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金融科技大会召开,中国移动支付出海为主流趋势

Money 20/20是支付与金融服务行业每年最重要行业会议之一,也是一窥行业风向的好机会。会议涵盖的很多话题和讨论对于金融服务的发展都有着重要影响,比如银行与商业等垂直领域、支付与贷款等金融服务等等。

今年的会议在拉斯维加斯举行,有来自全球4500多家公司的11000多人参与,其中包括来自Google、PayPal、Square、蚂蚁金服、苹果、IBM、MasterCard、Citcon等全球85个国家、4500多家业内关键公司的高层代表。

今年的Money20/20上,有一个独特的趋势。除了涉及以往的金融方面,还引入了安全、用户体验、普惠、新技术等方面的讨论。这些议程直接反映了当前支付与金融行业的一些主要趋势,综合来看,区块链、安全与移动支付为最受关注的三大议题。

支付安全

随着金融科技的迅速发展,围绕着金融服务的安全问题也逐渐成为了行业内讨论最多的议题之一。在今年的会上,有好几个环节都与安全相关,而其中最主要的关注点则是FIDO,快速在线认证(Fast IDentity Online)。

FIDO模型是一种应用较为广泛,但名声并不响亮的认证方式。它的具体过程是,用认证器识别用户(如生物识别),而应用方信任认证器,用硬件设备内嵌的安全功能对各设备和应用的身份认证提供支持。

FIDO典型的例子是,手机录入用户指纹,通过指纹解锁,或者授权应用登录和支付确认,它可以实现无密码的体验。

在设备上使用生物识别技术,可以确保用户的隐私得到保护,相比密码也更为安全。在体验上,FIDO模式可以帮助消除记住密码的烦恼,这也是整个支付行业的趋势。

区块链

区块链虽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似乎总能吸引不少眼球。它作为一项迅速发展的技术,也被越来越多的公司带入了产品实施的阶段。

在今年的Money 20/20上,围绕区块链技术的最佳应用场景有许多的讨论。讨论最多的应用案例就包括身份认证、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会上还有一家金融机构将身份认证视为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

以参会的一家奢侈品交易公司Everledger为例,区块链技术就被用于确保这些奢侈品交易的安全及保真。“比如钻石,区块链可以记录钻石的产地、切割者、打磨者、以及最终流入市场的路径。”其市场负责人在接受Uloop采访时表示。

不过区块链在应用中还面临着一些挑战,比如互操作性和隐私。前者是指一项技术应用的落地,需要不同类型的区块链之间互通,以便能在它们之间交换数据;而确保公共区块链交易信息的隐私,也无疑是很重要的一个挑战。另外,随着加密货币受到各国政策上的影响,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也变得越来越不可预测,或许在下一届的Money 20/20就会变得更加明朗。

不过尽管有这样的挑战,世界经济论坛还是预测,到2025年全球GDP的10%将储存在区块链上。

移动支付以及中国公司出海

毫无疑问,支付方式正变得越来越数字化,而非使用现金。比如在Money 20/20期间,Uber就宣布与巴克莱和Visa合作支付卡,增加其应用程序的用于支付和其他场景的功能。移动健康设备公司Fitbit也推出一款名为ionic的手表,它除了支持常见的健康记录功能,还可用于支付。越来越多的公司都想在移动支付行业分一杯羹。

而另一个与支付相关的趋势则是国内公司的出海。Money 20/20金融峰会期间,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专场爆满、座无虚席,受到美国支付行业的热烈关注,支付宝甚至短期内达成了多项合作,气势汹汹。

微信支付在会上介绍了跨境开放平台。凭借公众号、小程序及支付产品打造支付营销闭环,为海外商户提供与近十亿微信活跃用户深度对接的平台,目前微信支付已经与15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十家支付服务提供商达成了合作。支付宝则从10月24至27日,以一天一家的速度,分别与智能终端公司Poynt,支付服务提供商North American Bancard,金融服务机构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以及支付卡发行商Marqeta达成合作协议,将自己的支付服务与各家相整合,并最终为商户和消费者提供便捷的购物体验。

比如摩根大通为客户提供的服务中将包括支付宝的支付服务,用户可以使用基于地理位置的“发现”功能,找到附近接受支付宝的场所,用户还会收到促销信息。通过这些合作,无疑会有更多的北美终端和支付处理点可以接受支付宝。

随着国内支付市场竞争的加剧,以及市场渗透率快速贴近天花板,国内公司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也是在情理之中。而在海外市场,微信与支付宝通常会选择与当地的支付机构合作。今年初,微信支付及支付宝分别宣布与硅谷的移动支付解决方案公司Citcon达成合作。Citcon集成移动支付如微信支付、支付宝及信用卡支付,为北美商家提供一体化移动支付解决方案及清算服务。

其创始团队几乎都有十多年中美金融行业的经验。公司CEO黄春波曾任职于Visa与PayPal,也在国内创建了移动支付公司北京众联科技,后在2016年察觉到跨境旅游中移动支付的潜力后,开始转战美国市场。而COO Wei Jiang则在Visa产品及营销部门担任多年领导职务。除此之外,Citcon的顾问席上还有Palantir VP及Google产品总监Eric Rosenblum,前新天域资本管理合伙人孙壮,前携程CTO及eBay技术总监Eric Ye坐镇。

