈洁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2018年,许多机构觉得生物科技市场要爆发了,积极参与投资。但生物科技的商用化往往需要较长时间,很多技术落地要10年到20年的时间。去年集中爆发的IPO中,有很多公司其实还停留在概念阶段,并无实质产品。有些公司的股票的市盈率在百倍以上,有些甚至完全没有盈利。过去几个月美股市场震荡,我们也看到这些股票受到的冲击较大。这都说明生物科技市场存在泡沫。”

张璐观察到,2018年内,许多此前未涉足生物科技领域的机构注意到了该领域的前景,并开始积极补缺。一个较为显著的特征,就是硅谷的各大基金都在努力招募拥有生物科技和医疗背景的合伙人。自身拥有生物医药创业背景的张璐提示市场,不可忽视生物科技领域的专业门槛。“相对来说,生物科技领域是有一定投资门槛的,”张璐说,“过去一年里,有大量非生物科技背景的资本涌入了这个行业。一方面,这促进了行业繁荣,但另一方面,这也加大了泡沫风险”。

李峻也认为目前生物科技市场“存在(投资)一窝蜂、忽视风险的现象”。她旗下的基金虽然也在生物科技领域有所布局,但侧重选择了从自己更为熟悉的人工智能领域入手,以用人工智能技术提升新药研发速度、辅助诊疗等角度作为切入点进行投资。

硅谷投资人针对生物科技领域泡沫的提示绝非危言耸听。2018年9月,曾经被视作“硅谷奇迹”、获得超90亿美元估值的“生物科技独角兽”Theranos在苦寻接盘无果后终于解散偿债。Theranos从“生物科技明星”到“诈骗集团“的一夜坠落,给今年热得烫手的生物科技板块蒙上了一层灰色,也为后来的投资人和创业者敲响了警钟。

三、“拷贝中国”:贸易战硝烟下 悄然成风的热门赛道

对中美跨境投资人来说,2018年的宏观环境难称优异。贸易战的爆发,为中美间的政经交流平添了许多阻力。一年以来,两国关系几经起伏,跨境投资环境也因此经历了一定程度的颠簸。不过,在贸易战的硝烟之下,一种名为“拷贝中国”(Copy From China)的投资模式已经兴起,并在2018年的中美跨境投资版图中占据重要地位。

相对而言,资本市场对过去普遍存在的“中国拷贝”(Copy To China)模式更为熟悉。顾名思义,所谓的“中国拷贝”,即是中国企业将美国市场已经成熟存在的商业模式“搬移”到中国市场,经本土化过程后落地生根,催生拷贝产品的模式。放眼望去,中国当前的互联网巨擘们在成立之初,也确实无不挂着“中国版Craigslist”、“中国版Groupon”、中国版“Twitter”、“中国版Uber”和“中国版Google”之类的前缀。

但如今,“拷贝”风潮仍存,方向却发生了变化。2018年年初,国际投资趋势问题权威专家Rebecca Fannin在《福布斯》刊文《注意!中国硅谷将从2018年起主导全球市场》(Watch For China’s Silicon Valley To Dominate In 2018 And Beyond),呼吁投资市场关注中国的技术与商业模式出海现象。此文迅速被中国官媒转载造势,也由此掀起一场关注、讨论“拷贝中国”现象的热潮。

Fannin在她的文章中感叹,“当前已经不是中国抄袭西方理念的情况了,反而是中国的理念在向西方传播并被抄袭”。正如她所言,如今的美国市场上已经能见到越来越多的带有中国背景的产品与商业模式。在美国大火的Tinder、Tik Tok、Venmo,身上无不带着“中国原型”的影子。硅谷正将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中国,并试图从中国汲取启发,已成事实。

投资界采访的硅谷跨境投资人们认为,“拷贝中国”是当前较为热门的大趋势。而在其中一些特定领域,中国产品与中国背景投资人的优势尤为明显。

陈洁表示,市场由“中国拷贝”转向“拷贝中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外信息壁垒的消除。

“过去,因为各种原因,中国市场比较难接触到外界的消息,”陈洁说,“在留学生相对稀缺的年代,我们常听到留学生叙说’想把国外的好东西带回去’的愿景。许多’中国拷贝’的产品和模式,也确实是这样成功的。但现在,这样的说法已经不成立了。目前,中外的信息壁垒几乎不存在了。不是说现在不存在’中国拷贝’了,而是中国市场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国外有潜力的想法,并开始本土化的创新。等待国外的产品或模式取得成功,再去全盘拷贝的方法已经行不通了。”

相对应的,如今海外市场对中国的观察需求也有明显提升。而正如同此前中国社会接触海外文化时存在信息壁垒一样,现在海外市场追捧“拷贝中国”现象时,也需考虑接触相对陌生的中国市场所付出的成本。

陈洁认为,中国背景的跨界投资人在助推’拷贝中国’模式兴起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相对来说,中国背景的资本和投资人比较容易能接触到’拷贝中国’模式的初创企业。很多有实力、有潜质的美国公司进行第一轮融资时,中国资本接触起来有难度。但’拷贝中国’模式的公司,很可能在初创时选择接触能充分解读企业模式的中国跨境投资人,而非实力雄厚、但缺乏解读中国社会语境能力的海外资本,以求提升沟通效率,所以2019年我们会将海外中国模式定为我们的主要赛道之一”。2018年,陈洁旗下的Centregold Capital对拷贝中国外卖模式、在温哥华落地生根的饭团外卖进行了首轮领投,目前,该企业年销售额已超过1.5亿人民币,并已经开始向西雅图市场拓展。

李峻则认为,“拷贝中国”模式能否全盘成功还有待观察。“‘中国移动应用的普及率比美国高,同时还拥有其他市场无法比拟的用户量和海量数据迭代。近年来引起海外关注的抖音、快手、拼多多、共享单车、移动支付之类的产品和模式,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生病毒式爆发的”。在李峻看来,“拷贝中国”能否跳出移动应用的限制,在其他领域也取得成功,将是今后市场的一大看点。

如李峻所言,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渗透率远高于其他市场。硅谷跨境投资机构DCM Ventures刊文表示,2018年中国市场的互联网渗透率仅为53.2%,远低于美国。但在这53.2%可以接触到互联网的人口中,有95%的人拥有可以上网的移动设备。2016年,美国移动支付的交易额为1120亿美元,而中国同期数据则达到9兆之多。可以说,中国社会直接跳过了“PC时代”,提前进入了移动智能时代。这一特殊的社会发展趋势为中国在相应领域带来的“提前量”,是其他市场所无法奢求的。而在“非优势领域”,中国的产品与模式显然还需要更多的资金与技术支持,才能追上“拷贝中国”浪潮中成功者的脚步。

李峻同时提出,在看到“拷贝中国”获得热捧的同时,市场也要注意中国产品与模式出海后的水土不服现象。“相对来说,’拷贝中国’在东南亚等社会文化环境与中国接近的地区获得的阻力更小,”李峻告诉记者,“而在美国市场试图克服文化差异,则需要面对许多挑战”。

算尽天时地利人和,选择在西雅图采取激进扩张策略的ofo共享单车,最终在2018年黯然退场,成为“拷贝中国”模式因水土不服而遭遇挫败的最新案例。

“市场对’拷贝中国’模式还处在摸索之中。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者,都应该采用更开放的心态,对海外市场进行学习。依照当地市场需求推行本土化,才是取得成功的关键,”李峻说。

四、投资人眼中的“潜力股”

1. 智能运维

随着市场与社会环境的不断复杂化,传统运维模式已经不足以满足需求。为满足承载大流量并提供高质量用户体验的互联网落地场景,企业开始寻找更为高效、可靠的运维模式。基于AI技术的智能运维,似乎有望成为市场公认的解决运维问题的必然方向。

Benhamou Global Ventures创始人Eric Benhamou接受投资界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已经开始布局智能运维,并且看好这一领域在明年乃至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前景。

2018年,Benhamou Global Ventures投资了主攻智能运维技术的机器人公司6d bytes。该公司于2018年开发的个性化食物定制机器人Blendid已经进入试运行,并收获良好市场反应。近期,Blendid机器人将进驻Nvidia和Adobe食堂,并计划在未来进入更多公共领域。

信息技术研究机构Gartner预计,2019年,智能运维技术的全球部署率将达到25%。智能运维的发展与普及,将为人工智能技术的落地应用提供新场景。

2. 边缘计算

投资方向始终受到市场关注的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张璐对投资界记者表示,自己看好边缘计算在2019年取得长足进步。“边缘计算是我们一直重点关注的领域,也是明年持续看好的方向,”张璐说,“目前边缘计算已经在硅谷获得了许多关注,我们也已经布局了一些顶级的边缘计算初创企业。”

云计算大数据的处理模式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成为主流,但其带来的占用带宽多、价格较高等问题也为市场带来了相应的困扰。张璐将边缘计算形容为“云计算的升级版”,且认定它是“能给各个产业和行业都带来基本性提升的关键技术”。

和目前适用度较高的云计算一样,边缘计算也是一种大数据处理方式。不过相较需要将数据传输至云端的云计算,边缘计算的数据处理仅在边缘端即可完成。边缘计算有助于帮助减轻核心网络的带宽负担,与云计算配合使用,可以提升数据传输和处理效率、节省成本。

与张璐持类似观点的是Centregold Capital合伙人陈洁。陈洁告诉记者,“现在市场产生的数据越来越多,数据传输也因此成为了一个关键问题。边缘计算设备减少了向云端的数据传输,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大数据传输带来的负面问题,因此在未来拥有较好的前景。”

3. 新消费品牌

Wisemont Capital创始合伙人李峻预测,2019年有可能是更多“新消费品牌”迎来突破的关键年。“传统品牌对年轻人正在逐渐失去吸引力,”李峻告诉投资界记者。

目前,“千禧一代”是美国当之无愧的市场主力消费者。上市咨询公司Accenture预测,至2020年,“千禧一代”消费驱动的市场价值将超过1.4万亿美元。而顶级咨询公司BCG的一项研究则显示,美国“千禧一代”的品牌忠诚度下降趋势明显。个性化、定制化的小众品牌,将迎来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李峻表示,“现在的年轻人受到网红文化、网络营销的影响,更喜欢在个性化的、小众的品牌商消费,包括在美妆、服饰、轻奢等领域,我们都观察到了新消费品牌的崛起。这样的趋势在中美市场都是很明显的。2019年,可能会产生更多受欢迎的的小众消费品牌。”

回望硅谷2018:“量产”独角兽、区块链泡沫退潮 | 2018·大复盘

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硅谷的2018年,荣耀依旧,又矛盾丛生。

从一级市场整体来看,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风险投资额极高,总计达 843 亿美金,不出意外又会打破纪录。Drop Box、DocuSign、AppNexus等独角兽上市及大型退出,也让忙活了数年的VC们松了一口气。

