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丹华资本谷安佳:硅谷是怎么投资人工智能项目的?

“人工智能比物联网还要伟大,未来十年,世界上50%的工作,都会被它取代。”李开复在去年年底的36Kr大会上的话掷地有声。

2017年初,新AlphaGo挂着Master的名头连胜60盘,中、韩、日的世界顶尖围棋高手没有在它面前获得过哪怕一场胜利。人工智能,在某些方面注定将远远把人类抛在背后。

(美国著名科技网站Wired报道德州扑克比赛中AI打败人类最顶尖选手)

未来,它还很可能像曾经的电一样,无所不在,变革每一个已知的产业,也带来无数全新的商业机会。深度学习技术不断发展,使得较小的创业团队也能解决自动驾驶等过去难以触及的问题。在像银行、制造业等的传统行业,人工智能也能够大大提高效率,减轻人力负担。

单单美国,就有740家人工智能公司,在基础、技术、应用等多方面发力。全球范围内,这个数量是1586家。根据Venture Scanner数据,2016年,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创业公司获得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了近10亿美元。

然而在大量资本与优秀人才流向人工智能的同时,我们同样需要思考,如何在如今多如牛毛的创业公司中筛选出靠谱的AI项目?人工智能项目要走向成功,除了技术以外,还有什么不可忽略的重点?有关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的担忧,硅谷投资人又有什么见解?记者采访了硅谷最大华人VC丹华资本的创始合伙人谷安佳博士,聊了聊在人工智能投资方面的几个原则。

用物理学原理判断人工智能

在硅谷声名斐然的丹华资本,有一个独特的投资原则:用“第一性原理”指导投资。

这条原本属于物理的原则,被丹华的二位创始人应用到了人工智能项目的投资上。他们会对公司做出深入的判断与分析,刨根问底找到属于它的“第一性原理”——到底是什么在驱动着这个公司成长?又是什么使这个行业有长远的发展潜力?

“以飞机为例,人类造出飞机不是因为有类似鸟翅膀的机械翅膀,而是因为了解空气动力学,这才是本质原因。在投资时里,我们也在寻找能够找到‘人工智能里的空气动力学’的公司。”

举个例子,丹华资本团队曾经投资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AutoX,看上的就是他们“回归本质”的能力。

“现在的很多自动驾驶依赖于极其高清的地图、造价高昂的激光雷达系统来指导开车,智能化水平有限——因为人在开车时,并不需要眼睛发出激光,才能开车。”谷安佳解释道。而这家公司则是让自动驾驶技术像人一样,他们要做的就是汽车的“大脑”。

这符合丹华认为在自动驾驶方面的“第一性原理”—— 真正驱动自动驾驶未来的,正是人工智能使机器能像人的大脑一样分析数据,做出各种判断。而在投资时,他们就会把目光集中在人工智能真正“智能”的那部分,即“大脑”的部分,而不是简单机械地模仿人的表情、动作、四肢运动的那部分。

创始人被赶到台上写黑板?

除了利用第一性原理在最初判别人工智能项目的长远发展潜力以外,谷安佳还提到了一个专属于丹华、富有特色的测试方式——“黑板测试”。

“PPT有可能是预先准备的,”谷安佳笑着说,“假如能在有压力的情况下还能在黑板上把做公司运用的数学原理、公式、思路,总结和推导出来,展现一个逻辑自洽的理论框架,那就很不错了。”

如此一来,创始团队是否有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就很清楚了。

这个方法卓有成效,也让丹华的投资人们经历了不少“奇事”。

“有一次,看了一个AI医疗诊断系统的项目,创始人一上来拽了许多大而时髦的词。”谷安佳回忆道,“深度学习”、“马可夫链”、“卷积神经网络”、“遗传算法”等等,显得极为专业。

可是该创始人被要求到黑板上去写算法推导时,台下的人发现,原来他只是熟背了一些AI技术的名词术语而已。他的医疗诊断系统,其实就是一个预先编程好的常规专家问答系统,只是挂了个AI的名头。

信封背面的估算

黑板测试被证明极为有效,但对于人工智能投资来说,这还不够。

丹华资本的另一位创始合伙人、世界知名物理学家张首晟教授提出了一个原则,“信封背面的估算”,意思是任何复杂的事物,都应该能在一个信封背面的纸上总结、抽象和估算出来。丹华资本应用这一原理,希望创始人在一个信封背面的有限空间里,就能大致估算出自己项目在市场上的数量级及未来容量。

在人工智能行业,这个“信封背面的估算”的重点方向除了市场以外,还有数据。对于深度学习技术来说,没有大量数据,几乎就等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我们希望团队对自己的数据获取能力(至少在数量级上)有着准确判断,知道如何能够快速、廉价甚至是免费地获取使用场景数据。”谷安佳说。

获取大量优质数据、处理数据的能力,是他们决定是否投资某个AI项目的先决条件之一。

“人工智能对于数据的需求,就像是人的大脑要依赖于五官获取的信息。现在的大量传感器的应用,让人工智能能从物理世界源源不断地获取信息,满足训练量的需求。”谷安佳曾经作为早期团队成员参与硅谷一家传感器公司的早期发展、成长和上市的过程,经历了传感器在智能手机里的普及、并变革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对这一点深有感触。

然而已有的数据入口往往掌握在大公司手里,因此在挑选人工智能创业项目时,创始团队能否清醒、准确地认识到自己的数据获取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比如丹华资本投资的另外一个手机AI项目,就选择了一个能够源源不断获取数据的巧妙方向——他们利用手机跟人的亲密互动,每时每刻都能获取大量信息,包括语音信息、运动信息和位置信息等等,并基于这些数据建立起人工智能模型。这就解决了创业公司一开始缺少数据的问题。另外,这个项目创始人此前的公司被一家知名地图公司收购,业界经验非常丰富。

人工智能:延续人类文明火种?

虽然人工智能是近几年的年度热词,它的广泛运用也被认为将变革整个社会,可是有关人工智能的道德讨论也极为激烈——当机器有能力取代人的时候,我们应该何去何从?

人工智能正在威胁世界上许多人赖以生存的工作岗位,有关“超人类”是否会给人类种族带来毁灭性打击的忧虑在世界范围内不断传播、发酵。当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杰败在AlphaGo手下后,一向以高智能化傲视生物链的人类,开始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有了一丝恐惧。

拥有科学背景的谷安佳博士,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由他原创的、不太一样的答案。

“很多人在担心人工智能会毁灭人类,但我的想法是,即使没有人工智能,人类文明也可能会毁灭。”谷安佳说。

他认为人类的肉身非常脆弱,在适应宇宙环境和各种恶劣变化的时候,其实并不占优势。

(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三体3·死神永生》中就有地球乃至太阳系毁灭的情节)

“但人工智能可以从人中抽离出来,不再依赖于碳基的有机体。这样一个可以独立的智能化生命体,在人类肉身无法抵御的自然灾害到来时,可能才是能够帮助人类保存与延续文明的方式;而在人类宇宙探险的使命中,人工智能也一定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谷安佳解释道。

今年,人工智能仍将是丹华资本的重点投资领域,他们其他关注的方向包括大数据、AR/VR、企业智能、金融科技及生物科技。据悉,丹华资本如今管理的美元资产总额达到4亿美元。今年1月,丹华资本成立了规模为1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

VivaLnk:硅谷是怎么在数字医疗时代掘金的?

 

“你正坐在一座数据金山上。”

听到这句话,很难有人能够无动于衷。著名咨询公司L.E.K. Consulting的总经理及合伙人Joseph Johnson指出的正是如今HealthTech行业内的一个共识:健康数据将成为数字医疗时代的重要资产。

有效的健康数据,不仅代表着对于每个患者的个性化处理方案,更意味着对于整个产业的变革与颠覆。

针对数据的采集、分析、处理,将成为主导数字医疗发展的重要方向。事实上,近年受到资本狂热追捧的基因组排序,也是人体众多医疗数据采集的一种。根据Global Market Insights的最新统计,十年之内,数字医疗的市场规模将从513亿美元飙升至3790亿美元。

目前,这个未来的千亿美元市场,以及医疗产业的数字化变革,正在许多医疗高科技公司的努力下变为现实。在这次变革中,硅谷的前沿医疗公司又一次走在了前列,以科技改变传统产业的同时,吸引到了大批资本青睐。近日,记者采访到了位于硅谷的数字医疗企业VivaLnk的CEO李江博士,与他探讨了数字医疗时代人们面临的巨大机会和隐含问题。

在美国,数字医疗已经开始流行了

“纳蒂亚患有重症哮喘,智能穿戴设备收集的数据表明她的病情有所恶化。就诊前,专科医生已经将她的健康数据及基因序列测试结果与具有相同生物指标和危险分级的患者进行对比,找到了成功的治疗案例……”

数年前,世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德勤在《2020年生命科学与医疗趋势报告》中这样描绘他们对数字医疗的期待。而报告中的景象,对于如今的美国从业者来说已经不陌生了。

这个拥有一个庞大、臃肿的医疗体系的国家,急切地需要将高科技引入这个传统却关键的行业,也已经在许多领域有了不错的进展。

CNBC报道Fitbit与UnitedHealthcare及Qualcomm的合作

一个月前,美国斯坦福大学宣布成立数字医疗中心,成立后的第一步是向教职员工免费发放1000个苹果手表,用于研发智能医疗技术;去年年底,美国最大的医疗保险公司之一UnitedHealthcare宣布将为愿意使用Fitbit监测自己身体数据的消费者提供高达每年1500美元的折扣;去年十月,美国心电监测公司IRHYTHM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达到7亿美元;数家大型医疗器械公司也开始发布数字医疗产品。自2011年起,数字医疗领域的风投交易量持续增长。

“可以看到,市场对于更多、更准确的健康数据与数据管理及分析能力,有着强烈的需求。”李江向记者介绍道。毕竟,拥有这些能力,也往往意味着远程医疗、预防医学、健康管理等多方面的迅猛发展。而这,很可能对传统医疗产业造成三方面的重大影响。