中美两地的支付行业经验让这家公司能够较快地推动移动支付在北美市场的部署。今年初上线到目前为止,不到一年时间,Citcon已与美国数千家商户达成合作,迅速覆盖了酒店、零售、出行、娱乐、餐饮、电商、教育等行业及中国游客集中的旅游景点及商圈,其中类似凯撒娱乐集团、DFS集团等大型全球品牌不在少数,全美主要机场也几乎全部上线中国移动支付。本周,美国纽约长岛的Stony Brook宣布成为全美第一个完全接受中国移动支付的社区。

事实上,美国的支付行业历史悠久,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建立了非常成熟的系统。而Citcon在支付生态系统的各环节建立了庞大的合作伙伴体系,比如与全美以华裔为主要市场的商业银行华美银行、美国知名支付网关Shift4以及美国各州旅游局等的合作,可以触及数十万商户,深入渗透各行业扩展支付场景,为中国游客及当地华人留学生提供便捷安全的支付体验。这种优势帮助Citcon与支付宝、微信这样的公司达成紧密合作。

以上只是Money 20/20众多议题中的一部分。应当注意的是,仍有很多其它新兴的趋势在影响着支付与金融行业,比如人工智能,它可以带来效率的提升,也可以通过用户画像提升支付的安全性。或许明年的大会,又会有不一样的景象。

今日头条史上最大并购案背后:独家对话Musical.ly天使投资人

【注:上周美媒披露,今日头条刚刚完成了史上最大的并购案,以10亿美金的估值收购Musical.ly。这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由中国人创立,在美国发展壮大的社交类app。

大部分人都看到了Musical.ly此刻的辉煌。但很少人想过,从最初市场反应冷淡的教育短视频,到靠“野蛮生长”吸引上亿用户的Musical.ly,短短半年内,从谷底到浪潮之巅,再到以10亿美金的估值被收购,这个在美国做社交的中国团队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

Musical.ly登顶美国iOS总榜的那天 (2015 年7月6日),其种子轮投资方CRCM(华岩资本)的合伙人张辰超 (Toby Zhang)正在旧金山办公室听一家VR公司谈他们的未来畅想,他没停下手上的活,但忙完了以后,忍不住看了好几遍app store的排行榜,确定这是真的。

Musical.ly的两位创始人阳陆育和朱骏,是“非典型性”中国创业者,技术出身,却醉心社交及媒体。2013 年秋季,华岩团队首次接触到两位创始人,看中了他们的理想和毅力,给出了第一笔启动资金。

投资后不到一年,公司从最初的教育类视频项目转型为针对于年轻人的娱乐短视频平台。两位创始人热血依然, 在确立新的方向后不断地测试、完善产品。

距离他们转型还不到半年,在美国年轻人短短十几秒的歌舞中,在音乐视频社交的空白市场里,这个融合了音乐、社交、视频工具多种概念的app一炮而红。登顶以后,它在榜首徘徊了一周之久,Facebook messenger、Instagram、YouTube,都只能屈居其下。

现在的Musical.ly成绩傲人:全球2.4亿用户总量;和所有好莱坞公司都合作过;从这个年轻的平台上已经走出来了数个全网用户超过千万的红人;和The Vamps合作一个视频就有1300万人看到——这家公司缔造了中国社交app的出海神话,如今还在以每天150万下载量的速度一路向前。

投资界硅谷找到了Musical.ly种子轮投资方华岩资本,意外地,也找到了他们值得探寻的投资之道。

“观察这个社会、观察科技、观察媒体,最重要的是,理解它们会对人类造成什么样的影响。”Toby这样对投资界解释他们的“投资哲学”。

十年前的起点:优酷

Musical.ly是华岩资本第二期基金里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但在此之前,他们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已经有过知名的代表作。

这家位于硅谷的早期基金很少和媒体打交道,然而却历史悠久,战功赫赫。它创立于2004年,一共募集了四轮基金。其中一期、二期基金已经全部投资完毕,回报率在十倍以上。在业界最专业的投资网站Preqin上可以看到,在2001-2006年内成立的所有基金中,CRCM的一期基金内部收益率高达86%,位于第二名。

细究华岩资本的投资组合,可以发现,“以人为本”的理念贯穿始终。

十年前,创始人丁纯(Ding) 从美国西岸最著名的对冲基金之一Farallon Capital Management离职创办华岩资本,第一笔投资,就给了古永锵。彼时,这位搜狐前高管刚有了创立优酷的点子,在北京遇到丁纯,和他探讨了一个周末后,决定接受种子轮投资。当时优酷有两位创始人,古永锵和刘德乐,都有着专业、独特的管理风格,很快将这家初创公司带入正轨。

国内的视频网站刚刚起步,优酷的创立恰逢其时。

通过鼓励用户自发上传视频,提供UGC内容,这家网站搭建起了自己的“拍客文化”。2007年初,沈阳大雪,传统媒体反应速度受限,而当地群众用简陋的设备上传了超过一百个现场视频。CCTV《社会记录》节目在报道这次大雪时播放的6段视频,有4段来自于优酷拍客。这也被认为是“草根媒体”崛起的前奏之一。

10年前沈阳大雪的优酷画面

从群雄并起,到三足鼎立,再到一统江湖。不到三年时间,优酷就成为中国第一大视频网站。顶峰时期,优酷占据了1/3整个中国市场的视频广告份额,吸引了80%的中国网民观看。