然而故事换个角度讲,这也是马太效应愈加凸显的一年。

Mega fund(巨型基金)吸纳了大量资本;5000万美元以上的融资交易,占总融资额的半数以上。

当这一年走向尾声时,生物医药赛道凭借耀眼的IPO成绩站在聚光灯下、区块链泡沫退潮、AI走向实体应用,经历了这一切的VC们,如何看待硅谷的2018?钛媒体对话了数位硅谷早期投资人,梳理了今年值得关注的硅谷早期投资趋势。

马太效应:从基金到项目

硅谷不断加强的马太效应,让它几乎开始“量产”独角兽。今年的Q1到Q3,硅谷创造了史上最多的独角兽,总数高达80个。

正如文初所说,今年完成的所有早期投资中,有超过一半都融资超过5000万美元。早期投资的中位数达到史上最高值700万美元。所有公司的首轮平均融资额,达到了史上最高程度。

尤其对于天使轮及种子轮,整体投资数和投资额都有下降趋势,然而每次投资的规模却在增长。

种种迹象表明,虽然资本仍旧青睐早期市场,然而它目标非常明确——把更多的钱押注在更可能带来回报的优质公司上,对那些不好不坏的项目愈发严厉了。

“如果去看优质项目的数量,实际上今年比去年要更少,但优质项目的单笔融资上涨了很多。”硅谷知名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人张璐告诉钛媒体。今年前三个季度以来,超过1亿美金的融资项目达到143起,比去年增长了38.8%。今年三季度,家用健身器材创业公司Peloton募资5.5亿美元,估值高达36亿美元。

在她看来,今年的整体经济形势不稳定,造就了硅谷人才创业意愿下降,这也间接造成了更少的优质公司吸纳了更多资本量。

跨境基金 Wisemont Capital 创始人李峻对钛媒体表示,今年主要持观望态度,“从美国整体来看,大家更关注头部项目;另一方面,投资人的感受比创业者更早,我们可能觉得市场已经趋冷,创业者的期望还没降下来,所以会投得慢一点、保守一点,等价格合适再进。”

这样的马太效应延续到了基金募资上。

今年风险投资募资额为324亿美元,其中有15只基金募资额超过5亿,5只超过10亿,比如红杉在今年1月创纪录地融资80亿美金,LightSpeed也融了一轮Mega Fund(巨额基金)。前三季度募集的27只2.5亿-5亿美金的基金数量,也已经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25只。

这体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趋势:就算在早期投资中,钱也在向管理较多资金的基金聚集。2018年募集的230只风险投资基金中,有41.7%管理超过1亿美金的资本。在仅仅三年前,这个比例还只有33.5%。

长期专注于企业级投资的 Benhamou Global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 Eric Benhamou 则表示,明年他们将启动新一轮基金融资,融资金额为此前的2~3倍。

“在2016年,为了有足够的资本支持我们此前投资的优质项目,也因为募资金额正不断扩大,我们在第三期基金的投资期中额外融了一轮‘opportunity fund’。在第四期基金中,我们希望一开始就准备足量的资金,可以给看好的公司长期持续的支持。”

Fushion Fund则在去年完成二期基金的募集,规模超过一期很多。“由于投资人的认可和支持,快速、超额完成募资,现在管理规模已经超过一亿美金,”张璐说。

而另一位不愿具名的硅谷早期投资人对钛媒体表示,其二期基金经历了长达一年的融资期,截至发稿,数千万美金的本轮融资还未关闭。

融资难背后:大基金布局早期,CVC发力

单打独斗的新兴早期投资基金面临募资难、马太效应明显只是表象,其中隐含三个值得关注的趋势。

首先,许多过去偏向后期的基金开始布局早期了。而他们优秀的履历吸引了大量资金,也带来了隐忧。

“这两年来,整个市场形态有很多不确定性,尤其是二级市场的震荡,也对一级市场产生影响,让很多增长期的基金现在也在布局早期投资。”硅谷知名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人张璐说。

中晚期投资需要计算市场周期,而早期投资战线较长,一定会经历一个市场周期,对于入场时间的要求并不高。正是考虑到投资风险,这些过去专注增长期的基金才把目光投向了早期。

然而当资本量巨大时,获得较高的回报率就变得更难了——根据 Kaufmann 的研究结果,在30个管理超过4亿美金的基金中,只有4家跑赢了一只公开发售的小盘股指数基金(small cap common stock index)的回报率。早期投资的回报周期基本都在六、七年以上,近两年越来越大的早期投资基金体量是否能带来令LP满意的回报率,仍待观望。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的存在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

2
自2000年至2017年初,有CVC参与的美元投资总额(年变化表),来源:CBInsights

2018年的 Pitchbook 数据显示,由于企业收税优惠及资本回流 ,CVC投资1096起,总参与的投资额393亿美元,在全部投资交易中,有46.7%都能看到CVC的身影,创下五年内新高,已超过2017年CVC投资总额。其投资热门同样是软件和生物医药行业。

软银的愿景基金是这其中最令人咋舌的,共投入280亿美金用于投资。Google、Intel等公司过去都已经有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除此之外,今年还有不少新型的企业基金涌现。

今年年中,Lockheed Martin在已有的风险基金基础上再次投入2亿美金用于投资。知名保险公司Aflac也将其风险投资基金从1亿美金提升到了2.5亿美金;Cigna在9月刚刚启动了自己的2.5亿美金风险投资基金。

“美国早期基金募资情况还可以,晚期更加困难,这和CVC崛起有很大的关系,可以说是本来做LP的人去做VC了。当然他们不一定会去看早期的那些比较小的项目,但很多晚期项目都会自己看。”跨境基金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对钛媒体表示。

3
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在 2018 年度钛媒体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演讲

CVC入局,一方面和美国政府出台的减税政策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则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有一种“紧迫感”,希望以此进行战略布局,在不用消耗过多内部资源进行R&D的情况下完成和新兴科技的结合。而这一趋势在2018年尤为凸显。

比如丰田既投资了Uber,又是它的合作方;JP Morgan及Citigroup作为Axoni的投资方,也是为未来将区块链与金融结合做好准备。

比起后期并购或成为独角兽的后轮投资方,对于企业来说,在早期进行风险投资是一个更低投入、更少风险的方式。CVC早期投资愈发活跃,甚至有可能意味着未来企业收并购进一步降低,至少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 这一趋势已经有苗头了。

最后,经历了过去几年押注商业模式的烧钱轮回后,不管是LP还是风险投资人们开始更看重项目的造血能力。LP开始更加青睐专注于医疗、企业级项目的基金——这类项目的特点是一般能依靠自己的技术优势或市场优势有自己的盈利能力及进行稳健的增长,而非仅仅是带来估值增长。

“在变动的市场中,估值增长不一定能实际反应公司价值,而自己的盈利和造血能力就备受关注。正是因此,这类项目的崛起也带动了一批专注于投资企业级、深度科技和医疗的基金。我们基金也因此在今年比较受关注。”张璐表示。

新技术寻找商业落地

技术投资在硅谷依然火热。2018年,创投市场迫切地希望看到新技术落地的可能性,两个领域备受关注:医疗和工业应用。

它们有着一些共同点:都在过去有着大量数据积累,分布着许多的传感器,又共同面临着数据冗余的问题,且都有海量市场潜力。这些特点意味着接入新兴技术后,这两个领域很可能能带来可观、迅速的回报和正向反馈。

以人工智能技术(简称“AI”)为例,2018年成为全面走向落地应用的一年,仅仅自称是AI公司、没有落实到具体产业应用的创业项目,已经无法在市场上获得投资人的关注。“几乎每一个AI公司都必须谈清楚,他们是希望解决哪个领域中的哪些具体问题。”Eric说道。

而医疗无疑是其中的重要领域。

在OptumIQ Annual Survey on AI in Health Care报告包括对500个美国知名医疗机构的问卷调查,其结果体现,未来五年,平均每机构在AI+医疗方面的投入将超过3000万美元。

“每60天,医疗带来的数据就翻一番。自从2010年以来,云计算、AI和大数据让我们能前所未有地获取和分析大量数据,这给医疗+AI带来了很大的机会。”硅谷知名投资人、Facebook早期投资人Jim Breyer在接受TC采访中表示。

比如他投资的Page.ai,这家AI公司通过计算机视觉技术帮助完成癌症诊断,在今年刚完成了2500万美元A轮融资。此前其和美国知名癌症医院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达成合作,获取其超过2500万张病理图片。其他做着类似事情的公司还有 Google 旗下的 Deep Mind 和初创公司 Arterys 等。

生物医药是 Centregold Capital 投资的重心之一。陈洁在参加钛媒体 2018 年科技生活节时曾分享过,其基金通过与知名研究所搭建项目源网络、在新药研发、医疗个性化中寻找机会等方式,深入挖掘生物医药及医疗科技领域的投资标的。

该只基金已经选择同浙江加州国际纳米院达成合作,同时与杭州当地的数家环境及医疗类上市公司成为官方合作伙伴,以协助申请CFDA、推动科研产业化等方式帮助跨境项目完成落地。

投资人张璐表示,她的投资重心一直在深科技和医疗上。她曾投资的脑机接口 Paradromics 在2016年就拿到了美国国防部1800万美元的订单。

而其中的逻辑是,“医疗和工业是两个可以全方位提现人工智能优越性的领域——医疗长期以来的问题是数据过量和资源不平衡、工业则由于万物互联产生了很多数据,而AI的核心是需要海量数据作为基础,这就提供了很好的数据基础。”

AI在工业界的应用同样值得关注。

德勤今年发布的企业级AI报告显示,82%采用了企业级AI解决方案的公司都表示,他们的生产项目ROI有正向反馈。59%正在使用AI相关的软件解决方案来帮助优化销售渠道及工作流程。

“AI正在改造各个行业的不同方向,其中还有很多创业者的机会,远谈不上只是几个大公司的游戏。”Eric举了一个公共停车的例子,现在的停车场不会根据不同车型、停车时间来定制化收费,而在AI技术接入后,这个市场就有被再次开发的可能。

李峻也同样认为,2019年AI领域还有很多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未来需要真正懂AI技术、且了解现有垂直领域的人才和公司——而不是泛泛的AI或者某种算法。只有了解一个垂直领域的具体流程、信息化的程度以及如何提高整个结构的效率,可能才能带来真正的价值,我们期待看到AI技术未来落地到具体场景、有合理的商业模式支撑资金和资本。”