首先,对于传统的医疗服务提供者来说,以数据为驱动的数字医疗能够降低医疗成本,提高治疗质量。这不仅会影响到医疗机构,也会影响到医疗保险等产业内的其他重要机构。

其次,相应的,患者在医疗上的花销也会随之降低。不管是普通人、患有慢性病还是年老体弱的患者,也都能获得以技术驱动、更好的治疗方案。

传统医疗收集数据的手段较为复杂

最后,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商业模式——举个例子,当人们拥有了更多自己的健康数据时,他们对分析这些数据的工具会有天然的渴望。

未来数字医疗主导企业:数据驱动

然而对于一线医疗工作者来说,如今这些听上去很先进的技术采集回来的数据,却难以化作“actionable information”,即他们能够理解、并加以利用的有效数据。

2015年,Managed Healthcare Executive发布了行业现状调查,参与对象包括超过600个美国医疗行业的高管,而他们票选出的数字医疗时代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这一点。

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可能得再深入聊聊“医疗数据”这件事。

正如上文中所说,数字医疗时代对医疗数据的需求包括三个方面:医疗级数据采集,数据存储与管理,以及数据分析。这三个方面也正是许多高科技医疗企业努力的方向。

新时代的数据采集,不仅要做到收集具有临床价值、及时的人体生理健康信息,还要尽可能地符合用户的使用习惯。“厂商们需要努力找到一个‘最佳路径’——最不干扰用户的日常生活,又能完成医疗级精度的数据采集的目标。”李江博士说。

值得注意的是,“最佳路径”代表着未来重要的人体数据入口,这正是许多传统的厂商开始发力医疗级智能可穿戴设备的原因之一。

数据存储与管理也是包罗万象,其中包括了各种传感器数据的存储和管理,个人用药习惯,EHR(电子健康病历)和EMR(电子病历记录)等等,能够记录一个人几乎所有的健康以及行为和获得的医疗服务数据。未来,这些数据组成的个人电子病历也会保存在云端,让医疗机构能够随时调用。

数据分析部分,小到监测体温来确定患者是否发烧和预测康复情况,大到用人工智能来分析X光片,通过DNA数据分析患癌几率等等,都需要利用分析工具,从数据中获取有效的结果。

这三个部分中,目前以VivaLnk为代表的美国医疗科技公司已经在医疗级数据采集与分析两个方面更早地有了突破性进展。

比如VivaLnk的一项名为 eSkin®电子皮肤的技术,能够通过一张薄薄的贴片,连续性地采集到达到医疗标准的精确数据。除了体温、心跳以外,这项技术未来还可以收集更多重要的人体信息,包括血氧、血压等等。

VivaLnk的第一代产品Fever Scout

另外,通过与贴片相匹配的手机app,采集到的人体数据将会实时反馈给医生,也会上传至云平台,供患者进行管理及分析。

可以想象到,一个优质的数据采集系统带来的海量人体数据,与分析技术相结合,在数字医疗时代将有丰富的拓展应用。

更重要的是,VivaLnk提供了一个有代表性的处理方式,来解决如今医疗行业里先进科技与旧有知识体系的矛盾——他们的技术能够采集精确的人体数据,而这些数据仍处于医生的知识体系里。

通过这种方式,VivaLnk解决了“有了数据不知道怎么办”的问题,能够带动他们无缝接入数字医疗时代,从而率先切入市场。毕竟,如果让普通医生试图去理解基因组数据并应用到实际,现阶段还不太现实。

据悉,VivaLnk在今年和欧洲健康医疗领域的世界500强企业签订了千万美元级的战略合作,把eSkin®医疗解决方案带给欧洲数万个家庭。

中国创始人变革美国医疗

与其说eSkin®帮助VivaLnk占据了重要的人体数据入口,不如说它是VivaLnk创始人李江博士对数字医疗的宏大愿景中成功的第一步。

数年前,李江被误诊为突发性心脏病,在美国的急诊室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最后得出结论:他的心电图本来就和平常人有些小差别,医院缺少了他平常的心电信息,因而难以准确判断。

“过去几十年,IT产业发展极快,可是医疗行业却迟迟没有感受到科技之光。”李江感叹道,这也是他选择投身于数字医疗产业的原因。

李江在2017CES的BabyTech Summit上发言

他曾是美国顶尖芯片公司AMD的副总,以及柔性电子公司Kovio的副总裁,有20多项美国专利。他的工业界背景很大程度上帮助了VivaLnk率先研制出eSkin®技术。VivaLnk团队里还有UCSF的首席心脏病主任,美国医学工程博士,日本机械工程学博士等等,在医学领域极为专业。如今VivaLnk已经有了7项属于公司的独特技术专利,eSkin®也被认为是能够平衡使用感与精确度的重要方式。

2015年,VivaLnk推出了eSkin®医疗方案的第一代产品——Fever Scout。这是一款可以实时监测体温并且远程传输体温数据的柔性贴片,记者进行了简单尝试,贴上去几分钟就完全把它的存在忘记了,而且采访中激动起来手舞足蹈,它也丝毫没有掉落的意思。

今年夏天,VivaLnk将推出第二代产品——Vital Scout。在功能上,Vital Scout可以监测呼吸率、睡眠质量、紧张程度、心率、血氧等等重要的人体信息。

他们的脚步也比同行要快上不少——去年8月,东京大学宣布研制出了类似的柔性电子技术,而VivaLnk的医疗方案已经通过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认证,包括美国FDA、澳大利亚、新西兰、欧盟等等。实际上,不少研究机构都在试图攻克这个方向,VivaLnk是全球第一个能够量产产品的公司。

除了比业界领先数年及专利带来的技术壁垒以外,VivaLnk还有一个颇具潜力的发展方向——中国。

如果说美国的医疗系统臃肿、庞大、低效,那么中国的医疗系统可以说是供不应求、急需“减负”。引入数字医疗后,中国有限的医疗资源可以提供给更多需要的人。而在减轻医生负担的同时,它也能够帮助提高医疗效果。

“我们2017年的首要目标,是开拓中国市场”,李江说如今中国对数字医疗需求很大,可市场上的数字医疗设备质量参差不齐,VivaLnk希望能重新定义符合中国市场需求的电子皮肤产品和软件。

据悉,VivaLnk已经在杭州设立了办公室,并参加全国母婴峰会。会上,Fever Scout获得了最具潜力奖。此外,他们还和中国智慧医疗机构、医院和研究所达成了战略合作。

“我们希望国人也能在今年从医生或护士手中递过代表数字医疗最新技术的柔性电子皮肤。”李江说道。

硅谷精英的盛筵?BitTiger开辟终身学习新市场

第一次接触冯沁原,约定的半个小时采访。结果冯沁原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多小时,甚至包括他的“秘密武器”都向记者透露了一遍。

“这可是看家本领,不能随便对外公布。”冯沁原笑着说道。

之所以采访他,是因为硅谷突然“冒出来”一个庞大的网络社群。他们自称是BitTiger(太阁)“小伙伴”,频繁地出现在社交媒体、博客和学术论坛中,活跃用户数万人。他们来自于硅谷高端科技领域,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无人驾驶等,而且人数正在不断飙升。

(BitTiger社群经常组织线下活动,并且将图片发表至各大社交平台。)

据记者了解,BitTiger是美国顶尖的高科技终身学习平台,为技术人才提供在线直播教学和终身学习成长规划。冯沁原是BitTiger的联合创始人和Co-CEO。

有趣的是,上述现象在美国乃至于中国并不常见,即使是美国最顶尖的在线教育平台Udacity或者Coursera,也很少有学员选择在此终身学习。放眼国内,似乎只有新东方才有这样的影响力。

而BitTiger为用户创造了“归属感”。创立短短一年多,BitTiger的用户持续月增长在20%以上,在单客价1000美元的基础下,付费率达到了10%,这在业内较为罕见。在BitTiger完成系统训练营的学员中,90%以上都找到了工作,一半以上的学员进入了以Facebook、Google、Airbnb为代表的硅谷顶尖互联网企业。

如果只是帮忙找到工作,“毕业生”拿到offer之后完全没有理由再回来。

然而,众多毕业生们入职后依然持续地学习BitTiger为他们定制的进阶课程;更有学员回到BitTiger担任助教甚至成为讲师,帮助更多的同学一同进步。

这恰恰反映了如今在线教育平台的发展趋势:免费内容变成了付费精品,短期教学变成了长期乃至于终身学习,在线平台不再只是抱佛脚的一个佛堂,而成为了人们日常的必需品。

“随着技术的迭代越来越快,我们发现,大学教育只是基础,学习是伴随我们一生的苦差事。”BitTiger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和Co-CEO Steve Kehoe说道。

BitTiger的背后是千亿美元的市场

BitTiger的想法,萌生于美国东部的海边小镇的闭关中心。这也是Steve和冯沁原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尽管两人被分配在同一个宿舍,但由于“冥想训练”要求止语,直到第三天,他们才对上话。这一聊,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冯沁原是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的博士,但他毕业后发现,在酷我音乐和阿里巴巴的工作中依然要不断的学习来掌握技术趋势。”Steve说道。“我在哈佛大学也是因为不能学到更多前沿的技术而辍学,全身投入创业公司。我发现,这些经历比我上学来的更有用。”

同时,他们也看到了前沿科技的不断迭代对行业的冲击:工程师如果只顾眼前的一亩三分地,肯定就会被淘汰。

于是,他们决定一起在硅谷创立一家高科技终身学习平台BitTiger,目标很明确:教最实用的技能、并且终身提供。

经过一番调查,他们发现高科技在线教育市场的潜力:全球有4000万高技术领域的就业人才,单北美就有670万,这个背后是全球上千亿的产业规模,而且这个数字会不断地提高。

“据统计,每一个技术人才愿意花5%的工资用于学习和教育,美国硅谷的工程师大概年薪10万美元,人均就有5000美元的潜力,两者相乘是千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冯沁原说。

(图为BitTiger线上课程的视频截图。)