一直到优酷上市,华岩资本都持有不少股份,而最终回报率极高。就算是对于老牌对冲基金Farallon来说,这也是史上回报率最高的一个项目之一。

华岩资本一直在优酷的董事会上,到了现在也还关系密切。他们在硅谷触角更多、更深,能在新媒体转型方面提供及时的建议。大概几年前,VR行业在中国还没有迎来热潮的时候,他们就邀请优酷的高管来硅谷看了不少优秀的VR技术及项目,包括SPACES, VREAL, VRC, Baobab Studios, Felix & Pau等等,为之后优酷做VR内容平台埋下了伏笔。

另一个角度解读风口,布局中美

优酷标志着华岩在PC时代的重要成功。正如文初提到的,在优酷土豆合并、上市后,华岩第一期基金的回报率在当年成立的全球基金中排名第二。而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科技对社会的震动越来越多,投资者也随之转了航向。

iPhone发布,把手机的功能性无限扩大;4G普及,移动端来势汹汹;传感器与芯片的技术越来越好,电子产品可以做到极为便携;全球PC出货量不断下跌。

移动端崛起,势不可当,也让文娱类及消费类投资有了新的爆发点。

“我们发现大家逐渐不习惯坐在电脑前了,有了更多的‘Munch Time’”华岩资本的另一位合伙人Matt Lee说道。

这样的碎片化的时间,不足以让人们看完一个30分钟的视频,却可能让他们刷五六个1分钟的视频。身在硅谷,华岩的投资人们对于移动端以及短视频的风向非常敏感,开始各自寻找有潜力的短视频项目。

最右就是他们近期在中国投资的一匹黑马。这个主打AI内容的app以独具吸引力的内容和评论区与原帖的持续互动闻名,很有可能做成短视频娱乐领域的今日头条,如今它的周打开率已经是同品类里的第一名。

他们最初对musical.ly的青睐也来源与此。这个团队早期做的其实是教育短视频,而后转型音乐短视频社交,一炮而红。华岩资本是他们第一个投资方,也在这个上海团队的出海过程中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Musical.ly产品发布后半年内,像“病毒”一样在美国年轻人中蔓延开来、#dontjudgechallenge等活动引爆了主流市场的关注度,用户自发运营让社区有了自己的生命力……2015年7月,Musical.ly登顶iOS总榜;2016年,它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C轮融资。

Musical.ly上的#dontjudgechallenge,用户通过扮丑来表达态度

那时,还有美国媒体在质疑它的未来:“拿到了融资后,估计大部分钱都得付给歌曲版权方了。更何况,只有小孩子在玩,用户群体能有多大?”

他们没想到的是,一个中国团队,做音乐视频,却在很早期的时候就完成了版权方面的布局。在美国已经有十年投资经验、超过150个投资组合公司的华岩功不可没。除了产品和策略等方面,华岩还帮musical.ly引进了众多国内和硅谷当地著名本土基金,给它带来了更多能够借力的合作方。

“(创业公司)出海,大部分靠的是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美国项目)回到中国落地,主要还是看技术的先进性。”Matt Lee介绍道。

后者也有一个很好的例子——美国最近最火的无人机飞行联赛公司DRL(Drone Racing League)。

在无人机飞行比赛中,特制无人机在室内场地中急速穿行,竞技性与观赏性极强。TechCruch曾这样评论过无人机相关的运动,“假如你觉得电子竞技已经很精彩了的话,想象一下你在现实生活里看见飞行的机器……”

Matt认为无人机竞赛有成为下一个风靡全球的运动的可能性,而像DRL一样的美国公司,天然就在中国具有竞争力。

DRL赛场

“他们有很好的技术护城河——无人机改装、然后做到能够室内竞赛这一点,是在信号等领域的技术难点,但也是大家都能想到的一个点;除此之外,他们还开发了操作几乎完全相同的电子游戏、给用户提模拟比赛的机会;另一方面,他们有非常专业的内容团队,可以拍摄出很具有吸引力与传播度的赛事内容,这意味着另一方面的内容技术优势,也是扩大无人机比赛的影响力的重要方式——如果观众根本看不清急速飞行的无人机的走向,怎么可能感受到它的魅力?”

2017年开始,华岩资本帮助DRL在中国打开市场,洽谈的合作企业、互联网巨头、行业内资源最好的体育类资本已经超过了三十家。DRL不是唯一一个案例,——与此同时,在国内合伙人黄志伟的带领下,华岩在不断协助其海外投资的前沿科技项目踏入中国。

下一个浪潮:深度科技?

在移动互联网红利将尽之际,华岩正在进行下一步的布局。

这个团队有技术背景,也有深厚投资经验,近期完成募集了他们第四期基金,主要投资中国和美国前沿科技领域。

这几年,他们发现深度科技正在走出实验室,和商业社会更多地交融。区块链,AR/VR、AI、无人机、机器人、无人驾驶技术、生物科技等等,无一例外,全都是有可能大大改变人类生活的技术。

但他们从不下闲棋,在深度科技领域的每一分耕耘,都是在默默寻找下一个让人与高科技能够产生化学反应的平台。

这个方针指导着他们进行投资——比如AR领域,华岩更看好室外的应用,“室内太局限了,这个科技能真正带来的特别体验,一定是在户外。”

试想,广告牌平地而起,但它没有实体,在你驾车路过之后,它倏忽变幻成另外一个模样。这样将大大改变人类交互方式的科技,才让他们觉得有投资的意义。

再比如无人驾驶,也有可能完全改变人类生活的某个部分。

“这么说吧,你思考一下,假如你的车今天开始可以无人驾驶了,你会在车上做些什么?”