在这些浪潮的映衬下,去年来势汹汹的区块链项目虽然面临着币价跳水的挑战,但仍经历着一场缓慢、长期的涨潮——根据Diar提供的数据,今年前三个季度,风险投资对于区块链相关项目的投资金额已经比去年全年上涨了280%,接近39亿美元。而获风险投资的区块链项目数量也达到2017年的两倍之多。

2017年全年,“ICO可能取代风险投资”一说甚嚣尘上。不过从今年趋势来看,缺乏监管的ICO融资方式逐渐“失宠”。

今年10月数据显示,通过ICO进行融资的项目和金额都达到了全年最低,这一趋势还可能继续。与此同时,正如上文所说,传统的风险投资仍对区块链技术保有信心,正逐步加大投资力度。

INB Venture Partner、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Eric Meltzer对钛媒体说,“我们希望投资那些能用区块链技术解决一个真正棘手问题的公司,而非提供一些锦上添花解决方案的公司。”

4
全球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在今年11月全面下跌,较2017年12月最高点下跌了79%

从Pitchbook数据看来,比起去年,2018受关注的区块链细分领域仍旧集中在数字货币相关的创业公司,比如电子货币发行、交易平台、挖矿、支付等等。

“这些围绕区块链搭建的交易平台和挖矿平台有较早就能盈利的可能,所以我们也会持续关注。”Eric表示。

生物医药为主的IPO,buyout退出上升

无论选择投资哪个领域,自十数年前开始的独角兽潮以来,退出路径一直是悬在投资人头上的隐形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些投入的大额资本被锁在估值高、融资轮次长的明星公司中,对资本流动性的影响不言而喻。而今年的以生物医药为标志IPO潮可以说让一部分VC长舒一口气。

截止Q3数据,今年总退出额达800亿美元,有637家公司通过上市、收并购等方式完成退出。

和不断增长的早期投资额相似,这些退出案例的特点是金额大、集中在后期项目中,一亿美元以上的退出占据了90%以上;另一方面,比起过去集中在并购的退出方式,今年的IPO、收购比例都有增多。

更重要的是,大部分退出并非此前令人忧心的低价退出,而是往往没有太多地估值降低,这也给LP更多信心再次将资金投入风险投资领域。

“一些本来能进行收购的公司可能现在情况也并不好,B轮之后的公司往往都希望以IPO为退出路径。”陈洁表示。

在今年的大额退出中,AppNexus及GitHub标志着信息传播领域的持续吸引力;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特点是,今年68家IPO的公司中,有45家都集中在生物医药领域。从过去经验来看,生物医药类的企业往往需要超出早期投资基金投资周期的时间来完成研发、产品上市及最终退出过程,然而在政策、市场的推动下,这个领域成为了2018年最激动人心的退出大户。

投资人寻找新项目源

另一方面,2018年,在美国过去几家大公司增长放缓甚至市值跌幅明显之时,投资人们敏感地嗅到了机遇来临,在开拓新方向或新市场的机会。

“今年Facebook、Google、Netflix这些大公司的垄断趋势不如过去明显,我认为会有新一代消费级的机会,以及中美在往机械化、自动化过程中进行结构化调整的机会。” 李峻对钛媒体表示。

其基金今年投资了一家职业教育公司NexGenT,通过给中低阶层提供教育机会,让他们使用新的AI、机械化、智能化时代的工作机遇。“川普想要工作机会回来,失业率降低,但是美国人并不一定有这些技能,这就是这类公司的机会。”

除此之外,李峻还提出,目前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5G与通讯领域也可能成为未来美国市场的投资热点。“中国方面对5G领域的关注已经十分明显,美国市场上也有可能在相关领域诞生新的机会。”

不仅从项目赛道,投资人们也正往非传统的风投聚集地区寻找机会。

比如一家新型基金 Alabama Futures Fund,专门投资阿拉巴马州的创业公司;创立于俄勒冈的Seven Peaks 基金,则覆盖美国西北区域区域,比如西雅图、波特兰、盐湖城、凤凰城等等;Wisemont Capital同样将西雅图作为一个重点投资区域;北卡罗莱纳州的One Better则在北卡附近寻找机会。

北卡罗莱纳州,这个曾孕育过多个金融公司的城市,正逐渐吸引风险投资人的注意。2018年的全年投资额超过2017年总额150%以上,总金额高达25.7亿美元。以钛媒体采访的 Fusion Fund 为例,现在超过40%的投资项目是在硅谷之外的美国市场,尤其专注匹兹堡和犹他地区的新兴创新生态。

除此之外,陈洁对钛媒体表示,其所在基金十分看好加拿大市场。目前正与加拿大本地的老牌基金合作,将于2019年在加拿大成立一个新的早期跨境基金,以发掘、投资优秀的加拿大项目,甚至进一步将它带到中国或美国市场。

另一家风投机构 Benhamou Global Ventures 则在欧洲、以色列都设置了办公室或合投基金。他们看中的是这些地区优秀创业项目到达一定发展阶段,最终向硅谷的“回流”趋势。(本文首发钛媒体,采访/丁诗贝,编辑/葱葱)

“价值洼地”加拿大: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国际风投开始关注加拿大市场

北美有美国和加拿大两个大国,通常谈起美国市场,人们总能侃侃而谈她的科技创新、硅谷、华尔街,但是谈起加拿大,除了少数几个知名城市,人们脑中往往一片空白。实际上,加拿大和美国市场紧密相连,但是两者也有很多不同之处。

加拿大一直是美国的人才输出国之一,其教育和科研水平居世界前列,这有赖于政府对于教育超高比例的经费投入。加拿大的人口只有3600余万,但是历史上获得过诺贝尔奖的加拿大籍学者足有24位之多,主要集中在物理、化学和医学领域,比如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唐娜.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d),这是继居里夫人之后第三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

与加拿大令人瞩目的科研水平相比,加拿大本土的创投情况却不为人所知,只是北美创投市场的一个”配角”。但近年来,由于北美不确定的移民政策和加拿大的利好创业政策及优秀的技术基础,越来越多的国际风投机构开始关注加拿大创业市场的潜力,将资本投向加拿大。

加拿大市场对国际风投的吸引力增加

这两年,加拿大的创投市场逐步升温,不管是资本、转移向加拿大的知名公司、还是创业项目的数量都展现了这个趋势。

根据普华永道(PwC Canada)和国际知名调研机构CB Insights联合发布的MoneyTree Report统计,2018年上半年加拿大共完成248笔风险投资,融资总金额达到19.2亿美元,为本世纪以来的最高水平。第三季度尽管大幅下降,但今年前三季度风投总金额已经与2017年全年相当。

1.jpg
过去八个季度加拿大风险投资数量与总额(单位:百万美元)

在加拿大各大城市中,多伦多、温哥华与蒙特利尔三地的创业公司获得的融资数量与金额最高。

值得注意的是,普华永道加拿大交易负责人 Michael Dingle表示,在风投最为活跃的2018年第一季度,有60%的风险投资来自于加拿大境外。

而根据另一家国际数据调研机构PitchBook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加拿大PE&VC实况报告”(1H 2018 Canadian PE & VC FactBook),近年来加拿大创业公司获得美国投资的数额节节攀升,美国机构参与了加拿大今年上半年43%的风投。

除此之外,微软、Wework、Shopify等知名公司,也都在加拿大多伦多设立了分部。根据之前Bloomberg 的报道,位于多伦多的知名加拿大众创空间MaRs也正在扩张其领地,它曾孵化出Airbnb这样的独角兽公司,现在有超过150个创业公司在使用它提供的场地。

这些显而易见的上升趋势印证了加拿大作为未来创投中心的潜力,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政策。美国自特朗普上台以后,签证及移民政策紧缩,而加拿大的工作与创业签证相对而言更容易获得,很多在美国抽不到OPT或者H1B工作签证的人,会考虑去加拿大工作。其次,2018年3月31日,加拿大联邦移民部宣布把创业签证(Start-up Visa Program)从试点项目转为永久的移民加国申请项目,而且相比美国,加拿大创业签证要求的融资额度要低很多。

受益于加拿大政策的影响以及美国特朗普上台后的不确定性,我切身感受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风投开始拥抱加拿大市场。在硅谷,我遇到的很多创业者都来自加拿大,这也让我开始关注加拿大的创业生态。

除此之外,为了鼓励境内创业,加拿大政府设立了很多公共基金对创业项目进行扶持,这些政府基金往往以保本运营为主,而不在意盈利,这是美国所没有的。比如Centregold Capital投资的外卖公司”饭团外卖”,在进行最新一轮融资的时候,就获得了来自加拿大政府基金的投资。

另一方面,加拿大的科研水平也处于世界前列,比如在温哥华有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和西门菲莎大学(SFU),这两所都是享誉全球的综合性大学,其中UBC曾经出过7位诺奖得主。而这两所大学如今都在积极建立自己的创业孵化器。

“价值洼地”:加拿大的投资机会

对于创业项目来说,加拿大有着更友好的政策、更低的支出水平和强劲的教育及人才储备,在创业生态系统愈发完备的背景下,加拿大不断吸引着更多优秀的创业者。

而对于风投来说,加拿大更是一块”价值洼地”——在AI、清洁科技和医疗方面,加拿大的创业项目质量都不错,而且估值相对美国来说也低一些,另外我个人还看好加拿大针对华人群体提供的服务,比如跨境支付公司IOT PAY和上文提到的饭团外卖。

加拿大的人工智能科技吸引了大量风投,MoneyTree Report显示,加拿大AI公司的融资数量与金额在2018年第二季度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共发生13起融资,金额达1.69亿美元,较2018年Q1增长104%。 加拿大的一些AI+项目应用场景与美国有所不同,比如我曾经看过一个禁空的项目,利用算法和AI,可以通过追踪每个传感器的变频把天空中的异物锁定并击落,主要应用于核电站周边及政府要员访问等场景,而这一类项目在美国较少。

在医疗器械认证方面,自2017年起,美国食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拿大卫生部Health Canada等五国监管机构宣布实施MDSAP(医疗器械单一审核程序)并对检查结果互认。加拿大卫生部宣布自2019年1月1日起将以MDSAP全面替代原来的CMDCAS(加拿大医疗器械法规),这意味着加拿大的医疗器械认证将完全符合美国FDA的标准。此外,由于加拿大的医疗研究水平领先,而且人工成本总体上低于美国,很多美国医疗项目的研发部门都设在加拿大。

华人市场的创业项目在加拿大也有不少机会。加拿大的华人总人口虽然没有美国多,但是华人的集中度要远高于美国——据统计,多伦多和温哥华两地的华人占全国总数的68%,因此更容易在加拿大复制在中国大陆成功的模式。

相比美国,加拿大的华人群体对当地社会的融入度更低一些,这些华人都聚居在一起,所以在加拿大,有很多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城。比如大温哥华地区的列治文市(Richmond)聚居了10万华人,是亚洲以外华人比例最高的城市,2016年人口普查显示其华人比例高达52.5%,此外温哥华市、本拿比市的华人比例也在30%左右。

这两年,加拿大涌现出了很多外卖、打车、支付,乃至生鲜配送、共享充电宝等服务华人群体的创业项目,而且发展得非常快,竞争激烈。一开始外卖行业在温哥华就涌现出二十多家,做线上支付的公司也有十几家,这些创业公司成长得很快,”现在当你坐上从国内飞往加拿大的飞机,就能看到外卖的广告,还会送你优惠券,也支持微信支付和支付宝。”

此外,加拿大在不断涌入新的华人留学生与年轻群体,这些人在国内已经对外卖等服务习以为常,因此不需要创业者教育市场,只要提供了相应的优质服务,就有消费者直接使用。

最终,我们投资了饭团外卖和IOT PAY,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在自己的领域做得很好,更因为通过这个流量切入口,它们未来可以拿下北美华人这个消费力颇高的群体,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加拿大的创投环境与美国有何不同?