因此,传统教育平台盈利困难的问题在BitTiger上并没有发生。创立不到一年,BitTiger就实现了月度收支平衡,每季度的销售额保持在200%以上的增长率。

在面试中提到课上的实战项目,我拿到了Offer”

一位学员告诉记者,他在面试的时候,将BitTiger实战课“大规模电商实战平台”用深入浅出的方法向面试官讲解了一遍,结果当场拿到了Offer。

类似的“励志”故事还有很多,例如一位学生物专业的学员,完成BitTiger大数据相关课程后,成为了Facebook的数据分析师。

帮助学员拿到offer只是一个开始。BitTiger作为一家终身学习的平台,重点自然放在学员未来的职业发展上。

一名学员在硅谷一线公司就职高级工程师,在晋升上遭遇了瓶颈,原因是他对技术的领悟不够透彻,虽然靠死记硬背式地刷题取得了offer,但没有做到真正理解,因此在工作中难以驾驭更大的平台。随后,他在BitTiger上了三个月的课,完全弄懂了技术原理。结果,他分别拿到了Paypal、Amazon和HighFive的主管工程师一职的offer。

BitTiger的联合创始人,前WalmartLabs和Groupon的高级工程师苏铭彻告诉记者,这些成功案例的背后是BitTiger在教师、内容、模式和平台上的壁垒。

  1. 讲师并非来自大学,而是由Google、Facebook、AirBnb、Apple等互联网企业中亲自实战前沿科技的上百位技术大牛来讲解。

  2. 课程包含两大体系:系统训练营,为期三个月,从理论到实践的深入浅出的梳理各个领域,包括软件工程、大数据分析、全栈工程师、UI/UX等;进阶训练营,为期一个月,持续的学习来提升我们能力,例如“Uber车辆监控平台”、“全栈房价跟踪预测平台”、“Pokémon Go地图平台”这些实战项目,偏重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目前,上线的课程有50多个,全面地覆盖了硅谷的高技术领域。

(BitTiger的线上课程覆盖硅谷主流的前沿科技。)

  1. 课程通过强互动的直播,学生随时向老师提出问题。在code lab中,每个老师实时负责5-8位学员,从而避免了传统的网络大课中缺乏互动,仅仅是单一内容输出的问题。

“用户现在的时间很宝贵,基于罗振宇提出的‘国民总时间’,人们连学习的时间都成了一种负担,但是我们又被逼迫的去终身学习,如何做出经验胶囊形成壁垒,让学生短时间不断地更新自己的能力,这是BitTiger正在做的事情。”苏铭彻说。

在线教育的技术革新:数据平台和人工智能

内容质量得到保证,技术反而成为了BitTiger最不用担心的方面。冯沁原曾在阿里巴巴负责知识图谱大数据平台的研发,而Steve曾是SmartCloud云平台的首席工程师,他们和硅谷的顶尖人才联手打造了BitTiger的技术团队。

根据Steve的介绍,数据驱动和人工智能是BitTiger最核心的两项技术,为此,Steve还给记者分享了学员的故事。

一名学员在BitTiger学习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学习习惯和技术盲点都被BitTiger所掌握,BitTiger实时地将该学员最需要的知识点和课程规划提供给他。

(BitTiger学员的学习场景。)

BitTiger从创立之初就提出了数据驱动的教学模式。很多BitTiger的学员在留学美国之前已经开始参加了BitTiger的课程,并在之后持续的留学生活中不断的深化学习。在这个过程中,BitTiger收集了他们完整的学习轨迹,为他们提供具有针对性的学习路线。

不仅如此,BitTiger还会把数据平台和硅谷的一线企业对接,将学生的学习数据应用在招聘的过程中。这样的数据资源库,真实地评估了学员对技能的掌握程度、项目的实战能力、团队协作和沟通能力等等,从而摆脱传统低效的简历筛选模式,用学员的真实学习和实战经历作为他们能力的背书。

“很多学员所掌握的项目实战能力在传统的简历中无法体现。”BitTiger的联合创始人、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的Michael Kehoe告诉记者。“数据平台能为学员们建立更完善更系统的资源库,展示出他们全部的能力。”

另一个故事则和人工智能有关。

一名学员原本是学全栈工程,但在BitTiger的学习过程中,数据显示他在用户界面设计上有较为明显的优势。BitTiger将这个信息反馈给他,并帮助他走上自己心仪的职业道路。

随着未来学员人数增多,人工智能可以自动为学员量身打造他们在BitTiger的学习计划。同时,学员的作业批改也在逐步交给人工智能来完成。

“技术正在影响各个领域的产业发展,唯独在线教育没有完全跟上时代的步伐。”Steve说道。“我们希望用技术优化教学内容和及时反馈系统,量身打造学员们的终身职业规划。”

(BitTiger的线下讨论场景。)

立足硅谷,BitTiger放眼中国市场

尽管BitTiger已经是美国终身学习领域的先行者,又是少有的技术驱动的公司,但冯沁原和Steve依然对BitTiger在2017年的发展抱有更高的期望。

“销售额至少做到1000万美元。”冯沁原盯着电脑屏幕上的“2017计划”说道。“数据平台和协作平台进一步完善,在线评测系统也即将上线,为学员提供一个多元化、自动化的在线教学系统。”

除此之外,BitTiger正在推进与硅谷上百家的企业联合推出认证课程和企业直聘。

BitTiger对中国市场也尤为重视。创立一年多以来,BitTiger的很多学员都是留美深造的中国学生。在未来,BitTiger希望国内的高端技术人才也能看到BitTiger的教学内容。就在去年8月份,BitTiger开设了首场硅谷&北京的连线直播,让更多人了解硅谷的前沿技术。

“中美之间的在线教育水平仍然有2-3年的差距,无论是在技术上的应用还是内容的质量。”冯沁原说。“硅谷有全球顶尖的软件工程师、数据科学家和各行各类的精英人才,背靠的是Facebook、Google和Apple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所营造的硅谷文化。这是高科技领域在线教育资源最好的一片土壤,而BitTiger正在架起中国工程师和美国之间的桥梁,这是我们的初心。”

(BitTiger的联合创始人冯沁原。)

说到这儿,冯沁原和记者分享了BitTiger的由来:BitTiger,拆开来是Bit和Tiger。Bit表示计算机的一个字节,是最本初技术的代表;Tiger是老虎,代表着自信、勇气和专注的能力。

在采访结尾处,冯沁原告诉记者,自己并不避讳这些“秘密武器”被公开,“我们的秘密其实很简单:教学的本质是还原解决真实问题的过程,我们的老师会告诉学生,自己踩过哪些坑,并且是如何跨过去的。相比于对大道理的侃侃而谈,这种方法更加直接有效。”

机智云、凯立德、赛亿联袂打造物联网LBS生态平台

1月9日消息,全球领先的物联网开发和云服务商机智云与知名企业凯立德、赛亿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时宣布启动联合实验室,三方将联袂搭建物联网LBS生态平台,打造为物联网行业开发者提供一站式位置服务的整体解决方案,把LBS位置服务融入到物联网云服务与硬件方案中,智能硬件开发者可以根据不同需求来选择相应的服务,节省产品开发周期与成本。

目前,IoT已经通过传感与物品连接达到识别与管理功能的阶段,逐步进阶至IOE(Internet of Everything)时代,发展成为以场景为中心的万物互联,所有的物品将会获得语境感知、增强的处理能力和更好的感应能力。将人、信息和物体融入到互联网中,用户将会得到一个集合十亿甚至万亿连接的网络,这些连接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并且赋予沉默的物品声音。

面对空前的发展机会,更多的行业开始依托人工智能、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提升生产、管理、服务的能力和效率来进行产业升级,以满足来自消费端日新月异的个性化需求。产业需求者、应用开发者在寻找方案商、SaaS以及LBS服务环节会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必然也增加了生产周期和成本。因此,机智云联手凯立德、赛亿三方聚首共同打造面向物联网行业开发者提供一站式LBS位置服务的整体解决方案,智能硬件开发者就能够根据不同需求来选择相应的服务,节省开发周期与成本。这正是三家中国物联网重要企业进行合作的原因。

机智云是全球领先的物联网开发和云服务商、全栈式物联网平台服务领导者,也是国内第一个智能硬件自助开发PaaS及物联网SaaS云服务平台,公司拥有完整的技术研发团队、安全团队和人工智能团队,为开发者和企业提供安全、可靠的物联网开发工具和云端运维服务,服务覆盖车联网、新能源、工业互联、医疗健康、消费类电子产品等众多行业,截止2016年底,机智云平台累计已服务超过1000家企业,运营超过700万在线设备,拥有超过万名开发者。

赛亿是一家专业从事品牌电子元器件代理及消费性电子产品开发设计,生产服务的高科技机构,其搭建了国内最大的在线智能软/硬件创新设计方案服务众包平台,具有强大的研发能力。而凯立德作为中国第一批获得甲级测绘资质的地理信息行业骨干企业,历经20年的积累,在地图导航与位置服务以及汽车消费电子领域,创造了多项国内乃至全球第一,并积累了数千万的车主用户,已成为用户信赖度最高的品牌之一。可见,三方实力派联手搭建物联网LBS生态平台势在必得。

机智云CEO黄灼表示,现今,消费者需求日益多样化,更需要丰富的个性化位置服务,也使得很多领域尤其是物联网产业对于LBS位置服务有更为精准的需求,物联网LBS服务的启动将引领新一轮快速增长期,相信未来在众多产业深化LBS应用将成为增值服务新的亮点和方向。赛亿科技罗辉表示: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链必将进行,作为方案开发商赛亿科技非常高兴与凯立德与机智云一同为物联网发展做努力。

作为物联网时代的”引擎”,LBS是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而在地图数据领域,凯立德积累20年,有丰富的车载信息运营经验及千万级用户大数据,具备打造物联网属性LBS服务平台的基础,足以提供个性化、定制化的LBS服务,而机智云提供物联网服务,赛亿提供物联网硬件解决方案的服务,三者可联袂前行,共创新局。