他们投资区块链项目Ripple的过程也是个很好的例子。

当时比特币和各类其他电子货币在业内已经很火了,可按他们长久以来“从消费者角度考虑”的投资理念,却不看好虚拟货币在未来进入主流交易市场。

首先,“刷卡也很快啊,同样的购买行为换成虚拟货币没有意义。”

其次,数字货币的学习曲线实在太高了。想象一下,普通人在购买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之前,少说也要搭上十几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区块链、数字货币、私钥、公钥、电子钱包,一堆名词砸到面前,还有多少人能硬着头皮继续尝试?

可他们却敏锐感觉到,虚拟货币背后的技术对于跨境交易意义非凡。

“你知道现在想从香港转大笔的现金到美国,最快的方式是什么吗?”

“装进包里,坐飞机带过来。”

国际间的代理行制度,让跨境转账的手续很繁琐。而且从本地银行、本国中央银行、别国中央银行、别国本地银行,每一段路程的增加都意味着更多的风险、时间及成本。

虚拟货币及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却能解决这一点。

“有了区块链,大小银行直接对交清算,节省了很多成本和时间。最妙的是,对于消费者来说,他的行为并没有太多变化,只会直接感觉到,跨国交易的成本低了、服务也更快了。”

按图索骥,他们找到了主打B2B的区块链公司Ripple。这是当年业界第一个一开始就放弃消费级市场的区块链公司,能够用区块链进行全球的支付和即时结算。

它的客户是各级银行、支付服务供应商和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包括英国渣打银行、意大利UnionCredit等90多家全球银行和企业。

今年早些时候,日本最大的银行The Bank of Tokyo-Mitsubishi UFJ(BTMU)宣布与Ripple合作。近期数据显示,Ripple用于交易的代币已经上涨了60倍。

虽然在电脑、移动端之后,下一个平台会是什么,业界仍旧没有定论。但CRCM布局广阔、眼光精准,大概很难错过这个未来。

Q&A

问: 请问您认为中国企业出海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什么样的中国企业更“适合”出海?

Toby:中国企业出海还是很需要去了解当地的文化、了解当地用户的需要并根据这些信息来进行产品、策略和运营上的调整。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中国成功的出海企业大多都是硬件公司,但是现在软件出海其实也非常多,我们认为软件出海在未来的潜力很大。不管是从中国到美国,还是从美国到中国,其实企业都面临着基本上同等难度的困难,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通过跨境投资和在两个市场上搭建起一个资源网络来帮助解决的问题。

问: 就您判断,未来资本、创业项目的跨境会越来越多吗? 能不能描述一下现在的跨境资本流动的趋势及项目跨境的种种方式?

Toby:是的,我认为会越来越多。我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从比较早的时候就有跨境或者做成全球化企业的打算。现在的创业项目都渴望迅速地增长,而在科技迅速发展、信息及效率大大提升的大背景下,他们往往能更早和更有效地与海外的用户接触和交流。

现在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跨境资本,包括美国和中国的、以色列和美国的、以及欧洲和美国的等等。其中中美跨境资本的增长尤其引人注目,在不同阶段的投资都是如此。在项目跨境方面,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在进入新的市场的时候选择成立合资公司,这是一个比较新的趋势。

颠覆麦肯锡、BCG,这家公司的AI商业决策系统能做到吗?

乔布斯已死,可未来的乔布斯们也许能把他们经营与决策的智慧传递下去了。

在美国市场上,一家受到“硅谷创投圣经”《Red Herring》青睐、主打强AI技术的企业Synergies Intelligent Systems有可能通过强AI做到这一点——他们开发了全球第一个商业策略导航系统(商业GPS),能回答商业相关的上万个自然语言提问,并给企业提供执行建议。这个企业的算法比市场上现有的要更进一步,几乎能做到跨领域的智能分析、推演,向强AI又迈进了一步。

也就是说,这个系统就等于一个强大的智能顾问团队,可以针对现有问题做分析和建议,未来甚至可以直接代替过去几十年间极为流行的第三方咨询公司。

“不管企业处在哪个阶段,有什么层面的决策问题,这个系统都可以回答。”Synergies Intelligent Systems的CEO Michael Chang张宗尧对记者说道。

三个月+强AI系统,打败10年经验管理者?