2

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的创业环境和土壤总体上不如美国,无论在加拿大的创业还是投资,都需要注意。

首先,加拿大与美国的市场规模不同,美国人口十倍于加拿大。市场越大也意味着需求越大,商业模式也越容易得到验证。受制于市场规模,加拿大有很多优秀的本土创业项目都处于待挖掘状态,且有很大的国际化需求。当然加拿大也有很多独特的优势,比如前文提到的华人聚集,更利于O2O、生鲜等形态的创业。

其次,加拿大并没有形成像硅谷一样的集中性的创业基地,创业孵化器和加速器都偏少。

为什么说创业集聚的土壤如此重要?以硅谷为例,硅谷坐落着Google、Facebook、Apple等大公司,这些大公司是天然的创业培养器。很多在硅谷大公司工作的人,在周末会为硅谷的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或者做一些编程的工作来适应创业环境,当他们未来有了比较好的创意的时候,他们创业成功的几率就要高很多。反观加拿大,加拿大本土的大公司很少,即便有也多为大公司的研发部门,因此无法形成创业人才培育的良性生态。

但近来有更多的硅谷大公司开始在加拿大建立分公司,比如苹果刚宣布在温哥华建立海外总部。

第三,加拿大的金融配套设施不如美国发达,在加拿大融资的难度通常要比在美国高很多。硅谷光是2000万到5000万美金规模的微型风投(Micro VC)就有300多家,硅谷创业者更容易接触到风投,很多人甚至在没有创业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融资。而加拿大的VC数量则少得多,根据MoneyTree Report的数据,加拿大在2017年全年的VC融资总额为27亿美元,而去年整个北美这个数字为745亿美元(其中绝大部分来自美国)。

另一方面,加拿大的创业融资在很多程度上依赖于美国市场。美国VC寻找优质项目要比加拿大VC容易得多,硅谷在某种程度上汇集了世界各地的创新创业项目。在硅谷,投资人每天都能收到来自全世界各地的BP,一周想看几十个项目都很轻松。而加拿大的VC基本上只能看到加拿大本地的项目,甚至有不少加拿大VC会来到美东或者硅谷找项目。

加拿大独特的创投生态,让加拿大成为一个值得挖掘并向海外输出技术的市场。我高度看好加拿大的创业项目输送到海外发展的前景,在投资策略上,我倾向于把加拿大的医疗、清洁科技等项目输送到中国,而把外卖等与华人群体相关的服务复制到美国。

比如环保领域以及加拿大的基因检测等医疗项目,我们会考虑与中国对接,因为美国相对来说医疗、Clean Tech比较发达,而这类资源在中国比较稀缺。而加拿大针对华人市场运营方面的公司普遍比美国强,美国的创业公司更加偏重深度科技,因此在这个领域加拿大的创业团队更有优势。

总而言之,加拿大创业土壤和环境因为大公司的迁入增加了人才储备,更开放的人才政策和创业气氛的变化正在变得越来越好。正是因此,我看好加拿大成为一个未来的创业投资热土,而我们的策略就是提前进入这样一个创业环境正在上升的市场。

(本文作者:硅谷知名共创空间Crossover Hub联跨工场联合创始人、Centregold Capital合伙人陈洁)

90后团队打造北美自如,共享社区的商业潜力有多大?

1

在美国,长租公寓也逐渐成为了一门吸引风投关注的生意。

2018年,美国长租公寓创业者扎堆完成了A轮融资,Bungalow、Stracity、Ollie、Hubhaus等公司融资额都超过千万美元。其中Bungalow除1400万A轮融资以外,还完成了5000万美元债务融资。

和中国的自如、蛋壳等公寓一样,这些公司搜集房源、匹配租客、并提供清洁和其他公共活动等服务,通过Co-living概念吸引青年租客。

其中,一家华人团队创立的租房平台Tripalink邻客的特点很明显。它以“华人+学生”为切入口,2016年创立以来,从南加州起步,通过两款租房产品服务了超过3000名租客,年营收额达数千万美金,预计今年将覆盖20所北美高校。

据悉,邻客刚刚完成数百万美元Pre-A轮融资,由险峰长青领投,e代理、UpHonest Capital跟投,此次融资将用于市场扩张、团队扩建及线上、线下智能社区的升级。 此前,邻客的天使轮融资由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领投,原猎豹移动总裁徐鸣、酷派移动CEO蒋超、洪泰智造创始人乔会君、原豌豆荚CTO冯锋跟投;种子轮由中图能源集团董事长张志勇投资。

从“华人+学生”切入,搭建共享社区

过去几年,长租公寓在中国已经是个很火热的市场,领头羊自如已经融资数十亿人民币,正在加速扩张阶段。

反观美国,长租公寓市场虽然也在2018年迎来了一个小高潮,然而从融资金额、租客数量、覆盖范围及扩张速度上来看,都比中国的同行要慢上不少。Bungalow和Stracity等公司服务的租客数目如今仅为数百人,也都集中在一两个大城市。不过,考虑到美国租房市场客单价高,为服务付费意愿更强,这个市场仍值得关注。另一方面,此前国内一些公寓爆出甲醛超标、爆仓等事件,而美国一方面规定租住之前要做空气质量的检测、通过政府审批,另一方面对房产相关的金融操作管制较多,乱象较少。

李东昊2013年赴美留学,在南加州大学念金融工程。2014年起,他开始涉足留学生服务,曾经创立过一个二手车买卖服务平台项目。在创业过程中,他看到了留学生服务的前景,重新选择了租房这个刚需作为切入点。

“美国的大学不给所有学生提供住宿,而很多地方自己租房有很多风险,也缺乏可靠的房源。”随着经济蓬勃发展,中国在近十年内输送了大量海外留学生,是美国近8年来最大的国际学生生源国,2017-2018年在美中国留学生人数高达377070。

而在名校云集的加州,大部分公寓都需要自己配备家居、灯具,注册水、电、网等,对于初来乍到的海外留学生是个难题。

除了缺乏一个租房平台以外,李东昊还看到了海外青年的社交需求,故而决定创立一家针对海外青年的共享长租社区。

简单来说,邻客提供的住宿体验有两个层面,第一是居住环境的升级,拎包入住且保证隐私;第二则是通过线下公共空间及活动和线上社群,营造社区交互感。

创立两年来,邻客打造了两款产品,分别是“邻客优居”和“邻客寓”。前者通过和当地地产公司、业主合作,筛选并统一翻新房源,包括独栋公寓和别墅。后者是自建社区,由邻客通过与REITS(地产基金)及部分个人LP合作,购置学区内土地进行开发和定制化设计的青年长租公寓,一般是有数十或上百个房间的公寓楼。两种产品都包括长期的后续维护管理、公共区域清洁及活动等服务。

23
邻客优居房间图片,由邻客提供

与市场上传统的房源相比,邻客优居的价格要高5%左右。不过由于其提供水电气网全包的服务(平均每人每月120美元),以及其他增值服务项,在市场上仍有不错的吸引力。邻客寓则由于是自建物业,价格能控制在比市场上类似公寓低15%左右。邻客寓更强调设计和共享空间。 在公寓一层或顶层通常会设一个大型的公共活动区域,每个房间都有配套的单独卫生间,配套了更智能的硬件设施,如人脸识别门禁、智能室温系统等。

这提供了一个类似《老友记》或《老爸老妈浪漫史》中的咖啡馆设定的空间。比如在一个邻客寓社区中,公共空间会有聚会厅、自习室、会议室等区域,配置投影仪、X-box游戏机等设施,公寓住户既可以在房中看书学习,也可以在公共空间社交、小憩,和朋友一起看电影、玩游戏或举行小型活动。

4

李东昊将这个公共空间概念类比为“租房版Wework”。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共享办公空间鼻祖今年估值已超过200亿。其亚洲董事总经理在此前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地产是联合办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更重要的是面向会员的服务。共享的办公环境是看得见的物理空间,基于互联网思想搭建的在线社区平台才是关键所在。

类似的,邻客也会定期在线上线下提供资源对接的接口,给住户资源共享的创造平台,如邀请专业人士举办讲座,企业联系互动等。

因为这些公共空间和配套服务,李东昊认为,比起“租房”,“Co-living社区”是邻客身上更突出的标签。

他表示,Co-living概念意味着整个邻客社区住户群体以及个人辐射出的圈子,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社区连接,这一点对海外青年尤为重要。“所有人远赴海外都是有一些想要获得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只在图书馆自习或三点一线的重复生活中难以获得的,除了带来生活上的便利以外,我们也希望给海外青年搭建一个共享资源、交流的平台。”

如今邻客寓已上线的有2个项目,约80间房,所有设计、施工都由邻客内部完成。李东昊表示,今年内会完成另外8个项目的开发,明年秋季开学时预计将有15个项目同时运营。

据悉,今年内,邻客将以邻客优居为切入口进入西雅图、奥斯汀、华盛顿DC等城市。“三到五年内,我们希望能逐步推广到五大湖地区、美东地区,前者具有优秀的青年资源,后者具有高度可复制性,可以把一个城市的经验和模式迅速复制到其他城市。” 李东昊表示。

5
邻客创始人及CEO李东昊

未来,他希望在横向和纵向上拓展业务,横向指的是从华人留学生到华人青年,最终到服务海外青年。纵向则是指深耕留学生群体,从最初入学时的租房、购车、消费等需求,继续拓展到未来求职、购房等需求。(本文转载自钛媒体,经硅星闻编辑。)

跨app搜索真的来了!前Google工程师瞄准百亿美元市场

你手机上的app,有多少没再打开过了?