凯立德CTO梁高明表示,物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智能感知、识别技术与普适计算等通信感知技术,广泛应用于网络的融合中,已被视为产业新的增长点。物联网的发展离不开应用场景,凯立德致力于实现精准的位置信息服务,把有价值的信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方,推送给对的人,这也是开发者和运营商的追求。机智云在物联网的云服务领域已积累了丰富的技术经验,赛亿具有强大的方案适配能力,擅长提供硬件解决方案,凯立德将与两方进行深度合作,共同探索和尝试开发跨界领域产品,把凯立德的LBS优势得以最大化的应用。

人工智能产业极速发展、物联网已成技术依托的时代,资源整合与互利合作也是必然趋势,凯立德、机智云、赛亿这三家在不同领域都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企业,如今宣布在技术、产品和服务领域进行深度合作,在自身加速发展的同时,必然能够推动相关产业升级。

AminoCapital:大数据+机械学习引领今年硅谷趋势

近日,Bloomberg最新公布的美国投资报告应证了2016年的“资本寒冬”一说。数据显示,截止去年12月17日,美国上市科技公司在过去一年的募资金额同比前一年减少了60%,整体投资数额相比于2014年下降了58%。

惨淡的数据让进入2017年的硅谷投资者产生担忧:今年的投资趋势会呈现什么变化?硅谷的哪些领域会成为下一个风口?投资者应该如何判断早期创业公司的前景?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硅谷早期风险投资机构Amino Capital(丰元创投)的管理合伙人徐霄羽。

早期风投趋于稳定,独角兽融资遇冷

尽管硅谷投资者普遍认为,资本寒冬会继续侵袭2017年的硅谷乃至美国,但徐霄羽告诉记者,这股寒潮将不会影响早期投资,包括从种子轮到B轮的投资。

由于早期投资机构主要关注创业项目在未来的发展前景,包括核心技术和商业应用场景等,而且在过去2年里硅谷早期VC(风险投资基金)完成大量的募资,这些资金充足的VC仍然会按照每家的标准与特色来选择创业者和项目。因此资本寒冬目前还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同时,早期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额相对偏小,受到整个大环境的制约不明显。

“对于硅谷早期投资机构而言,资本寒冬目前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实体上的影响,美元加息的预期让很多VC在2016年年初就已经完成了大量的募资,现在正是投资活跃的阶段。对于中后期的投资机构,情况则完全不同。加息后,更多大额的资产将会回流到债券和固定收益等资产类别,而这些资本曾经追逐的正是独角兽估值的创业公司。” 徐霄羽说。

正是因为之前的后期投资者居多,催生了独角兽 — 资本是如此廉价,以致于明星创业公司往往用很少的股份就可以换来巨额投资。现在随着这些资本逐步流向其他资产类别,后期投资市场相对成熟,投资者的关注焦点转回到了回报率和现金流这样的硬指标上,所以独角兽遭遇资本寒冬的冲击是可以预期的。

随着Snap、Uber和Palantir等科技类公司都计划在今年上市,这些估值超过百亿美元的潜在上市公司将会引爆二级市场的交易量。这会导致资本优先流入上市公司的口袋,而不是独角兽们。

(Snap(原名为Snapchat)将在明年3月上市,预期市值达到250亿美元。)

2017年的投资趋势:VR和基因组大数据

在今年早期投资趋于稳定的背景下,近几年崛起的人工智能将会是投资者重点布局的对象。通过大数据+机器学习的模式,人工智能正在潜移默化地颠覆各个行业,包括娱乐、健康、医疗、能源、物联网、社交等。

而在这些前沿领域中,徐霄羽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进一步普及和深度运用,新的移动端操作系统VR/AR(混合现实/增强现实)和能够优化医疗体系的基因组大数据是投资人在2017年应该着重关注的领域。

1.VR

步入2017年的VR产业将会延续近两年的火热势头。据知名科技咨询公司Digi-Capital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10月起,VR/AR领域的全年投资金额达到了23亿美元,并且连续9个季度保持增长。

然而,VR的火热并不意味着投资人可以盲目撒钱。在VR产业增长的同时,痛点也随之而来,包括成本过高导致无法实现量产、软硬件水平严重脱节、缺乏高质量VR内容等问题。

据徐霄羽推测,2017年VR产业将重点从成本、技术以及体验这三个方向完成产业升级。同时,她建议投资者可以在今年重点关注这几个方向。

首先是低成本的VR内容制作。高成本低效能是悬在VR内容生产商头上的一把刀。还记得Oculus的电影《Lost》吗?精细画面的背后是10分钟1千万美元的投入。因此,谁能率先突破将成本降下来,谁就能优先吸引融资。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一家AI公司Orah为例,他们主打VR随手拍4K相机,并且能将制作低成本的VR视频以及直播同时完成。这项产品刚一发布就已经被Facebook内部制作团队、斯坦福大学、以及众多电影公司相中并大量购买和使用。

其次是突破高品质的交互技术瓶颈。以foveated rendering(视网膜凹式渲染)为例,这项技术是解决网络延迟和360度视觉体验的关键元素,它能帮助用户在转动头部的同时看到高清画面。由于这项技术在现阶段有待开发,这为技术性VR公司提供了发展空间。

最后是沉浸式体验效果。现在很多VR企业都在着手研发身体局部的捕捉技术,并且在虚拟世界里模拟出各种逼真的触感,如皮肤、肌肉、头发等,让使用者能够在虚拟世界里得到最真实的体验。

(VR产业正在迅速崛起,并且逐步进入大众消费群体的视野中。)

2.基因组大数据

人类对于虚拟视觉的追求通过VR/AR技术在近几年得以实现。同样,由于基因组测序技术的迅猛发展,人类对自身的了解也变得更加精细,继而催生出基因组大数据这样一片蓝海。

据PWC报告显示,仅仅5年时间,对个人进行基因测序的成本已经从9500万美元降到只剩1000美元。成本降低加速了技术的普及,这为医疗产业带来了大量数据。据悉,人类每天能产生250万TB(1TB等于1024GB)的数据,并且这个数字会随着便携式设备的普及而进一步扩大。

庞大的信息量将会直接驱动医疗产业向大数据方向转型。据徐霄羽介绍,更多硅谷创业公司开始收集并处理医疗和人体的数据,进而向美国制药领域的各个端口输出数据,包括制药公司、保险公司和医院。

“美国制药公司的研发背后需要相关病人的基因组数据作为支撑,所以这些制药公司也在积极寻求和硅谷数据公司的合作”。徐霄羽说。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一家基因组大数据公司Human Longevity为例,他们就致力于做人类基因组大数据的分析。他们结合人工智能技术,将基因组30亿个碱基对数据与病人的病例数据相结合,并通过机器学习,最终将基因组信息翻译成疾病信息,做到精准治疗。同时他们利用图像识别技术,对MRI、CT等医学影像进行高精度判读,从而做到早期诊断,挽救病人的生命,节省医疗成本,延长人类的平均年龄。如今,他们已经试运行了一个基因组大数据的搜索引擎“Open Data”,第一次开放1万个人类全基因组的数据给药厂和研发实验室, 目的是为了更精准地制药。这家公司在去年4月已经完成了B轮2亿美金的融资。

(来源:Human Longevity官方网站。)

基因组大数据也将催生出另一个产业 — 个体化医疗。人类在未来可以通过便携式设备和应用调用自己的基因组数据,从而对身体的各个部位有更直观的了解。相比于Facebook和微信,人类对这些数据的黏度只会有增无减。这会打开个体化医疗的窗口,从而带动所有相关产业的发展。

“如果谷歌有下一个竞争对手,很有可能从基因组数据领域中出现。”徐霄羽说。“由于其爆发的数据量和人工智能的高效率,这个尚未被开发的蓝海一旦边界被突破,将会是 ‘下一个房地产’,是在未来很有潜力的产业。”

硅谷风投值得参考的三个逻辑

尽管VR和基因组大数据被认为是2017年的大热产业,但徐霄羽也在提醒投资人:切莫盲目跟风。毕竟,风险投资机构想要在硅谷超过27000家创业公司中寻找到有潜力的项目,非常困难。

那么硅谷投资者应该遵循哪些逻辑,才能在众多项目中做出理性的选择?徐霄羽结合Amino Capital过去四年的投资经验提出了三点建议。创建4年Amino Capital在一期基金上保守计算取得了超过4倍的投资回报,更将1半以上的本金还给了出资人,根据DPI计算,这是硅谷前5%的风险投资机构才能办到。Amino Capital目前正在筹划中的三期基金, 资本管理数额预计将达到2至3亿美元。

(图为Amino Capital的4人团队成员,从左至右分别是:合伙人徐霄羽,合伙人朱会灿,合伙人李强,合伙人吴军。)

  1. 大数据。在这个数据创造价值的时代,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在竞相争夺数据资源。换言之,谁拥有特定领域的数据,谁就能获得主动权。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另一家创业公司Orbeus为例,他们主打的AI人脸与图片识别技术成功获取了百万至千万级的用户人脸数据。凭借这个大数据的优势,Orbeus在15年秋季被Amazon以高价收购。

同时,原始数据本身只有通过精准的分析,才能体现价值。以上文提到的Human Longevity为例,其创始人J. Craig Venter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人类身体内30亿个碱基对测序的人,他的公司同时得到大药厂临床病人的基因组数据与病人的病例数据。不尽是这些得了癌症或者慢性病的病人,Venter位于圣地亚哥的世界上第一个个体化医疗体检中心 (Health Nucleus)能够为人们提供基因组数据分析服务,得到医疗机构和制药公司最新的精准治疗方法。

2.机械学习。机械学习的本质是通过分析数据,提高产品智能性,就像Alpha Go通过几百万盘围棋博弈的数据,实现了自我提升。在硅谷,“大数据+机械学习”已经成为了趋势,即使是前几年对机器学习还一无所知的VC,现在已经不愿意投资没有采用这种技术的创业公司了。同时,这项技术随着科技巨头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的陆续开源而变得普及,成为创业公司在未来必须具备的技术条件。