张宗尧向记者介绍道,他们的技术突破了深度学习的局限性,改变了数据库的结构,让电脑能够通过深度学习的方案处理大量商业数据。这之后,他们的产品能像GPS指导开车路线一样,给企业提供商业决策上的“路线图”。CEO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握公司的战略方向,而这样一个“AI商业GPS”可以在两个层面上帮助他们。

第一个层面,它可以节省企业的时间成本。过去的“商业智能(Business Intelligence)”仅仅能做到显示和呈现结果。一个分析师在整合企业数据后,一般只能通过可视化的形式展示数据。企业的下一步该怎么走,还是需要高管团队凭借经验来进行分析和做出决策。而AI商业GPS则不仅能展示过去的数据呈现出的结果,还能够通过机器学习做出预测,并指出商业决策的最佳路径。

对于这些C-level的管理者来说,这个系统根据他们的职位而提供的独特建议可以让他们更好地分配自己宝贵的时间,做出更具有战略性的决策。

第二个层面更具体——CEO做决策的过程会变得非常简洁。

有了这样一个虚拟的智能顾问,企业不需要那么多的数据分析人员和软件工程师,还减少了沟通成本。管理者不需要有技术背景,就可以直接通过控制界面问这个系统,“我想要在三个月内把库存减少20%,有什么方法?”这个自动化系统就会提供多条路线,辅助甚至代替决策。

当然,除了C-level的管理者以外,其他不同层级的管理者也都可以利用这个系统。这也就带来了这样的效果:假设有一个只在供应链上工作了3个月的新手,如果搭配上这个系统,他做决策会比一个有十年管理经验的人还要好。

“过去的管理模式基本是经验导向的,这个系统会带来很大改变,甚至取代许多顾问公司的工作,一般的企业都不需要向麦肯锡或者BCG寻求帮助了。”张宗尧说道。

强AI会变革每个行业吗?

这家公司看起来正试图以强AI技术颠覆一切,他们最先切入的是拥有大量数据的制造和零售业。

对于这个商业GPS在制造业的应用,张宗尧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此前,一家制造业巨头发现自己的不良率极速升高到接近9%,用了各种方法都找不到原因。在他们介入后,AI系统分析出来其实是由天气因素导致的。他们通过给生产车间加湿解决了这个原因,给企业节省了数千万美金。

当然,假如这个公司有着自己的大数据团队,也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找出这个原因。但是假如他们没有这个团队呢?

如今市面上巨头一直在“收割”市面上优秀的人工智能团队,Google、Intel、Apple等等,简直在比赛收购AI创业公司。GE、三星等工业界巨头也在加入这个行列,普通公司是很难在这个层面上参与竞争的。

3

就算咬牙从头建完团队之后,企业的损失往往已经不可估量了。

而这个AI系统,则是一个简单、直接、性价比极高的方案。企业不需要调用许多资源来雇佣、搭建一整个人工智能专家团队,就可以迅速地获得同样水平、甚至更好的人工智能决策建议。

“小到生产的良率,大到公司决策,都可以通过咨询这个虚拟顾问来完成,”张宗尧说道,“中小企业不会受成本所限,失去解决问题的机会,又或是在人工时代落后于人,这套系统就能用有限的成本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利润。”

对于企业来说,像这家制造业巨头这样一目了然的例子是很有吸引力的——成立近一年,Synergies已经收支平衡,客户包括全球的中型企业及大型财团和许多年营业额在1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对于其中一家制造业巨头公司来说,Synergies的商业GPS已经帮助他们提升了20%的生产效率。而一家区域性零售业公司也通过系统的分析和建议,成功减少了48%库存。

除此之外,这个系统的强AI基因,也让它不同于过去加入了AI元素的商业分析软件。

“这个系统有很强的适应性,跨行业、或者各种不同体量的企业,都可以用这同一个系统。他们只需要输入属于自己的数据,再进行简单调试,就能够直接应用了。”张宗尧向记者介绍道。

MIT团队,跨院校技术支持

这样的系统,其实已经比过去做图像识别或语音识别的深度学习技术要前进了一大步。而这背后是跨几个大陆的不同高校的实验室,包括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德国汉堡大学和交通大学。“这是一个很大的计划,需要把复杂的问题一一拆解,再由不同实验室进行合作。我们需要和不同领域的专家合作来完成这个计划。”张宗尧解释道。

张宗尧拿到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学位后,曾管理一支量化避险基金,并在这过程中结识了来自Goldman Sachs(高盛)的核心技术成员Prasanth Varma。由于他们的专业都在于人工智能领域、又跨界金融,他们从在金融领域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实验开始,发现AI对于各个领域可能都会有巨大影响与冲击,希望能把AI的技术优势带给规模、种类各异的企业。

根据Gartner预测,2021年企业30%的营收增长,将会来自于运用AI技术的解决方案。

“未来我们希望完全自动化一个公司做决策和运营的部分。”张宗尧说Synergies的目标是大幅度地提高决策效率、简化决策和管理流程,现在只是第一步,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

“这个系统会让更多企业能够用上人工智能,让AI不再只是一个听起来高大上的技术,或是昂贵成本的代名词,而是一般的企业都好好利用、增加自己利润的工具。”张宗尧说道。

在Gartner的2017人工智能预测中,有一点引人深思:到2019年,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们会通过颠覆性的AI解决方案,代替曾经的巨头——Amazon、Google、IBM和微软等等——在这个全新的时代引领人工智能经济的爆发。

而像Synergies这样的公司,以强AI技术,在竞争激烈的人工智能赛道成功破局,已经让笔者看到了一丝创业公司引领AI未来的影子。

当“新零售”遇见硅谷,谁会颠覆谁?