300万个app,在现代人手机上平均安装量只有30个,就算安装了,使用率也并不高。app孤立的特性意味着,在移动端,用户离真正接触到所有的优质信息还有很大距离。

与此同时,移动端搜索是个巨大的市场:今年刚发布的Global Ad Trends report(全球广告趋势报告)显示,2018年的全年移动搜索广告市场超过627亿美元,这一数字从2015年到2018年翻了两倍。

“现有的搜索引擎无法打破app的信息黑盒,我们能改变这件事情。”移动端搜索公司Qury创始人、前Google移动端搜索广告部门技术负责人郑伟说道。

基于过去的研究结果,他和团队研发出了移动端搜索引擎Qury Search,它第一次做到无需app开发者提供API,就可以搜索到跨app内信息。郑伟认为,这样的技术可能会成为下一代的重要流量入口,触及至少百亿美元的市场。

新一代移动搜索方式:打破信息黑盒

打开如今的Qury app,在上方的搜索框中输入“红底鞋”,来自不同购物app的结果就会显示在同一个结果页面上,可能来自大型百货,也可能来自小型买手店。结果页上显示着商品名称、价格,点击图片后,可以收藏商品或跳转到原始页面,完成购买行为。

1

这在网页端是令人很熟悉的体验,但在移动端能做到,需要突破许多技术壁垒。这是Qury技术在垂直领域的第一次试水——在去年年底拿到种子轮融资后,Qury团队经过数月的筹备,推出了这款时尚领域的垂直搜索app。

未来,这样的技术可以应用在许多方面——其他购物的垂直领域、本地玩乐、视频、音频信息等等。过去散落在不同app里的内容,都能被这个技术聚合、进而搜索到。

“移动端搜索的需求非常强烈,但是传统的搜索引擎一无法搜索到不能离线掌握的内容、突破不了app的信息黑盒,二对于app稀疏的结构化内容搜索效果不好,所以有一个很大的断层。”郑伟解释道。

谷歌曾做过这方面的尝试,但是还是基于过去网页端搜索的逻辑,需要app开放API才能纳入搜索体系,最终只整合了几百家app的信息,对于大体量的app市场是杯水车薪。阿里巴巴投资的Quixey也用类似的逻辑试图搭建新一代移动搜索引擎,最终转型成刺激用户进行app内行为的智能助手,在拿到超过1亿美金融资后宣布倒闭。类似豌豆荚这种应用搜索,则接触不到app内部的具体内容和功能。

“谷歌无法从基础上改变自己的搜索方式,因为会触及大量既得利益,放弃一些重要的利润来源。”郑伟表示,Qury的做法是来自他在学术界的积累,搭建了一个基于移动端的搜索架构,从根本上改变搜索的定义——不依赖于关键词搜索,而是利用第三方App本身已经较完善的搜索功能和掌握的数据,融合几十万个可以给用户提供非常好的搜索结果的垂直搜索引擎(第三方App),作为一个桥梁连接用户实时的需求与这些垂直搜索引擎。

2
Qury创始人及CEO郑伟

在University of Delaware读博士时,这个技术获得了国际权威文本检索领域会议及技术比赛TREC(Text Retrieval Conference)的第一名。

3
传统搜索跟Qury搜索方式的示意图

“Qury的移动端跨网页和App 搜索技术,大大降低了用户一键搜索千百家网上商城的成本。通过这种方式,用户不需要拥有这些app、app也不需要给Qury开放API,用户就能在移动端获取优质、广泛、准确的搜索信息。”Qury的投资人及Advisor之一、Amino Capital合伙人、前谷歌资深华人工程高管、谷歌图像搜索及亚洲语言搜索发明人朱会灿博士说道。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覆盖量大,也意味着控制程度上的tradeoff(妥协),Qury是连接底层所有app的搜索功能与用户需求,而非像Google一样所有结果都能自己控制,也就在商业模式上无法和网页端搜索巨头一样全面,比如提供基于文本的商户广告,类似网页上的侧边栏广告等等。

切入垂直领域+和流量入口合作

郑伟透露,在美国上线三个月后,app和网站在没有专人运营的情况下达到10万用户。

未来,Qury可以作为技术支撑满足众多垂直领域的搜索需求,比如时尚、电商、本地玩乐、视频等。这些领域的特点是,在移动搜索需求占比高,用户的需求都多样化,有比较长尾的app,因此较为需要这样的跨app搜索技术。而Qury则通过这些网站销售分成的形式获得收益,在美国,大部分购物网站都支持此类Affiliate program(联盟营销)。

Qury的另一投资方、阿尔法公社的投资总监刘罡对钛媒体表示,看好Qury的商业应用:“从全球范围来看,2017年,电商领域移动端的占比已经超过58.9%,预计在2021年,移动端的电商占比要超过72.9%,基于Qury在电商领域的应用,能够提高用户的移动端购物体验,几乎是‘所搜即所想,所想即所得’。 ”

除此之外,正如Google在最初发展时借上了雅虎的东风,Qury的下一步也是和流量入口合作。合作模式主要包括收取授权费和营收分成。郑伟透露,明年年初,Qury将嵌入第一个流量入口,进一步推进技术落地。

未来的移动端流量入口

郑伟透露,在积累了足够用户数据后,未来Qury有两个可能的发展方向:

  1. 成为一个面向大众的移动端流量入口。

  2. 成为一个搜索广告分发平台,把对应的广告分发到中小型app中。

Research and Markets预测,到2023年,整体移动端广告市场将超过3000亿美元,而搜索相关的广告正是其中重要一环。一位业内人士向钛媒体透露,Google和Facebook旗下的广告分发平台通过app的下载、app拉活(re-engagement)、重定向用户(retargeting)等部分的广告展示,年收入也都达到了百亿美元,而Qury的第一个发展方向瞄准的正是这个市场。

第二个方向则源于Qury两位创始人在搜索领域工作多年总结出的市场痛点——“很多中小型app内部都只有展示广告,这和搜索广告的收入有量级上的差别。但它们没有这个技术实力去提供搜索广告的系统,我们可以提供技术支撑,成为一个分发平台。”Qury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刘喆说道。他曾先后在创业公司Turn、Google移动端广告部门工作数年,在Turn负责核心高并发竞价系统的开发,独立研发了第二代核心竞价分布式系统的核心模块,在Google时,曾独立开发谷歌广告推荐系统,拥有推荐算法专利。

4
左:Qury联合创始人及CTO刘喆 右:Qury创始人及CEO郑伟

十数年前,Google还在中国,搜索行业如日中天,也驱动着众多门户及独立网站的繁荣,反过来又通过广告投放等形式哺育这个重要的流量入口。这样的景象在移动端还未出现过。

“在移动时代,也许不需要那么中心化的搜索引擎,但绝对需要一个能够提供这个功能,让移动端的内容真正流动、连通起来的搜索引擎,会带来一个更加有活力的移动互联网,帮助扩大生态。”郑伟说道。

一年销售额过亿,华人外卖在美国也这么火?

来加拿大的第十年,饭团外卖的创始人吴乐平还清楚记得自己在这片土地上吃的第一顿饭。

Homestay的男主人听说是个中国孩子,热情地准备了一碟米饭和两个青椒,并在旁边配上了黑胡椒和盐。

吴乐平是湖南人,无辣不欢,小心请教过黑胡椒和盐配青椒的吃法后,内心崩溃,但维持了中国人的礼貌,对男主人表示“还可以”。

于是又连吃了几顿米饭配青椒。

“出国之前对国外有着很多很多美好的想象,但没有想到连吃饭都成了问题。”男主人没有想虐待他,他对中国人的想象就是喜爱米饭、青菜,饭后还提供了蓝莓和香蕉。吴乐平理解也接受了自己的经历,但回想起刚来加拿大时自己的彷徨和无助,他希望“未来的华人可以过上更容易的生活”。

在Simon Fraser University大学攻读期间,吴乐平创立了外卖公司“饭团”,专注于中餐、亚洲餐品外送,并在四年间迅速扩张,成为了北美最大、覆盖面最广的华人送餐app,2018年销售额预计将达2200万美元(约1.5亿人民币)。围绕外卖业务,他希望通过这个刚需流量入口把触角伸到华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外卖这件小事,是华人的刚需

在温哥华或多伦多的大街小巷,有时你会看到带有一个可爱饭团标志的车辆驶过。这不是某个车主的灵机一动,而是饭团骑手的标志。

这样的骑手有800个,在接到单后,他们会驱车赶往当地餐馆,拿到餐后再按照系统调配的路线赶往不同地点,一单送达的时间在 40-50分钟左右,基本可以保证餐品送达时仍旧温热。

1

“饭团很火,几乎身边所有人都在用。”一位长居温哥华的中国人王先生对钛媒体说道。“我有一个邻居,一日三餐用,夜宵也用,买奶茶也用,奶茶五块送餐十五还是坚持要用。”

北美的中餐外卖市场和国内的美团、饿了么等有两个很大的不同:

客单价高,按物价水平来算至少是国内的两倍到三倍。根据饭团提供的后台数据,过去三月的客单价平均价格接近40美金(约270元人民币)。

目标用户点外卖几乎是一个刚需,不需要补贴,只需要服务。

尤其在最早起步的温哥华,中餐及亚洲餐厅分布较为密集,但用户的住所都很分散,而且习惯了国内的便利服务,对于外卖非常渴求。

“在刚搬来多伦多没有车的时候,我住在山上,每周会用三次以上的外卖服务,以饭团为主。”另一名受访对象、当地媒体从业者Teresa表示。“也有用过其他西人的点餐app,但很多中餐厅只有饭团上可以找到。”

中餐厅在北美app上几乎无处寻觅,有几方面的原因。

“温哥华的餐饮服务真的非常中国化,极少和主流社会有业务交织,也几乎不服务英语顾客。一是因为缺少英语能力过硬的服务人员 二是中国人‘不想惹麻烦’的思维模式。这些餐厅从餐饮内容、经营方式、管理经营,到服务人员,都是纯中文环境的,所以你在英文送餐服务上根本找不到他们。加上温哥华地区对共享经济管制比较严格,Uber等服务到现在没能进驻,也导致英文服务相对少,形式单一。另一方面,不少新移民和留学生英文说得不好,也不去外国人的餐馆吃饭。”王先生解释道。

而能够把这些中餐馆集中到一个外送平台、并提供可靠服务的公司就找到了它的机会。

成立两年间,其他竞争对手慢慢销声匿迹,饭团在加拿大一家独大,平台上有1200多家中餐馆,其中200多家签订了独家合作协议。饭团整体月单量约为70000单,用户总数在15万左右,占覆盖区域华人数量的15%以上。用户可以通过app、微信公众号、支付宝生活号三种方式订餐,饭团的微信公众号已经有接近10万粉丝,是加拿大本地一个知名美食类公号。

吴乐平表示,饭团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真正结合了海外华人的需求和美式服务的优势,这既体现在app及服务设计上,也体现在其盈利模式的设计上。