“无论是深科技或者是社交网络APP,企业都必须要采集数据,拥有细分领域的专家分析能力,再加上算法。这三个加在一块儿到今天我们就叫它人工智能。”徐霄羽说。“可能明天我们就叫她机械智能或是别的热词,但这些称呼都离不开这条主线。”

3.细分领域的顶尖人才。徐霄羽认为,成功的创业者可以是学术领域的专家、有过多次成功创业的企业家、以及获得多年行业经验的人才。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 在某一个细分领域能够达到顶尖水准。按照徐霄羽的话说,这些创业者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在Amino Capital投资过的企业中,不乏这样的人才,包括一款对话机器人私人助理Ozlo的创始人Charles Jolley曾分别将之前的公司卖给苹果和Facebook;以及创办奇恩基因的斯坦福大学教授王永雄和学生马鑫。王教授不仅曾将上一家公司出售给了罗氏制药,而且他们现在是世界上第一个中文精准用药系统的研发团队,解决了世界顶级医疗资源为中国普通国民服务的课题,前景广阔。

“硅谷的华人投资生态圈已经建立起来了,对国内想要来硅谷投资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期。”徐霄羽在谈到硅谷投资环境时说道。“像Facebook这样的顶级巨头已经有了令人十分尊敬的中国高管的身影(Facebook副总裁魏晓亮博士),被Amazon收购的Orbeus创始人李轶和团队现在也进入Amazon成为负责人工智能的核心团队。华人在硅谷的投资 — 创业 — 巨头高管的生态中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这将极大地增加创业和投资的成功率。”

Hanmai, a Chinese rap-like performance, symbolizes a cultural interest in Rural China

“I was once crazy for ya.”

“I worked my ass for ya.”

“My heart only belonged to ya.”

“But you fxxked someone at my backyard.”

These words were uttered by a young male in a tacky outfit sitting in front of the computer screen in a revamped bedroom. Tianyou, his name is. MC, he entitles himself.

In this recorded live-streaming video, he was constantly spitting out his anger about discrimination, wealth and disappointment of social inequality in the form of Hanmai, a rap-like performance popular in China. The coarse combination of narration and single-rhythmed music back in 1980s’ Disco ballrooms uncomfortably bombarded my ears, but was celebrated by tens of thousands of young people in China.

Not long after this, I learned his story: dropped school at 16, now the top live-streamer in China and has made a fortune by this said new type of “music” — Hanmai. A millionaire at the age of 23.

He has companions — thousands of performers are shouting out loud on various livestreaming platforms trying to catch attention, most of which are uneducated young males from northern China and have to make a living by themselves at very young age. Their average monthly income ranges from ¥2000 to ¥4000.

Audiences are mostly millennials, scattering in rural areas and second tier or third tier cities in China. Most of them are neither highly educated nor have high income, but the total number is massive.

Yes. Hanmai is a big deal in China.

Hanmai is a rap-like performance, not rap.

Hanmai is born on Chinese live-streaming platforms, mainly on YY Live. It originates from MC, which stands for “microphone controller”, a role who enlivens the atmosphere at clubs or pubs. They embellish what they are talking at parties by narrating with high-energy dance music. That is why most Hanmai live-streamers’ aliases start with MC.

 

MC is more like a host of a party or an event, but Hanmai is a real type of performance. The basic components of Hanmai include rhyming lyrics and accompaniment with a strong beat, like a combination of prose and raps.

Hanmai is famous for its lyrics, from regional slang to online popular phrases. They usually have themes centered on sex, violence, money, discrimination and social issues. Meanwhile, I found out Hanmai live-streamers are usually in favor of such words like “dragon”, “king”, “bitch”, “bros”, “drunk”, “rich”, “cars”, “intercourse”, “betray”, etc. Sounds like gangster-rap huh.

But the truth is Hanmai is not rap. With no flow and no delivery, not required to be performed in time to a beat, Hanmai is just a narration with music.

 

Hanmai is popular in rural China

However, the lack of flow does not hurt its popularity. It is now one of the most welcomed form of music in rural China.

It is extremely popular on YY Live and millennial fans are crazy about it. MC Tianyou has over 17 million fans on YY Live, and the number is still growing.

Why?

One probable cause is that Hanmai can raise people’s inhibited desire for release, especially for those Chinese millennials who are stressed by life and hard work. They long for things that can resonate with them. Look at the history of rap, and you will soon be aware of the similarity between it and Hanmai.

One of MC Tianyou’s fans told me Tianyou was his idol because of his powerful lyrics and his personality. He earns 2000 yuan per month and he spends half of his salary on awarding Tianyou.

Another reason could be its simplicity. The lyrics are catchy and entertaining, while the rhythm composes of simple integer ratio which our brains are more tuned in to this type of music. With all these advantages, Hanmai becomes a widespread performance online.

Last but not least, live-streaming business is skyrocketing in China, offering a great environment for Hanmai performers. In 2016, a new live-streaming platform goes online in every 18 minutes.

That does not equal to the acceptance of all people, though.

MC Tianyou submitted his Hanmai-style song to an original music competition, but it was rejected for Hanmai is not considered to be a real piece of art. It reveals a public opinion that Hanmai has not been considered as a serious type of music or arts in China yet.

Meanwhile, Hanmai is controversial for its lyrics because it indicates political incorrectness, narcissism and male chauvinism. You might see criticism occupying pages of comments about Hanmai in various Chinese online forums. “It is loser’s spiritual comfort.” “I have never seen such ridiculous lyrics and it has so many loopholes in lyrics that I cannot withstand it for even one more second.”

 

There is a long way before Hanmai goes mainstream. Or will it after all?

Hanmai live-streamers are rock stars in their 200-feet streaming room, gifted and complimented by millions of fans online. But it is still a local phenomenon.

The director of the music competition that rejected MC Tianyou’s latest workpiece made an announcement after MC Tianyou tweeted complaints over this issue. He said Hanmai’s oversimplified rhythm made it a long way to go mainstream.

It reminded me of the history of rap, a merely spoken oration centered on violence and materialism back in 1970s in the U.S. Rap was not accepted as the mainstream music and art until someone like KRS-One or Public Enemy in 1980s spoke out against violence and embedded race and class into his lyrics.

Later on, Eminem’s popularity at the beginning of 21th century as the first while popular rapper, made rap be a mainstream culture that is welcomed by white kids.

It took 30 years for Rap to be a widely accepted music style. The time duration won’t be less for Hanmai.

I will not deny the commercial potential of Hanmai as a kind of to-be-mainstream music. Any subculture, like rap 30 years ago and Hanmai for now, will face inevitable obstacles of being excluded from mainstream. It needs various factors to make things different, including a phenomenal figure that has the impetus to reform the performance, a well-known performance style that can fuse original characteristics of Hanmai and an established business operation.

There’s still years to go, before people actually take Hanmai serious, or it can appear on any official stage.

It does remind me of something though.

Like a lot other Chinese people who live in the metropolitan, I sometimes forget about the other part of the world — there are a huge number of Chinese people out there, enjoying music that we’ve never heard and leading a life even though there’s always little money to spare. A different life, but vigorous too.

GrubMarket首次达到收支平衡,预计2018年上市

对于许多在“烧钱怪圈”里苦苦挣扎的中国生鲜电商来说,来自美国的这个消息令人振奋:

据TechCrunch日前报道,美国生鲜电商GrubMarket在刚刚过去的一月份宣布首次达到收支平衡。GrubMarket创始人徐敏毅对TechCrunch表示,公司如今的月销售额超过500万美金。

这家由华人创始的生鲜电商,已经跑在了许多美国本土竞争者前面,预计于2018年底或2019年初完成上市。

至此,这家近年来发展飞速的硅谷生鲜电商可以说是真正摆脱了烧钱模式,对于2016年几乎全线溃败的中国电商来说颇具指导意义。

数年前开始,生鲜电商被称为“电商界仅剩的蓝海”,无数中国创业公司一头扎入其中,却往往深陷以下泥潭:被烧钱惯坏了的消费者,难以盈利的商业模式,以及风口过后难以为继的用户获取。

GrubMarket创立于旧金山湾区,已经继续发展到洛杉矶地区。通过直接连接农场与消费者,主打“有机”“新鲜”的GrubMarket获得了大批美国消费者的青睐。对于中国从业者们面临的问题,这家炙手可热的硅谷生鲜电商的创始人给出了两个简洁明了、却需要强大执行力的解决方法:

1.克制在营销方面的投入,保证商业模式可以盈利。

对于许多生鲜电商来说,盲目进行线上营销无法带来可靠的用户群体,而临时获取的用户数量,也很难在未来转化成真正的利润。正是因此,生鲜电商需要量化管理利润与成本。与其参与一个比拼融资额的“烧钱游戏”,不如探索能够真正带来利润的可靠商业模式。

2.To C、To B业务相结合

在GrubMarket的尝试中,加入To B业务,是帮助他们达到最终收支平衡的“神来之笔”。这些来自To B用户的大额订单,让农场愿意给GrubMarket提供优惠合作价格,也继而让To C业务蓬勃发展。如今,GrubMarket的B2B客户包括湾区数百家热门餐馆,及像Apple、Yelp、Craigslist这样的大型高科技公司。

通过这些方式,在美国生鲜市场上作为后起之秀的GrubMarket,不管是在如今的市场份额,还是未来的前景方面,都已经远远超过了曾经大火的GoodEggs(月销售额约为50万美元)及Flamingo(已停止运营)等竞争对手。

GrubMarket创始人徐敏毅来美十数年,有着eBay,Oracle等一线大公司工作经历,曾是技术高管。在美国主流大公司中的工作经历,让他有了一个完整的“技能树”——技术、管理、咨询、沟通。团队成员包括著名递送公司Munchery、Blue Apron、著名连锁有机超市Whole Foods的高管等等。这个经验丰富的团队让GrubMarket能够在这个略显艰难的行业迅速发展,也使它能够持续吸引美国最为主流的消费者群体。