小时候逛商场吹空调、轻轻松松就能打发一个下午的时间。未来,这样的体验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百货商店正在退出历史舞台。美国银行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的百货商店销售额达到了历史新低,正在经历“断崖式下跌”。中国市场内,传统零售商也受到电商冲击,各地关店潮席卷而来。就算是过去数年内发展迅猛的电商,流量红利也在渐渐消失。

代替它们的,很可能是去年的云栖大会上,马云提出的新概念——“新零售”,将线上、线下、现代物流结合,重新定义零售业。与之相符,去年年末美国电商巨头推出了AmazonGo,号称要终结排队付账;如今在中国,各式各样的尝试也正在发生,包括生鲜连锁“盒马鲜生”的支付宝体验店、品牌门店内的VR体验部分等等…………

未来的“新零售”,还会有哪些表现形式?硅谷曾是大量新产业的创新引擎,在“新零售”浪潮滚滚而来之际,它又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记者采访了硅谷Wisemont Capital创始合伙人李峻与威基金创始人郭威,以及新零售行业的相关创业者,拼出了一个初步的图景。

未来的新零售到底什么样?

新零售的第一个特点非常明显,就是精准的线上分析与线下体验结合。

从上文数据就可以看出,在未来人口的居住及消费习惯渐渐改变的趋势下,传统百货商店已经难以按照以往的模式经营、并获得利润。而从2013年起的移动互联网浪潮,也让零售行业不断受到冲击。

(Macy’s 2015-2016的市场数据堪忧)

然而在很多时候,线下的体验仍旧无可取代——比如家里在装修,你想要体验不同材料的纹理和触感,还是必须亲手触摸、亲眼看见、甚至亲自闻到木材的味道。而床品的蓬松度、柔软感,也很难通过网络传递。“这种五感有机结合的体验,就算虚拟现实技术再先进,目前为止也很难模拟出来。”李峻对记者说道。

因此,电商未来很可能会以大数据为基础,各类分析工具为辅助,保证技术优势,再结合线下的优质体验,最终整合物流及供应链资源,进一步优化与升级零售流程。

前文提到的AmazonG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去年年末发布的“未来级便利店”可以实时追踪用户行为。当你挑选好商品后,这个物品会自动加入亚马逊购物车。走出门时也不用费时费力地排队买单了,亚马逊会自动扣款并向你发送账单。

提出了这个概念的马云也不止是说说而已。前段时间,从海淘超市、生鲜超市到位于成都与杭州、占地2000平米的新零售概念店,阿里巴巴正身体力行地在中国推动新零售模式。这家位于成都的新零售概念店利用大数据支撑来进行选品、摆放,提供淘宝品牌的线下试用及购买,线上线下同等价格,还能将产品配送到指定地点。

(消费者在成都打造的“新零售”体验店)

第二点,“新零售”很可能会在用户个性化方面走的更远。

在过去几年里,美国消费者对于个性化的追求已经非常明显了。大到车款、家具,小到饰品、眼镜,都在强调个性化的元素。

“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现在的Generation Z(95后及00后),对于按需服务、更酷的个性化产品非常重视。”硅谷专业投资人郭威向记者解释道。他曾经投资的一家男士用品公司Native Cos,就依靠在这个细分市场主打健康及有机品牌而达到了每年两千万美金的营业额。

在中国,曾经的“小卖部”模式也会在这种个性化的趋势下不断进化。

“以前的便利店主要是各自经营的,未来会有更多的连锁店,它们能够利用大数据、与线上进行优化,对消费者的喜好和需求更加了解,也能提供更综合、更定制化、品类更多、效率更高的服务。”李峻说道。

最后,“新零售”可能是许多新技术走入大众的落脚点,包括VR/AR、无人机等等。

过去的实体店的销售都来自于自己的库存,而有限的库存空间及被库存货品占用的资金,导致一家门店只能销售有限且高价的商品。这也是许多消费者选择上网寻找低价同类商品的原因。

而有了VR/AR技术加持,门店就能提供和网店相媲美的大量商品种类,却不需要额外的存储空间与资金。

“在这种情况下,门店提供的服务,会成为最有效的竞争武器。这样的带AR/VR技术应用的新门店才是新零售的形态,不仅能给消费者带来更大的价值,也会让商家成本降低,销售额增加。”专注虚拟试穿戴软件服务的硅谷创业公司VTRY创始人Eugene Liu对记者说到。

不过在李峻看来,VR/AR技术对于零售业的影响力更多还是在线上,“尤其是在VR/AR技术足够先进,尺码方面准确度达到标准之后,让消费者在家就可以完成定制化的体验和过程”。

(美国创业公司Ditto提供的在线眼镜推荐及试戴功能)

近几年很火爆的无人机也可能会迎来新一轮的热潮,在“新零售”的物流板块担当大任。

郭威向记者介绍道,2016年,他投资的公司之一无人机物流公司Matternet就拿到了奔驰的数千万美元的A轮战略投资,共同进军智能物流产业。没过多久,奔驰就发布了与Matternet合作的物流概念车Vision Van,每台设备中包括一个自动货运管理系统以及两架Matternet无人机。

硅谷的这些技术可能对新零售很重要

VR/AR等新技术可能能够乘着“新零售”这股风潮走向大众,但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硅谷科技,也可能是这个新概念要真正崛起之前必须解决的“瓶颈”。

首先,云计算与通信技术不够发达很可能会限制“新零售”的发展速度。要做到实时记录、识别消费者行为,为后期分析做准备,需要收集、上传及计算大量的消费者数据。

“在5G时代到来之前,这么大的数据量绝对超过了如今带宽的承载能力,也会带来巨大的数据处理成本。”李峻说道。AmazonGo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这也将是他们未来着重解决的问题之一。