在Yelp、Uber Eats等app上,用户点餐的程序很繁琐,需要点进每份菜品、看到里面的具体成分,点餐完毕后查看送餐进程的入口也藏得比较深。饭团的app借鉴了国内的方式,在餐厅首页就可以把菜品加入购物车,同时搭建了这些外国app没有的客服体系和点评体系,前者协助用户在用餐时获得的问题、解决投诉,后者让消费者能够有更强的参与感和更多的参考内容。

2

饭团的收入主要由餐厅的返点、送餐费、广告营销收入三部分组成。饭团用户目标人群和当地一些广告商家目标吻合,美食类内容也颇受读者欢迎,公众号推送广告位要提前2-3个月预定。送餐员的收入则主要来自于每单配送的费用和小费。由于北美时兴小费制度,小费是送餐员收入的重要要来源,占收入比接近50%。所以送餐员的收入水平既能有保证,公司支出的送餐员配送工资又能在一个合理的水平。

正是因此,饭团盈利比国内竞争激烈的外卖行业显得更容易——美团披露,其外卖业务的毛利率仅有8.1%,远低于其业务综合毛利率,而饭团的模式及北美较高的客单价则意味着毛利率可达17%甚至以上。创立两年后,在未获得任何融资的情况下,饭团就已实现盈利。

数据驱动规模化运作

拿下温哥华市场后,饭团把这个跑通了的模式继续推行到了多伦多、埃德蒙顿等地。如今登录饭团app,可以看到覆盖城市数量为十数个。

最初的成功,既可能出于时势造英雄,也可能出于吴乐平过去的经验——在大学期间,他拿到了中国一个城市里韵达的代理权,对物流体系和调度有丰富的经验——然而最终模式能在多个城市持续复制,须有一个有效运行的管理架构和技术基础。

“我有一个很好的团队,CTO帮助搭建了技术架构,CMO在市场拓展方面很有天赋,公司内部也运行着一个选拔管理者的内部流程。”吴乐平说道。

吴乐平和他的CTO冯尧斐相识,是基于网络游戏DOTA,是两年多的网络战友。吴乐平启动饭团项目后,销声匿迹半年多,再次上线时机缘巧合和冯尧斐聊起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后者觉得自己的技术背景可以帮助吴乐平把这个生意做得更加专业化、规范化。短暂碰头后,冯尧斐辞去了亚马逊软件工程师的工作,加入饭团担任CTO,帮助优化了公司的调度和技术架构。

“我们的系统可以智能识别送餐路线和送达时间,当送餐路线和送达时间超过90%的吻合度时。系统会把订单归类为一组,根据送餐员的平均送餐效率来决定派单数量。这样同时保证了送餐员的收入和送餐效率。”饭团的CTO冯尧斐解释道。

这和国内滴滴顺风车的模式类似,但是冯尧斐表示,饭团的系统会有更精确的时间要求,配送的订单预计送达时间差别都在10分钟以内。

而积累的数据又会帮助他们进一步优化调度系统,也更了解用户需求。

“饭团有很优秀的后台管理系统,这帮助他们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数据壁垒,不仅在温哥华验证了一个成功模式,还成功地扩张到了多伦多、埃德蒙顿加拿大更多华人聚居区域。配合北美华人外卖市场独有的高利润率、高客单价和黏性的特点,有很大发展空间。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饭团扩张到美国的城市。”饭团的首轮领投、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对钛媒体记者表示。

市场方面的合伙人是陈宇晨,他年纪很轻,今年刚25岁,但在大学时就加入了饭团,一手打下了多伦多市场。三个合伙人商定了继续扩张的策略:在总部轮岗,培养出人才之后派往目标城市,再在当地组建团队,并根据本地制定配送体系及配送价格。

“外卖是个很好的快速进入不同城市的方式,因为这在北美华人市场是个刚需,一个很大的流量入口。”吴乐平解释道。

这个流量入口的价值值得关注。“我们的用户70%以上都是下过订单的客户,活跃度和黏性很高。“这和国内的外卖市场重补贴、用户流失度高形成了鲜明对比。

创立四年后,拥有正向现金流的饭团首次融资,获得了上文提到的硅谷跨境基金Centregold Capital的数百万美元资本支持,将用于加速城市扩张和探索新业务。据吴乐平透露,饭团的下一步会全面覆盖加拿大的主要城市,同时进军美国,第一站是距离温哥华仅有数小时车程的西雅图。

除了横向扩张以外,他也希望能纵向拓展服务。

“整个北美本来就是一个小众市场,我们希望能给用户提供更多服务,这样一来,公司的发展其实是没有上限的。”

下个月,饭团计划上线类似大众点评的点评功能,将如今的外卖点评拓展到更全面的餐厅点评模式,除现在合作的外卖商家,还会包括超过6000家本地餐厅。未来它还将上线预约功能。“未来,我们还会拓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包括美容、KTV等更多商家。而最终,只要有华人的地方,我们就希望能提供足够优质、方便的服务。”

以下是钛媒体记者与饭团的首轮投资者、Centregold Capital联合创始人陈洁的简短Q&A:

钛媒体:为什么看好饭团?

陈洁:他们解决了华人消费市场的一个明显痛点,并在这个新的领域取得了领先地位。北美华人的消费市场显然是被低估了,尤其是在温哥华地区,华人的消费能力比平均水平要高很多。在找到一个突破口之后,饭团的外送模式可以在不同地区复制成功,并且以点评为核心继续横向扩展。

另一方面,饭团的团队有很强的运营能力,做到了很好的后台管理、建立数据壁垒,在四年的时间里打磨产品并击败了十多家外卖公司后,成为北美最大的华人外送公司,我看好这个团队未来的潜力。

钛媒体:华人市场会是饭团的一个天花板吗?

陈洁:如果从绝对数量上来看,华人的数目虽然没有中国市场那么大,但是需要考虑三点:

  1. 由于用户消费水平的差异,在北美做外送服务的利润比中国市场要高数倍,这意味着较小的用户数量可以支撑起一个较大体量的公司。

  2. 像我前面说的,华人的消费水平较高,饭团依托外卖进入大量城市后,可以拓展到华人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华人的点评、生鲜配送和闪送等等。这增大了饭团未来的可能性。北美华人数量约为550万,只要能做到纵向一体化拓展,这已然是一个数十亿美金的市场。

  3. 最后,如果验证这个模式是可行的,那么饭团就可以向整个亚裔市场发展甚至尝试向本土市场发展。

钛媒体:从北美市场来看,能否总结一下针对华人服务的创业公司的特点?美国和加拿大分别有什么差异?

陈洁:整个北美市场中,针对华人服务的创业公司还是占少数,不过在我看来,像饭团这样以华人为服务目标的公司挖掘出了一个长期存在、一直没被解决的需求,随着更多的中国人在海外生活、旅游、工作,未来这类项目有一个很实际、又有吸引力的前景。美国和加拿大相比的话,美国的创业者相对更多也更活跃、同样有更多获得资本支持的机会,不过加拿大的好处是成本较低,我们也在试图连接中、美、加,在跨境中寻找优质的公司,帮助他们抓住未来机遇。

(本文转载自钛媒体)

AI技术变革传统零售,场景优化是关键

2018年8月2日,福布斯中国正式公布2018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这份榜单首次涵盖了20个不同领域各30位30岁以下精英人物,ImageDT(图匠数据)联合创始人兼CTO黄耀鸿入选并被评为“企业科技”领域新锐精英人物。

黄耀鸿是一位技术极客,亦对AI技术的落地有丰富的行业经验。他说,“AI(人工智能)在技术上已经非常成熟了,在快消和零售行业有巨大的商业价值,等待挖掘。”

他参与创办的ImageDT正是希望弥补技术与应用鸿沟,帮助传统零售公司实现智能化转型。这家公司已和零售、饮料、洗护、母婴、药品等多个品类的三十余家企业建立合作关系。

在新零售的浪潮中,他的经验无疑具备借鉴与参考价值。

1.jpg

零售业的智能化转型

随着大规模并行处理技术的发展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再次迎来复兴,出现了第三次人工智能热潮。而和前两次最终偃旗息鼓的人工智能热潮不同,这一次人工智能有望真正“改变一切”。在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大数据分析和棋盘游戏等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在一些指标上已经达到了可媲美甚至超越人类的水平;同时,机器翻译、数字助理和自动机器(机器人、无人机和自动驾驶载具等)等领域也一直突破不断,并正越来越显著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和观念。

零售业是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联系最为密切的行业之一,也当然是人工智能的用武之地。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不管是电子商务零售还是实体店零售,在整个“人货场”场景中,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都能带来颠覆性的变革。

在电子商务方面,人工智能可根据用户的基本信息和购买历史实现个性化商品推荐和精准营销;可根据用户购买和浏览情况优化商品呈现方式;可根据大范围用户购买行为分析优化库存和供应链……人工智能几乎可以在电子商务的整个产业链条中发挥作用——甚至在快递和分拣方面,自动化分拣系统和快递无人机也正在变革商品抵达消费者的过程。

在实体店零售方面,已经出现了刷脸支付、超市客流分析、无人超市、货架陈列优化和机器人智能导购等实际应用,涉及到图像分析、人脸识别、人像跟踪等技术。但总体而言,和线上零售相比,线下零售数据化的程度和范围目前都仍还远远不及。一是因为传统线下零售商主要依靠人力方式进行数据统计,工作效率低、易出错且速度慢;二是因为之前的智能和自动化处理技术还没达到能够实际应用的要求。

随着深度学习技术的发展,这一问题在技术上基本已经得到了解决,可以实现在零售行业实际应用的转化了,也由此催生了一些创业公司,ImageDT就是其中之一。

2

如何让AI技术落地实体店

如今,零售业正向着智能化、数据化、透明化水平大幅提升,且线下线上数据融合的“新零售”或“智能零售”方向发展。黄耀鸿总结说:“现在都在讲新零售,新零售有很多种解读。整体来说,要么是提高用户体验,要么是提高经营效率。”

目前的电商已有很强大的数据能力,能通过网站或移动应用上的浏览情况以及用户购买记录等信息分析消费者在线上的行为。为了实现“新零售”的愿景,线下零售门店借助 AI 技术也能够具备和电商一样的数据能力,从而实现客流分析、精准营销、货架陈列优化和机器人智能导购等。

举个例子,ImageDT的货架识别技术能够通过图像分析识别物理货架上的商品,实现物理货架的数据化。据了解,该技术已经为奶粉、个护、饮料等客户服务了超过半年时间,在帮助这些客户提升经营效率方面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黄耀鸿进一步解释了他们为客户开发定制化的技术解决方案的流程。