“相比于竞争对手,GrubMarket的最大特点是有很好的整体策略。虽然它看起来发展很快,但其实据我所知,他们是先做好一个区域,再继续向外辐射,每一步都很扎实。”硅谷著名投资人张璐向记者介绍道。

“他们的运营能力、platform with technology(应用技术的平台)、成本控制与现金流分配都很优秀,”张璐说,“创始人Mike(徐敏毅)的中国基因,也让这个公司除了在美国市场蓬勃发展以外,在跨境市场方面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据悉,GrubMarket的下一步,是在17年底达到1000万美元的月销售额,保持盈利。2018年底到2019年上半年,徐敏毅希望GrubMarket能够完成IPO。这个华人创始人对于GrubMarket的最终期望,是成为世界500强公司,在美国屹立不倒。

“他们的运营能力、platform with technology(应用技术的平台)、成本控制与现金流分配都很优秀,”张璐说,“创始人Mike(徐敏毅)的中国基因,也让这个公司除了在美国市场蓬勃发展以外,在跨境市场方面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据悉,GrubMarket的下一步,是在17年底达到1000万美元的月销售额,保持盈利。2018年底到2019年上半年,徐敏毅希望GrubMarket能够完成IPO。这个华人创始人对于GrubMarket的最终期望,是成为世界500强公司,在美国屹立不倒。

除此之外,GrubMarket还在积极探索国内市场,已经与国内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敲定合作,天猫生鲜与天猫国际都已经开始售卖GrubMarket的自有品牌产品。

以下为TechCrunch原文,梳理了GrubMarket的成功之路:

近年来,大量风险投资基金涌入生鲜电商,然而这个行业的玩家始终在苦苦挣扎。

自2015年起,GoodEggs,Zesty,和Munchery的高管团队都经历了频繁的更换,著名的餐馆递送公司Blue Apron也由于安全性经历了重重困境,物流提供商Postmates则在苦苦寻找下一轮资金。

然而这个市场上相对年轻的玩家GrubMarket,却在近日达到了500万美金的月销售额,并达到了收支平衡。这个公司的投资人包括好莱坞影星Ashton Kutcher的Sound Ventures,复兴昆仲资本,Y Combinator,GGV(纪源资本),Global Funders Capital,Battery Ventures,NewGen Capital,丹华资本等等美中欧重量级投资机构。

GrubMarket会成为下一个Whole Foods或Costco吗?他们成功的原因很可能在于营销上的谨慎花销以及To B、To C结合的商业模式。

如今,GrubMarket在旧金山湾区及洛杉矶地区提供生鲜产品递送服务。今年,他们计划向美国南部扩张,包括德克萨斯州及田纳西州的人口密集地区。上一轮融资,GrubMarket获得了2000万美元资金支持,如今已经有70个全职员工。

徐敏毅对TechCrunch说,“我们融到A轮之后,花了很多钱在Facebook广告投放上,最终却发现很难保证客户留存,所以我们缩减了这方面的开支。如今我们的方式是鼓励我们的销售尽量多的带来忠实客户,他们推荐新客户或者留住了客户之后,会获得相应的提成。”

就像在实体以及在线生鲜行业的许多先行者一样,GrubMarket直接与农场达成合作,以获得有吸引力的价格。他们合作的产品,往往都是当季消费者极为喜爱的产品。这家公司让用户能够获取各式各样的产品——从肉类、农产品到食品室里更耐储存的产品。

拥有GrubMarket会员资格的用户将会获得产品折扣,还可以通过购买行为积攒积分,而且会有免费运送(不管他们买了多少钱的产品)。除非购物额达到35美元,非会员都需要自行支付运费。

正因为如此,这家公司的模式被比作Costco或Amazon Prime,都是通过会员制实现大规模销售的成功美国公司。

(GrubMarket创始人徐敏毅)

创始人徐敏毅对TechCrunch表示,GrubMarket预计将于2018年末或2019年初上市。这家公司希望成为消费者在需要农产品时的首选品牌。它可能面临的竞争对手包括Door to Door Organics,Peapod,Good Eggs,Google Express及Amazon Fresh。

据1010Data提供的市场预测,自2014年,生鲜递送的销售额增长了55%,而加州与纽约是美国境内最大的市场。

TechCrunch原文链接:https://techcrunch.com/2017/01/09/online-grocery-grubmarket-breaks-even-and-wants-to-go-public-in-2018/

  第一个登上《福布斯》30 Under 30主题人物的华人投资人,是如何征服硅谷的?

初见张璐,的确是印象中那个在硅谷迅速崛起、雷厉风行的女投资人。

她刚登上《福布斯》美国版30 Under 30首页,不仅入选VC类榜单,还被选为引领VC榜单的荣誉主题人物。

这份榜单可以说是美国最顶尖的青年领袖的“风云榜”,尤其是被选为荣誉主题人物的,都是各个行业的佼佼者。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Snap(前Snapchat)创始人Evan Spiegel,著名演员“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奥运金牌选手Alex Morgan,NBA球星Stephen Curry都曾入选过。

张璐是自榜单开设以来第一个当选风险投资领域主题人物的中国人。过去两年,获同样奖项的是美国最顶尖的加速器及基金Y Combinator的President Sam Altman,以及美国知名投资机构Revolution Ventures的合伙人Clara Sieg。

她的硅谷经历像一个传奇。《福布斯》在专访文章中写道:“张璐是硅谷难得一见的来自中国的女性投资人。在硅谷,像她一样的年轻投资人曾经创立过自己的公司,如今他们正充满激情地运用硅谷的风险投资资金,帮助创业项目成长为未来的伟大公司。”

创业者、风投从业者、早期基金创始人,她在这个曾经只属于白人男性的世界里用惊人的速度不断转型,并迅速崛起。如今,她是硅谷最受认可的新锐投资人之一。

(福布斯杂志对张璐进行专访的视频截图)

张璐极为高效,大部分时间,她都是满负荷运转的。

见到她的时候正值中午,她刚刚见了两个创业团队,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其中一个是她之前投资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公司Fido AI。下午,她还要和另外一个母基金开会,之后去斯坦福参加一个小型的人工智能科技讨论会。晚上,JP Morgan有个小型的reception,她也受邀去参加。

张璐每天到家时基本都八九点了,常常还要继续工作或者跟国内的合作方开电话会议。

“我有点工作狂的潜质”,她自嘲地说,放松地靠着椅背,“虽然很累,但也很享受把所有to-do list安排地妥当,一项一项完成,这样才能安心过完这一天。”

但一讲到科技她就完全不同了,整个人发着光。

“我有很多黑客朋友,常在Google进行小型聚会。有一次开着会,莫名其妙一架无人机就被hack起飞了,大家只能停下一切活动四处研究到底是谁干的。”她笑道。

这些人对科技的热情跟她很合拍。在真正了解她之前,她恬静的长相常常让人很难想象,她不仅是一个成功、高效的投资人,还是一个狂热的技术发烧友,不仅对技术有巨大的热情,还有多项技术专利。她之前创始的公司,就是基于她自己的一个专利做出的产品,最后公司在美国高价被收购。

1 玩转硅谷早期投资,靠“量化”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的话,很难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投资人,能够让NEA、Andreessen、Khosla这些硅谷牛气的一线基金都服气。要知道,这些大基金基本瓜分了硅谷最好的项目,很少愿意接受新玩家。

张璐的NewGen Capital是极少数他们愿意合作的早期投资基金之一。还是一个创业者的时候,张璐已经开始跟他们合作了。

她看项目的眼光也很独到,不同于泛泛的“看人”“看趋势”,张璐总结出了两个被证明很有效的原则,“多维看人”及“量化趋势”。

(张璐在硅谷创新大会上)

早期投资的核心点之一是锁定人才,张璐的“人才间谍网络”遍布硅谷各大科技公司,管理团队也和创业社区联系非常紧密。从Wealthfront,Coursera,Uber这样的创业公司,到谷歌,Facebook等上市公司,都有着她的项目顾问,这些已经处于中上层的顾问会帮助NewGen Capital留意科技圈中的创业大牛,让他们能够第一时间抓住好项目。

一般来说,接触创始团队后,张璐还能够通过这个网络快速可靠的个人背书信息,了解团队技术背景。此外,通过分析经验数据,她也能将创业者快速分类,从而进一步观察整体团队的合作效率与发展前景。

和其他许多基金不同,NewGen Capital还有着独特的“量化”法宝——自己的内部数据库与内部行业分析报告。这些独家数据能够辅助他们的投资决策,也让他们能够对下一阶段的投资热点进行预判。

除此之外,她与斯坦福渊源很深。她自己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导师是工程学院院长,后来高价卖出的公司最初也是在校方支持下开始的。毕业多年后,她还被学校推荐作为校友代表接受德国Handelsblatt杂志采访;她组建的NewGen Capital团队也是全斯坦福背景,投资团队包括斯坦福终身教授,美国工程院院士,以及成功企业家等。

这些支持让他们迅速建立起了多样化、通畅的优质项目网络,基本能够覆盖全美。对于中早期投资来说,这些项目源非常重要。

2 开挂了?她的“非典型性成功”

《福布斯》美国最初找到张璐的时候,向她夸张地表达了他们的热情:“你简直就是当代美国梦。”

每年有数十万中国留学生奔赴美国,其中只有极少数人能留下工作、生活,而在留学期间创业的更是少之又少。她不仅全都做到了,还是斯坦福材料工程学院当年唯一拿master全额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

此后她的创业公司被高价收购,并随后进入硅谷核心风投圈,她的基金导师囊括了硅谷一线的前辈,其中包括硅谷骨灰级人物、顶级基金NEA的创始投资人Phil Paul。她也有许多个人导师,跟她认识时间最长、关系也最好的一个,是硅谷最顶尖的专利律师Robert Byer,(Steve Jobs把苹果的专利问题都扔给了他)。

(《福布斯》30 Under 30 2017官网首页截图,左上是张璐,作为入选者代表)