其次,在“新零售”行业,未来我们会看到大量类别的不同数据,也很可能来自不同的供应商,如何把这些数据有效整合,就会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比如店里的物联网设备收集到的数据、网络行为分析数据、用户忠诚度数据等等,都是非常割裂的,很难形成可靠、完整的用户画像。

“要解决这个问题,应该还是要靠大数据与人工智能。”郭威对记者说。只有这样,才能把获客手段与用户的消费行为连接起来,让数据形成闭环,并实现销售额增长。

“对于利润较薄的零售商来说,这也是唯一一种能够直接刺激他们更新换代技术的方式。”李峻说道。以前的传统零售商对于客户的数据了解非常有限,沃尔玛此前收购在线电商Jet.com,很可能就是希望引入线上的数据,改变自己的零售策略,“带来更快、更简单的购物体验”,沃尔玛CEO Doug McMillon在收购声明中说道。

当然,有着沉重负担的老牌百货公司、或者体量较小的本地店铺,很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就消失了。

中美之争,机会在哪里?

虽然“新零售”这个概念源自中国,但是实际行动上,可以看到美国的电商巨头如亚马逊、零售巨头如沃尔玛都有一些类似的尝试。对于中美这两个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来说,在新零售时代又各有什么优劣势?

正如上文中所说,许多基础技术是“新零售”真正铺开的关键,坐拥硅谷创新技术的美国无疑在这一点上优势突出。

“尤其是中国的云计算产业发展还不够成熟,想要真正做到打通线上、线下及物流,获取完整用户画像,还需要一定时间。”李峻说道。无可否认,美国整体经济较为发达,也有更多的经费能够投入到顶尖科技的研发中,所以在这方面领跑全球。

然而中国的发展潜力绝对不容忽视。中国有着庞大的人口基数,这意味着较为低廉的人力成本,更重要的是,可能会发展出更多的细分市场。

“同样的一个概念,也许在中国慢慢做可以站稳脚步,在美国就死掉了。”郭威对记者说道。由于基础人数足够,在中国,一个小的细分市场的人数也能撑起一个产业。

这样的细分市场在中国的发展也比美国更有想象空间。比如,中国的零食电商三只松鼠,靠一个细分市场,成立五年,2016年销售额25亿人民币,估值超过40亿人民币。在美国,这个数量级很难想象,创立于2013年的健康零食公司Nature Box,最近一次的融资金额是3000万美元。

(三只松鼠在中国的品牌认知度已经很高)

最后,由于跨境物流方面的挑战,这两位投资人认为,中美电商与零售商往“新零售”方向转型,大部分都还是会从本地市场开始。去年年末,亚马逊宣布Prime会员开始的跨境购物包邮,让中国消费者的购买频次显著增加。然而在解决美国本地AmazonGo、Amazon书店等的体验与运营问题之前,很难想象这家美国电商巨头会加入中国的新零售浪潮。

硅谷投资人谈区块链:去中心化可能会改变一切

提出问题,获得了答案,却没按别人说的做,就此错过了一个亿,你会心痛吗?

七年前在知乎提问的这个用户,大概是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人。

2011年,国内第一家比特币论坛的创始人、知乎ID“blockchain”给这位大学生提出了这条购买比特币的建议。其时,比特币价格大概是三美元一个。六年来,比特币一路疯涨,价格峰值一度达到1200美元/BTC。而提问者在几年后出现,说自己当时研究了一下比特币,不过没看懂,就把这6000块拿去旅游了,不后悔……

个人得失抛诸一边,这个由中本聪创造的p2p电子货币,的确搅动了全球资本市场。它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记账技术,这种技术不仅革新性地改变了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在货币数字化里抹去了“第三方”的存在,还引发了不少其他领域内的创新。未来,它可能会成为互联网的基础协议之一,甚至完全改变数据传输与存储的方式。

正是因此,区块链被认为有可能是“跨行业的突破技术”,有人谨慎观望,有人重注押宝。有关这个科技界难以绕过的热门趋势,记者和此间的中美创业者、投资人聊了聊。是该果断跳入浪潮中见证历史,还是静待河清海晏、另觅良枝,看完这篇文章,也许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美国:利好消息频频,拥抱区块链?

要理解区块链的未来前景,必须得先聊聊它具备的核心特点。区块链其实等同于一个分布式的开放数据库,可审计、可追踪,里面的数据不可篡改,而分布式的特点也让它更加安全。它没有一个监管方,每笔交易或数据的改动都需要整个链的同意。

网友“自嘲右狗”对于比特币的形象化解释

这种去中心化的设计,让区块链这个技术非常安全。

“目前还没有任何黑客能够成功黑掉区块链,对上面的数据进行篡改,所以很适合对于数据安全要求较高的行业。”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张璐说道。在记者和众多区块链从业者的交谈中,区块链的安全特性这一点是共识。

正是这个特点,让它在金融行业的应用前景变得很明朗——在这个行业里,有大量数据需要处理、记录,又需要强烈的安全保障。

从几年前开始,美国著名的证券交易集团纳斯达克就在尝试各种区块链相关的合作,比如与创业公司Chain合作开发分布式账本系统,去年早些时候与爱沙尼亚的证券交易所共同测试区块链投票系统等等。

今年4月,纳斯达克正式宣布启动金融科技基金Nasdq Ventures,希望通过这个金融科技基金挖掘全球金融科技企业。数字交易、平台交易以及与人工智能技术等等有关的创新,很可能都会在这个新基金的推动下出现。