ImageDT的客户都是品牌商,即所谓的“大 B 端”客户,需要针对自身业务定制化能满足自身需求的技术解决方案。为此,图匠首先会为客户执行 PoC(概念验证)。黄耀鸿解释说:“我们要对客户的商品建立模型,配置客户自己定义的一些考核指标,然后构建从拍摄货架到产生报告的整个流程。”

ImageDT对这一过程已经驾轻就熟,并已经有了一套比较成熟的商品识别技术(包括一套比较成熟的深度学习平台和一个配置中心),能够快速高效地给客户完成概念验证。他举例说:“有一次我们给一家饮料客户做概念验证,我们在商店内就为客户配置完毕,并给客户进行了展示。客户对我们的执行力很震惊。”

概念验证之后,公司会交付一套前期的技术方案。在后续的使用过程中,还会不断调整技术方案的细节,继续针对客户的场景需求进行优化。

这样的定制化过程能创造出最适合客户的实体店 AI 技术方案,帮助客户更加高效地实现线下零售的数据化。基于此,还能更进一步打通线上和线下的数据,实现“新零售”或“智能零售”目标。

线下零售智能化的挑战和未来

尽管在线下零售中的部分场景上已有相当成熟的人工智能技术,但整体应用仍然还存在诸多难题。

首先是零售业本身的复杂性。虽然目前已有很多研究分析人员在探索 AI 技术在零售业的应用,但相对于安防和医疗等领域,AI 技术与零售领域的距离会更远一些,因为零售业的整体链条更为复杂,涉及到供应链、库存管理、与消费者交互以及售后服务等诸多环节,其中很多环节的 AI 应用技术的开发都还需要更多探索。

其次,人工智能的技术方面也还存在一些仍有待进一步解决的难题。黄耀鸿列举了货架识别方面所面临的三个技术难题:一是模型小型化,即如何将模型压缩变小,以便用在各种终端设备上,而不是只能在云上或有大型 GPU 的设备上运行。二是视频识别上还存在难题:视频中所要处理和传输的数据量很大,另外存在抖动和跟踪等问题。三是技术成本问题,因为零售店数量很大,在门店内布置摄像头等的成本可能会很高。

另外,技术和实际应用也可能存在差异——技术的落地过程中可能出现研究过程中没遇到过的难题。黄耀鸿举了一个实际案例说明这一情况:“我们很早就把算法的准确率做到了 98% 以上,结果很好,但在实际使用中,客户却反馈说错误率太高了。然后我们具体调查了这个情况,发现其实我们的算法仍然很准,但有一部分货架照片很模糊,人眼也看不清楚。我们的算法之前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还是进行识别,这样错误率当然会增高。我们就增加了一个判断货架照片是否模糊的模型,针对模糊的照片和清晰的照片做不同的处理。”

还有,客户的需求通常也是动态变化的,新商品和新需求会不断出现,很多标准化的技术不能真正解决客户痛点。所以,找到技术和客户需求的匹配点,创造最适合客户的技术方案,让技术发挥出最大的价值是 AI 技术落地过程中所要解决的一大难题。这既需要行业背景,也需要技术分析,所以几乎是其中最耗时的过程。

最后,市场的认可对技术的成功应用也至关重要。以深度学习为首的人工智能技术正在爆发式的发展,也已经出现了强化学习和对抗学习等相当成功的新技术思想;同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和大公司的人工智能项目也正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在各行各业争夺市场机会。要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得到市场和资本认可通常既需要先发制人的优势,还需要真正强大可靠的技术实力,更需要深刻透析所在行业的专业视野。

ImageDT作为国内最早为零售行业做 AI 解决方案的公司之一,在这些挑战面前已有很好的立足根基。该公司在 2016 年开始专注于让 AI 解决方案在零售业落地,其创始团队包含了人工智能和零售业两个领域的精英人才,能让 AI 技术很快地在零售行业落地。其次,他们已经针对零售业建立了一套流水线式的作业平台,具有非常高的商品识别效率和准确率,同时他们也还在继续加大在软件、硬件、算法人才上的投入。而且ImageDT也已经得到了市场和资本的认可——已为客户服务了半年多时间,并且最近还完成了由红杉资本领投,火山石资本及真格基金跟投的 A 轮融资。

毫无疑问,随着技术的普及和成本下降,AI 还将继续变革更多行业,创造全新的应用场景。要知道,就在几年前,像ImageDT的这种能把物理货架识别成结构化数据的货架识别技术还远达不到可实际应用的准确率;而现在,用户只需通过手机拍摄一张照片,就能很快得到对货架情况的分析识别结果。

但同时,AI 显然还并没有完全成熟,很多挑战和难题依然存在,但这不应该成为阻碍 AI 进一步应用的理由。黄耀鸿说:“整个行业要以更加积极的心态来拥抱这样的变化。可以预见,未来线下零售和线上零售一样是全面数据化的,而且线下和线上的‘人货场’数据是打通的。这是我们的展望,但这中间还有一定的路要走。我认为大家应该以积极的心态来探索和使用 AI,而不是等到技术完美了才用,因为现在的 AI 已经能提升经营效率了。而且大家一起努力更能推动进步,让零售行业得到更大的价值。”

ASCO2018趋势汇总,肿瘤药将迎来大爆发,中美跨境亮眼

癌症是现阶段人类医学发展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自现代医疗诞生以来,学界孜孜不倦地试图解出这张致命考卷的答案。

1

本周,肿瘤学界最重要的年度大会——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ASCO)在芝加哥召开。大会吸引了全球各研究机构数千份最新相关研究以及数百家与肿瘤相关的医疗、药品和科技公司参展。五天里,大会在针对非小细胞肺癌、乳腺癌、胃肠癌、泌尿生殖系统肿瘤以及血液肿瘤的攻克与治疗等多个方面带来了诸多令人振奋的成果与进展。

2

在大会上发布的数千个研究摘要和进行的数百场讨论中,我们总结了以下四个值得关注的重要成果及趋势:

一、非小细胞肺癌治疗重大成果

“整个ASCO18大会中,肺癌治疗吸引了极大的关注。”丹娜法伯癌症中心的Hal Burstein博士在Twitter上写道。

大会第三天,引起各方关注的Keynote042研究成果不出意外地以“最新突破(Late Breaking)”的形式发布:

Merck公司的一线III期临床试验Keynote042的结果表明,其免疫治疗药物帕博丽珠单抗(Pembrolizumab,商品名Keytruda),对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效果优于传统化疗——副作用更小、生活质量更高、生存期更长。

在这个超过1200名非小细胞癌患者参与的大型III期临床对照试验中,那些PD-1阳性、最早就使用帕博丽珠单抗的患者比接受传统化疗的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要长4-8个月。同时,帕博丽珠单抗在试验的治疗过程中也展现出相比于传统化疗更少的副作用。

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占全体肺癌患者的80%,大部分都在晚期确诊。在无法得到有效对症治疗时其5年存活率低于5%。这次试验的结果对于这些濒临绝境的患者而言无疑令人振奋。

此外,在大会上,Merck的竞争者Roche发布了其免疫治疗药物阿特朱单抗(Atezolizumab, 商品名Tecentriq)针对鳞状肺癌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结果表明,在传统化疗方案中添加阿特朱单抗能减少患者死亡的风险——而单纯使用化疗方案的话,患者死亡率比联合方案要高29%。

在过去的免疫疗法中,像帕博丽珠单抗的这样的PD-1抑制剂被批准作为二线药物使用。而这些实验结果发布以后,我们可以期待,这些免疫治疗药物将很快作为一线疗法被写入NCCN的癌症治疗指南,免疫疗法会成为肺癌的主流治疗方式之一。而它们即将在中国的落地与应用,会为大洋彼岸的患者送去福音。

二、其它靶向药进展

3

Keynote042和CheckMate227等在内的一系列针对晚期肺癌一线治疗的临床试验结果的发布,成功地针对晚期肺癌患者的不同病情勾勒出清晰而有效的一线治疗方案。对于很多PD-L1或PD-1表达低的患者来说,传统化疗与其他靶向药同新的免疫治疗药物联用仍然不可缺少。

在其它靶向药方面,在ASCO2017年会上引人注目的靶向药公司Loxo Oncology再次带来了突破。经过他们高度选择的新靶点——RET原癌基因(RET Proto-Oncogene)成为新药LOXO-292的主要抑制目标(RET基因在2%的非小细胞肺癌、10-20%的乳突癌及其他甲状腺癌中表达)。

在这个包括82名患者的I期试验中,77%的RET-fusion癌症患者对新药都有肿瘤减小的反应。在RET突变的甲状腺髓样癌患者中,这个比例是45%。

在各大医药公司不断推进靶向药研发的同时,ASCO大会也利用自身平台优势参与其中。

ASCO TAPUR是大会主导的一项II期临床试验,旨在为标准化疗效果不好的癌症患者,根据他们的基因突变特征使用FDA批准的药物进行精准靶点治疗。

值得一提的是,该试验相关研究人员表示,虽然入组患者并没有美国国籍的要求,但鉴于目前并没有合适的平台来招募与推荐全球患者,因而迄今为止该项试验进组患者均来自美国。他们期待,如果有合适的可以有效连接全球患者的平台,将会有效地推动当前的临床试验。

对于靶向药研发的挑战,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贝尼奥夫儿童医院的Dr. Michelle Hermiston在跨境医疗机构MORE Health主办的ASCO晚宴上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某些肿瘤,中美两国患者可能有不同的遗传学特征,因此中美专家交流对于某些靶向药物的用药指导和新药开发都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4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贝尼奥夫儿童医院的Dr. Michelle Hermiston在MORE Health主办的ASCO晚宴接受采访

三、备受关注的CAR-T

本次大会上,CAR-T(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公司Celgene及Bluebird Bio也发布了他们的个性化免疫疗法的成果。

这类疗法通过小分子、大分子、T细胞等不同手段,改造人体的免疫系统,让它有针对性地对癌细胞发起攻击。

这些公司正在开发的CAR-T(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 在体外通过对患者自身正常的T细胞进行修饰,加入一个能识别肿瘤细胞并且同时可以激活T细胞的嵌合抗体,并在体外进行大量扩增。细胞达到一定数目后,再把它们注入患者体内,杀死具有相应特异性抗原的肿瘤细胞。

今年的大会上Celgene及Bluebird Bio宣布,他们联合进行的bb2121 CAR-T治疗方案,让曾经经历过多项治疗方案的骨髓瘤病人达到了平均11.8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Progression-Free Survival)。Bluebird CEO Nick Leschly在大会上表示,他们会在2019年底向FDA递交申请。

不过,这种备受关注的免疫疗法的弊端也引起了激烈讨论:治疗方案的价格是否过高,令患者难以承受?