怪不得《福布斯》把她放在“30 Under 30”的首页,和Snap(原Snapchat)CEO Evan Spiegel、还有四度获奥运金牌的Simon Biles摆在一起。

这简直是一路开挂的人生啊。

对于少年张璐来说,这样的人生走向既是她从没想过的,又应当是意料之中的。

虽然她也像平常女生一样学古典音乐、受画家母亲影响从小学画,但在更多方面,她完全不能算是一个“安分”的女生。

高中时,她打魔兽争霸,是战队队员,玩兽族,技术比一般男生好太多。组乐队、办杂志、办社团,不像普通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她简直是把能尝试的东西都尝试了一遍,“非常恣意地探索了各个方面的潜能”。

到了硅谷,她不安分的本能仍旧存在。她在斯坦福时,就是斯坦福橄榄球队乐队(Marching Band)的鼓手。读书的时候,她还在累计飞行时间拿飞行驾照,谈到飞机时,张璐很兴奋地告诉我,“我有个飞友,最近刚完成了单人飞行环游世界。”

闲暇时间,她也常常参与一些小型公益项目、讲座等,帮助华人在美国成长,以及探索发展的可能。

在一次讲座上,她讲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

我比幸运地在年少期形成了自我意种自我意识让我能叩自己的内心,正自己的需求,最我日后极向上的生活度的一种不竭驱动。同,形成完整的自我意和价值观也决定了一个人展的基

种自我意非常宝。我感激我的成方式,自己的未来有一个清晰明确的目标,把优秀当成一种习惯,同时也张扬个性,保护自己的天性

可以想到,这样的自我意识让她始终拥有成长的动力。在人生的交叉路口,不论是学生时代、创业时期、还是踏入投资行业后,她始终选择着那条“少有人走的路”,并且勤奋、高效地一路披荆斩棘。

她的多年好友以及个人导师Robert跟我说,“Lu非常聪明、非常优秀,这么多年来,她是我见过最有潜力的年轻人。”

他不遗余力地向自己的硅谷朋友们推荐她,以至于张璐和这些已经功成名就的大佬们碰面时,常常是她还没开始打招呼,他们的第一句话已经出口,“Oh! You are THE LU!”(哎呀!原来你就是Robert老说的Lu)

3 “标签”算什么?

而所谓“少数族裔”“女性”“年轻人”的标签,也很难阻挡她前进的道路。

在创投圈和科技圈,女性一向是“珍稀动物”。TechCrunch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在100家全球顶级风投机构里,只有7%真正进行投资的合伙人是女性,平均年龄是40岁以上,少数族裔更是少之又少。

有一次张璐去Sacramento参加州长的小型家宴,就有遇到的政客就一脸惊讶,“你这么年轻?还是个女性?还是中国人?”

这次采访时,她正在准备即将在2月份举行的Super Return大会。她被美国LP推荐,作为GP代表受邀在大会上分享MicroVC在美国的崛起。不出所料,她又是唯一在大会上发言的华人VC。

对于张璐来讲,当“少数群体”这件事,已经习以为常了。

作为一个学工科的女生、科技行业的女性从业者,她经常是会议室或办公室里唯一的女性。

刚进入投资圈时,有碰到年纪大的硅谷投资人会直接问她的年纪,说“在你出生之前,我就已经在做这一行了”,他也完全不认为自己失礼。这样的年龄偏见并不少见,亚裔更显年轻的面孔,有时候也会让创业者对她的年龄格外好奇。

但张璐觉得在面对这些成见时,就像她在福布斯专访视频中说的那样,“不需要过多地争论或辩解,只能用事实去证明,永远不要因为自己的人种,年龄,性别就去给自己设限“,她也绝不可能因此停下自己的脚步。

她总是在选择那条没那么多人走的道路。路上遇到偏见、走过弯路,更激发了她前行的欲望,也是她追寻自我、要求卓越的本能使然。假如再来一次,她的选择也必定殊无二致。

现在的她是硅谷崛起速度最快的新锐投资人之一,也是微软Venture和Stanford 大学 StarX的创业导师和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奇点大学的创新导师。

这两年的格莱美,她都受邀参加并走红毯。“不过去年太忙,时间又紧,穿着运动裤一溜小跑就过去了,幸好没人认识我,这次一定会稍微准备一下。”她笑着说。

(张璐与加州州长Jerry Brown,在加州名人堂典礼上)

她仍旧保持了年少时对NBA的热情,还会经常去看勇士队的比赛,也因为作为投资人的优秀口碑,和对高科技投资也很感兴趣的勇士队员们相熟。她常受邀参加勇士队比赛后的小聚会,也会偶尔参加球星们打乒乓球的小聚会。

“上次打乒乓球开拓者的CJ McCollum和Damian Lillard也来了,但打得很差还爱面子怕输,勇士队里打得最好的还是Klay thompson,Curry打得比Durant好,至于我,他们总觉得我是中国人,一定很厉害,但其实我打得非常差。”张璐笑着说。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有着强烈好奇心及探索欲望,这既给她带来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在硅谷乃至中国都获得了认可,也让她能够过着自由、“去标签化”的生活。

4 美国资本圈,中国力量崛起

张璐第一次感觉到硅谷风向的变化,是在她卖掉公司、从斯坦福毕业后,进入Fenox Capital当投资合伙人的第二年。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融资规模高达250亿美元,完全盖过了那一年苹果产品发布会的风头。

彼时美国人刚刚接受了中国崛起的事实,好奇又有些小心翼翼地向她打探,“中国那边到底是什么样的?能不能和他们合作?”

张璐耐心地给他们解释中国人从商的方式,也给一些初入美国市场的中国资本提供了不少帮助。

正是因此,在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市场受到阻力,或是美国基金希望和中国合作时,她常常是那个“Go-to person”。曾经Pinterest和Udacity考虑进入中国时,也通过他们的投资人找到了张璐,向她请教如何进入中国市场和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

对许多硅谷主流圈子的人来说,张璐几乎是最可靠的介绍人。

比如硅谷风投教父Phil Paul,他自己从没去过中国,可是很看好那边的市场。有天Phil跟张璐说,给她介绍一个去过中国的朋友,一起讨论中国现在的发展,张璐去了一看,发现Phil给介绍的人是1984年洛杉矶奥委会主席Peter Ueberroth,一个在美国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Phil说,他对张璐本身的能力及未来的潜力非常看好,这也是他向《福布斯》30 Under 30提名张璐的原因。向这个榜单提名候选人,对这位80岁硅谷教父来说还是第一次。

张璐也因为这些珍贵的信任,能够参加州长的私人宴会,仅限硅谷顶尖GPLP的小型聚会等等。在那些场合里,她常常就代表了“中国”。

当中国资本刚刚来到硅谷,开始收并购探索时,也常常会询问她,怎么样才能适应硅谷当地规则。

其实,对于张璐来说,硅谷的“游戏规则”并不难以捉摸。

“我本来就是个做事很直接,也很重视原则的人。”张璐说。她的本性与硅谷的规则非常契合,同时也建立了自己的口碑和信誉度,而这也正是她很快受到硅谷认可的原因之一。

近几年,中国资本涌入硅谷的风潮势头不减。2015年,中国在美国的收并购及业务扩张达到15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记录。

从全国范围内的媒体到硅谷投资人的小圈子,“China Capital”成为了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所有人都在思考,怎么样才能和中国更好地合作?而张璐成立NewGen Capital乃至获得成功,也与这股浪潮不无关系。

除了希望能在中美资本交流之间搭建起一个可靠的桥梁,她的目标更大:十年后,一个中国人创始和主导的基金,在硅谷屹立不倒,真正成为一线基金。

张璐的基金在硅谷已经建立起了良好口碑,她也一直在强调团队的力量,“在硅谷的快速成长也是依托于团队的支持,我有一个强有力的团队,很可靠的伙伴以及非常支持我们的出资方,非常感激。”

NewGen Capital的一个合伙人是美国最年轻的工程院院士之一、斯坦福终身教授鲍哲南(美国最著名的华裔科学家之一),另外一个主要的美国合伙人是美国青年企业家奖得主,华盛顿政府的创新专家以及硅谷的连续成功创业者Homan Yuen。

她另外一个的关键的合伙人Mike Wimmer 也是硅谷知名的企业家,之前成功退出了多家公司,也曾是NEA的投资人。

如今尚且年轻的NewGen Capital,成绩已经很令人刮目相看了。NewGen管理的两支美元基金,两年内投资了38个项目,其投资项目的后续融资总数达到1.8亿美元,投资项目的估值增长达到了6.5倍。其中包括美国排名第一的生鲜电商GrubMarket,依托于美国国家实验室技术的癌症快检设备POC Medical System,可回收火箭发射服务公司Bagaveev以及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公司Fido AI等。

在硅谷旧有的秩序正不断受到冲击、继而重建之时,张璐代表的中国力量令人难以忽视。而她在硅谷获得的荣耀,属于她自己,也属于不断崛起的中国。

【2017CES】ObEN:通往西部世界的列车已经开启

“咔擦”,自拍完成。

下一秒,我看见了自己的3D虚拟形象,投射到旁边纸张上,向我眨了眨眼睛。

今年CES上,有许多令人惊异的新科技,上文中提到的,就是我尝试的来自ObEN的三维图像重建技术以及AR技术。

总部位于加州的人工智能公司ObEN,除了能用一张照片完成三维图像重建以外,还展示了强大的声音处理技术。结合两者,他们能够将真人形象直接复制到虚拟世界中,令人印象深刻。

人造人,未来的高科技成人乐园,可以为所欲为的全新世界……今年10月,HBO神剧《西部世界》引爆全球,对未来世界,人们充满了好奇与渴望。

看完ObEN的Demo,我更强烈地感受到 AR/VR(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正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推进,虚拟现实世界里的“西部世界”,也许很快就会出现。

最接近真实的虚拟世界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已经被业界讨论了许多年,然而有一点是共识:视觉与听觉必须完美结合。

当我完成一张自拍后,ObEN迅速生成了属于我的三维模型——不得不说,的确非常接近本人。更重要的是,除了能投射到现实里,这个三维模型还可以在虚拟世界里跨平台的使用。

(ObEN在CES的展台,用户正在尝试AR功能)

这意味着在虚拟世界里,我能和远在中国的好友亲昵地一起猫在沙发上度过一个温馨的下午,看到的是彼此亲切的脸庞,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卡通形象,头上还顶着自己的用户名。

在用户读完一小段文字后,ObEN还能够通过深度学习,获取用户的“声纹”,制作出专属声音模型,模拟出人物的电音。这就做到了视觉与听觉结合,真实感max。

甚至她都不需要实时“在线”,这种模拟电音创建后,可以用本人的声音讲出各类语言、甚至唱歌、朗诵,我完全可以趁她人不在,让她用俄语唱一曲婉转的滑板鞋。

今年9月,PC Mag的记者Sophia Stuart采访了ObEN创始人CEO Nikhil Jain,并在文中表达了自己受到的“惊吓”:“当时他们说只需要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地点——唔,自己家厕所就行——录一个两分钟的音频。然后我就收到了一个我自己说中文的音频……天哪,我在用中文说‘nihao’和‘xiexie’哎!”

这也再次让人联想到《西部世界》——也许很多年后,当我们的肉体消亡,独有的形象、声音还可能存在在虚拟世界里,以人工智能为驱动,和未来人类不期而遇。

ObEN的COO Adam Zheng向我介绍道,ObEN已经与HTC Vive敲定合作,他们会开放API,让Vive平台上的所有用户可以生成自己的avatar(虚拟形象),用“更真实的虚拟形象”一起游戏或社交。

虚拟人物更像我了,然后呢?

在ObEN提供的demo里,还有一项有趣的内容:他们的CEO本人的虚拟形象,挠了挠头,给自己戴上了一顶绿色假发,过了一会儿,皱了眉头,又抓来了一件白色毛衣。

demo里还能看到CEO本人打开了微信,与好友闲聊——要知道,微信现在还没有开放除了移动端以外的语音接口,ObEN能够通过识别用户语音,再转化为文字发送。当然,未来一定会有更加先进的虚拟沟通方式,而声音识别及电音模拟技术,也必定是重中之重。

当人的真实形象、声音能够成功复制到虚拟世界之后,能够想象到的未来就很宽泛了。

首先,如今网游中第一步的“捏脸”(用户自己挑选及调整角色形象),在虚拟世界里,很有可能会变成基于自己本身容貌的美化。数年前很火的全息网游,感觉并不遥远啊……

其次,虚拟社交要真正提上日程了。

前段时间Tango与Daydream手机上市,未来AR及VR Ready的手机形态已经很明显。

“你很可能只需要一部手机,就能看到一个全息的人站在你面前,就这么简单。”Adam说。

AR手机普及后,在线社交方式可能会受到颠覆。ObEN正在规划一个基于AR手机的全新社交平台。据Adam透露,他们已经和一些娱乐公司签约,未来会发布与明星偶像进行虚拟互动、合唱的应用。

(合唱我选张一山……)

VR发展的下一个阶段:基础技术

每一个产业的高速发展,都需要无数企业及人才的不断努力,才能持续探索技术的边界,并完成商业应用。在AR/VR行业里,硬件热潮已过,如今产业内更看好的,是能够解决行业整体需求的技术。

而这个位于加州的创业团队很早就嗅到了虚拟现实领域的机会。

从2014年起,他们与UCLA及CalTech两所美国顶尖科技院校的专家合作开发电音模拟技术,包括UCLA声学研究所所长Abeer Alwan以及CalTech的高级计算机科学家Julian Bunn等等。

此后,他们还开发出了三维图像重建技术,把视觉与听觉结合,能够完整地搭建虚拟形象。

这大概也是HTC Vive选择和ObEN合作的原因。

毕竟,有了ObEN提供的两项技术,将社会关系导入虚拟世界将非常容易,而在VR领域的杀手级应用,很有可能会基于这些技术出现。

此外,ObEN的合作伙伴还包括美国最大的玩具公司(他们会一起开发智能玩具)及好莱坞最大的配音公司和电影公司等等。

去年8月,ObEN获得由CrestValue Capital领投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770万美元。

Naked Loan: a Loan-for-Porn Scheme Went Viral in China

Here’s what she saw when she turned on her iPhone: “First step, pose for ten nude photos holding up your ID card, along with your phone number and your home address.”

A new text popped up. She read the text and got lost in her thoughts. Then she scrolled up her phone screen and read the previous messages again. The one that grabbed her said, “You will get $1,000 immediately after we receive your photos.”

She clicked the camera button and started to take off her clothes.

This is not made up. The scenario has been happening throughout the whole year at various Chinese college campuses. Thousands of female college students have been trapped in a loan-for-porn scheme, called “naked loan.”

The issue went viral last November, when 10 gigabytes of young women’s naked selfies were leaked to millions of Internet users. The source of the leak is still unknown.

%e8%a3%b8%e6%9d%a1%e5%80%9f%e8%b4%b7

(Hundreds of young women took nude selfies holding their IDs.)

It is not a Hollywood-celebrity-nude-selfie-leak type of scandal. In fact, those photos revealed a horrific practice of illegal underground loans in China.

What The Hell Is “Naked Loan”?

How is it different? “Naked loan” is a disguising form of “underground banking” in China. It means borrowers taking nude photos of themselves as collateral for quick cash loan lent by Chinese online loan sharks or peer-to-peer loan platforms, “Jie Dai Bao” in this case.

So why would anyone possibly take the deals, considering naked loan is so creepy?

Well, most students who are out of pocket are not eligible to borrow a great amount of cash from traditional financing institutions due to their low credit score. Conversely, there is no such requirement in naked loan. Borrowers can as much money as they want, which is why so many people will take the risk.

What’s wrong with it then? Borrowers are required to provide nude selfies along with ID information, parent’s phone numbers and home address as collateral. Meanwhile, they are obliged to repay the loan plus a weekly interest rate of 27% in 15 days.

Get it? Naked loan only preys on young women, especially female college students because of their distinct features – young bodies and desperate desires for shopping without the bankroll to pay for what they buy.

160113jo-0

(A young woman was talking with a naked loan lender on Chinese instant communication app called “QQ”)

And then, things got ugly. Wait. It gets worse.

A naked loan is impossible to repay.

With an average weekly interest rate of 27% reportedly, naked loan is a definite usurious business. It spanned from ¥1000 to ¥23,000 (about $150 – $ 3500), which is a big debt for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 With a grace period ranging from few days to 2 weeks, it makes repayment even harder.

Most female victims have reportedly owed debt of over 10 thousands of dollars before they took the deals.

For most of the borrowers, the journey merely starts from an irresistible handbag, or a charming outfit they must purchase before a major event. The process is somehow too smooth, though, that they will turn to the online loan platforms every now and then. When they reach the limit on one platform, there is always another that they can use and repay their loans. It is like robbing Peter to pay Paul. But it won’t help solve the problems ultimately due to the extreme interest and consistent lust for stuff they can’t afford.

Then, one day, they’ll be recommended to some nice guy who is willing to give them money with just a simple little request.

Photos. Videos. Special Requests.

088aa6e0422a4eaab34b929c8f3184f0_th

(Millions of nude selfies were leaked last November, vastly distributed and downloaded by Chinese Internet users.)

And for most of the borrowers, nude loan is the last chance to get money. From then on, the money they borrowed will bring endless harassments, threats, and fear that their nude photos and self-touching videos will be shared online.

Yeah, it’s a vicious circle.

So if lenders know that the borrowers have little chance to repay, why do they still give the money in the first place?

It’s the first step of a prostitution system

Lenders will allure borrowers to reimburse in another way, such as naked streaming or even prostitute. Some dodgy agencies of prostitutes have thousands of male customers who are eager for sexual service. Therefore, they will pretend to be lenders and induce female college students to be prostitutes, like “solve the debt problem once for all”. For some of young females, the choice has to be made.

Even though borrowers repay on time, lenders can still breach the commitment by selling photos for profits, ¥30($4.5) for each photo in the black market. It might lead to a series of blackmails, harass calls, financing scam, etc.

Thousands of young women do everything to avoid their photos leaked to the public because their lives were done if it happens. Their parents and friends will get shamed. The reputation is sabotaged. And they will be tagged as slutty girls who sell bodies for money, and no one cares the reasons behind all of these.

But still, it happened.

A massive leak of 10 gigabytes of nude selfies emerged in November swept their last self-esteem. Some of them were forced to quit school, while others left home without notice or even attempted to commit suicide. Some may have “succeed” in taking their lives.

They lost everything.

How did this happen?

A recent online survey found that, among over 69,000 participants, 44% of people blamed lenders and 55% of people think those young female victims deserved this.

But it is more complicated than that.

The naked loan was secretly rooted in China for a long time, but thanks to the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technologies, the massive leak revealed the whole landscape and raised international concern for law enforcement, student loans and the objectification of women.

Chinese law enforcement should take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outcome caused by a scarcity of relevant legal practice. It reminds me of a legal term in the U.S. – “criminalization of revenge porn.” This law forbids distributing sexual scene without consent, and has been approved in 34 states and D.C. in protection of civil rights, but not in China. Considering a huge spike of revenge porn emerged in China, it is urgent to accelerate the legislative process.

The lack of established student-loan organizations in China worsens the situation. Over 60 percent of victims in this massive leak are college students. They don’t have any opportunities to get money except from usurious loan platforms.

But after all, women are still being objectified in Chinese society and are being seen as an object of male sexual desire, rather than as a whole person. Although the pictures get wiped out by Chinese censorship system immediately, some compressed packages are still being distributed through emails and social media apps.

Recently, Jie Dai Bao declared all female victims involved in this naked selfie leak are not required to repay.

But the naked loan won’t be stopped as millions of young women in China still long for the “quick and easy” money that forces them to deal with the dev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