由于需要实验室培养某个特异性抗原的CAR-T细胞,整个治疗过程价格不菲。在会上接受CNBC采访时,Celgene的CEO说道,“我们绝不希望一个(CAR-T疗法的)患者进入医院后,需要自己负担超过50%以上的手术费用……不过新的医疗合作方式可以提高治疗方案的可行性、降低患者的经济负担。”

另一方面,今年年初刚收购了Juno的Celgene、Novartis和Gilead Sciences都仅仅是这个蓬勃发展中的免疫疗法产业中的几个先行者。不难想象,随着技术进展,这些癌症治疗方案的价格在未来会变得更加亲民。

四、中美跨境医疗兴起

除了这些肿瘤行业内的进展以外,记者在现场还观察到了一个新趋势:肿瘤领域不断增强的中美跨境医疗合作。

此次ASCO年会上不乏中国医生的身影与精彩表现,包括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理事长、中国肺癌靶向治疗领军人物吴一龙教授领衔的中国胸部肿瘤研究协作组(CTONG)。

此次,吴一龙教授不仅作为上述Keynote042试验的东亚项目负责人参与试验的实施与汇报,还同美国顶级肿瘤医疗机构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肿瘤专家Bob. T. Li博士就有关中美跨境医疗的机遇进行了深入的交流。Li博士此前也在大会上针对HER2扩增乳腺癌患者的新药试验进行了口述报告。

5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理事长、中国肺癌靶向治疗领军人物吴一龙教授在大会期间同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Bob T. Li博士以及中美跨境医疗公司MORE Health团队进行交流

与此同时,还有5位来自中国的医学专家在本次大会上进行了口述报告。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徐兵河教授和依荷芭丽·迟教授、香港中文大学的莫树锦教授、中山大学的邓艳红教授、以及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田文娟博士在大会上分别作了有关乳腺癌、软组织肉瘤、非小细胞肺癌、直肠癌、卵巢癌等5个领域的研究报告。

现阶段,中美医疗资源差距巨大。虽然中国大型三甲医院设备的先进程度与美国不分上下,但由于要接待来自全国的重症患者压力巨大,医生的问诊时间十分有限。来自著名行业分析机构IQVIA的一份2018 全球肿瘤趋势报告的数据显示,在美国每100万人有161个肿瘤学家,而在中国则只有18位肿瘤学家,足足差了8倍。

面对如此高负荷的患者数量,很多中国医生往往只能采取流水线的问诊方式,无法给出个性化的诊疗方案,以致于误诊情形并引发医患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丰富的医生资源正好可以弥补上这个亟待填补的缺口。

6
各国肿瘤专家数量(每100万人)Source: IQVIA OneKey, Apr 2018

针对这个诉求,新型的跨境医疗公司采取了依托数据平台,安排中美两国专家医生在线上会面交流,为中国患者提供远程会诊服务。上文中提到的由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Dr. Robert Warren创立的跨境医疗公司MORE Health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Dr. Warren是胃肠道、肝脏肿瘤专家,曾连续14年被美国权威机构“US News”评选为“美国顶级医生”,也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前肿瘤外科主任。在他本人患肝癌,经历化疗、肝移植过程后,他决定通过搭建一个跨境医疗平台,扩大优秀美国医疗资源的影响力。

“在中国,癌症及其他重症患者能够接触一线城市优质医疗资源的机会非常有限,而我们能够通过科技和优秀的医疗资源改变这件事情,提高他们生存的机会。”Dr. Warren说道。

创立数年来,MORE Health签约了超过700名美国排名前1%的医学教授、专家,为中国病人提供中美远程会诊,并合法开具包括FDA批准上市的新药物处方。

MORE Health合作的医院里包括全美综合排名前10、癌症专科排名前10及其他细分领域排名前列的医疗机构,如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Tufts医疗中心、丹娜法伯癌症中心、杜克大学医学中心、希望之城国家医学中心等,覆盖医疗专家超过5000名。

此次大会上,数名MORE Health合作的医生及肿瘤学家发表了有关复发性卵巢癌、宫颈癌、肝癌及肺癌等多个领域的研究结果。其中,来自哈佛大学丹娜法伯癌症中心的Ann S. LaCasce博士进行的题为“血液恶性肿瘤 – 淋巴瘤和慢性淋巴细胞性淋巴瘤”的口述报告作为大会的每日聚焦会议获得了广泛的关注。

7
​哈佛大学丹娜法伯癌症中心的Ann S. LaCasce博士在ASCO大会每日聚焦会议进行题为“血液恶性肿瘤 – 淋巴瘤和慢性淋巴细胞性淋巴瘤”的口述报告

在中国,MORE Health采取了与国内一流医院、医生合作的形式。目前合作的医生和医院均集中在一线城市,如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华西医院、湘雅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

“我非常愿意通过像MORE Health爱医传递这样的跨境平台跟中国及美国顶级的医院和医学院展开更多合作,更好的服务中国患者。”MORE Health的签约医生Dr. Michelle Hermisto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人口基数庞大,有更多的罕见病病例,而美国在一些罕见病的临床研究上缺乏足够的病人,因此中美医疗交流可以促进双方在此方面的合作。”

这一次,让人工智能带你看美术展

今年春天,一家知名上海美术馆里,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尝试——人工智能第一次成为了观众的“参观向导”。

黑暗之中,白色、金色的像素从右下角升腾而出,集合成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形象。他身着白色西装、黄色休闲裤,边对游客举手致意边说,“欢迎来到chiK11美术馆”。

随后他转身、抬脚,在虚空中踏入了一个新的位面,全身变成线条、再逐渐解构。而随着他的解说,这线条继续化为展品中的陶罐、甚至宇宙……

3月19号,上海chiK11美术馆开始同期呈现美国著名艺术家贝蒂·伍德曼(Betty Woodman)在亚洲的首场个展《宇宙》,以及中国艺术家赵洋的首次美术馆个展《阿赖耶》。而自4月初开始,这个人工智能形象出现在了展馆中,成为了大批观众踏入展馆见到的第一个人。

“准备好抵达艺术彼岸了吗?”他留下了最后一个问题,消失在黑暗中。

1

人工智能带你欣赏艺术

事实上,这个人工智能形象并非完全虚构,他正是K11艺术基金会的创始人Adrian Cheng(郑志刚)。通过技术手段,他重构了一个虚拟的自己,这个虚拟的人物除了与他有相似的外貌,还能模仿他的声音,上文中提到的种种解说词,都并非由他本人配音,而是由机器在学习了他的“声纹”后,通过电音模拟技术展现出来。

2

本次双个展的主题正是在叩问身体、文化、空间等元素之间的辩证关系。而人工智能也给这个主题进一步添加了一个值得人思索的问题:当身体和声音能被技术重构之时,真实和虚幻的界限又在哪里?

像chiK11这类将科技与艺术结合的方式,在过去几年中有着令人耳目一新的进展。

3

过去,展馆往往会给观众提供文字介绍或语音解说,让可能艺术造诣不深的普通观众也能对作品的创作灵感、背景、风格等元素有更深入的了解。

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后,有的展馆会提供二维码,参观的人用手机扫一下即可查看相关的介绍或视频。比如,不久前的3月腾讯联合了国内多家博物馆、美术馆和艺术机构,推出了“腾讯博物馆”项目。用户可以使用手机上的博物官小程序或APP,扫描各展馆内的多种展品,便可获得对应的解读信息,包括与其相关联的图片、文字、音频、视频、增强现实动画等等,从而帮助用户更好地理解文化艺术产品。

这一次chiK11美术馆更进一步,通过人工智能来陪伴观众共同欣赏这些或磅礴、或优美、或独具特色的作品,令人感觉耳目一新,甚至在艺术展览之上,通过技术的加入丰富了参展观众的体验。

如何打造一个虚拟的人工智能形象?

不过说到底,和腾讯这样的公司不同,chiK11是一间专业美术馆,其人工智能项目背后的技术提供者,其实是人工智能公司ObEN。

ObEN是美国硅谷的一家公司,它正在开发PAI(Personal AI),即个性化人工智能。简单而言,这家公司通过声音模拟技术及3D图像重建技术,只需一张照片和一段简短的音频,就能构建出一个拥有与本人相似的声音、形象的AI虚拟人。

最终,他们希望为每个人开发出自己的人工智能助手,这一助手不仅模拟你的形象和声音,经过足够的训练,甚至还会拥有类似的性格和处理事务的方式,成为一个真正的虚拟自我。

这家公司曾获得了包括腾讯、软银、韩国SM娱乐公司等投资人在内的融资,在今年1月,它又再次获得了K11的1000万美元。投资后不久,K11就将ObEN的技术用在了自己旗下的美术馆内。

4
从左至右:ObEN联合创始人及COO郑毅、K11创始人郑志刚、ObEN联合创始人及CEO Nikhi

在chiK11的例子中,要完成对Adrian的模拟,首先需要建立他的外观形象。ObEN团队通过3D图像重建技术,能够仅通过一张自拍就迅速创建三维的人脸模型,复刻一个数字化的自己。

除了外形,另外还需要用到ObEN的电音模拟技术。通过这一技术,用户只需要念上一段ObEN指定的文字,声音就能被模拟出来,并用在所有需要用到语言的情况下,比如这次在美术馆中对艺术品的解说。

通过这两项技术的结合,就最终形成了我们所看到的Adrian的解说形象。

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人工智能形象

这次在chiK11美术馆的展示,在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个性化人工智能的应用价值。而除了与K11的合作,ObEN将与其他合作伙伴一起,为线下的场所提供新的体验,开发新的应用场景,同时也让更多的人可以创建自己的虚拟形象。

比如,在去年它就与自己的投资方韩国SM娱乐合作,成立了第一个明星AI经纪公司AI Star(幻星有限公司),将明星IP和AI结合在一起,打造更为独特的娱乐体验和产品。SM娱乐旗下有很多现象级艺人及组合,包括安七炫、东方神起、Super Junior、少女时代、EXO等。明星可以通过自己的虚拟形象与粉丝互动,甚至是交谈,这种独特的互动方式可以帮助拉近粉丝和偶像的距离。

ObEN还在开发一款应用PAIYO,每个人都可以用它生成自己的专属人工智能形象,

在国内,它也在与腾讯合作,希望让每一个微信用户拥有自己的人工智能。用户只需要关注ObEN的官方微信账号,拍摄一张照片并发送给后台,就可以获得迅速生成的个人AI形象。用户可以做出自己的个性化表情,还可以装扮自己的形象,或者用于虚拟世界中的社交活动等等。

毫无疑问,在未来每个用户都应该会在虚拟世界中拥有自己的映射,而它们也将能胜任更多的工作。或许在下次观看美术展时,还可以选择用自己熟悉的人的形象来做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