硅谷Amino Capital合伙人徐霄羽对记者说,她认为这是一个监管方面的利好消息,“(接受区块链的)时间基本已经到了”。这家基金从三年前就开始投资区块链技术了。

除此之外,像高盛、摩根·斯坦利也都招揽了很多区块链方面的研究人才,传统金融机构在大量往这个行业投入资金及研发的力量。“未来,这些大型金融机构很可能会继续探索这项技术应该如何应用到它们的系统上,在跨境、转账、存款、提高结算效率等等多方面进行尝试。”张璐说道。

但张璐也提到,虽然金融行业对此持积极态度,但是在投资区块链或在区块链行业创业时,还要考虑政策上的风险,“特别是特朗普上台之后,过去愿意试用这个技术的公共安全、公共卫生服务部门等等,态度暂时都不太明朗。”

政府所担心的有关风险就包括交易所的安全问题——虽然区块链本身很安全,可是交易所储存的用户秘钥却有可能被盗取。比如此前位于香港的世界第三大比特币交易所Bitfinix,就被黑客入侵,偷走了接近11万枚比特币,市值约6500万美金。当时,这大额损失由整个平台的所有用户均摊了——平台上的所有用户都能看到,他们的比特币财产忽然少了36%。

用户的反应当然很激烈,所以Bitfinix也提出了补偿的方式,他们发行了作为“欠条”的代币,以补偿用户损失。今年四月份,Bitfinix已经赎回了所有代币,完成了对用户的补偿。

去中心化浪潮之下:信用的力量

不过比特币交易的不安全性毕竟扎根于网络本身,而区块链这一新兴技术,仍旧由于其不可篡改、分布式、去中心化的设计,有着很强的安全保障。

这样的安全保障,更意味着我们可以期待一个全新的“信任体系”——曾经的互联网,在数据产生后就无法控制它、或者回溯它属于的个体。有了区块链技术,这些数据在被产生的同时,也被打下了自己独特的印记。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个技术完全可以拓展到许多方向,除了它诞生的金融行业,还能改变供应链和其他相关行业,甚至最终将影响力延伸到所有行业。

“基本上来说,只要是多方参与、相互之间缺乏信任而又需要一起来维护一个公共账本或数据库的情况下,都可以用到区块链这个技术。”区块链技术创业者Keda向记者介绍道。他创立的公司优权天成就有一款如维基百科一样完全免费的产品利用区块链技术来保护知识产权,给设计、文书或者创意类数字资产等打上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时间戳”来证明所有权。

不难想象,区块链技术还能颠覆供应链行业。有了区块链里不可篡改的记录,商品在运送的每个节点都会有认证纪录,可以有效地简化供应链、也保证了商品都是真品。

徐霄羽对记者提到,Amino资本早前孵化投资的Skuchain公司,在自己构建的“货物流”区块链技术的基础上,开发了支付、担保、债券、抵押等贸易金融产品,已经是Cisco、博世等巨头的合作伙伴。Skuchain的第一批货是60箱棉花,也是世界上第一笔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承运的货柜,这批货已经成功地从美国休斯顿运到了中国青岛。

这些棉花的集装箱上安了物联网传感器。这些传感器编程在区块链的协议里,记录了地址及棉花的海运温度。青岛的收货人员只要一接触到货物就能够了解所有货品的具体情况,完全不用一箱一箱查验,节省了很多费用。

还有更多需要共享电子数据的行业会受到颠覆,“比如医疗信息这类大范围的电子数据,就会有区块链的用武之地。”张璐说道。未来,数字合约仲裁、数字身份认证等等,都有可能是相关的应用方向。

未来,去中心化能“拯救”新闻吗?

正如上文中所说,一个更为大胆的猜想是,“去中心化”这个概念可能会影响到各行各业,各种组织都可以通过“去中心化”而重组。

“比如我们可以众筹一个Uber平台,这个平台由所有乘坐Uber的人所共有,就算这个平台没有了,数字资产也属于每一个用户。”徐霄羽举了一个例子来解释这个前景,类似上市公司把股权打散的方式。

自从互联网时代以来一直备受困扰的“第四权力”新闻媒体,可能也会因为区块链找到最合适自己的生存方式。比如Pramanika这个平台,就希望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改造”新闻。这个网络由区块链技术搭建,里面有着不同的新闻机构。一个机构消耗一些代币发出一条新闻后,这个标记了来源的新闻会进入一个确认过程。在经过数个确认员的确认后(这些确认员也会动态改变,保证永远由信任度高的人来担任),这个文章才能被正式“发布”,其中既包括原文、也包括这些确认员的匿名评论。通过这种方式,这个平台希望能够过滤掉假新闻,提供尽量中立客观的观点。

与之相似的还有日本一个基金提供的“mijin(Mizin)”软件,试图把区块链技术引入美国主流新闻媒体。只有在公司CEO、发言人等相关人员给出秘钥权力后,人们才能用mijin进行写作,这就意味着文章的真实性得到了保证。而任何人如果想对这个内容进行改写,就需要得到所有相关方的同意。

(这样一想,未来假如各个自媒体平台都能引入这个技术,洗稿爱好者们终于要迎来迎头痛击了……)

在Wikipedia的联合创始人Jimmy Whales创立的新型媒体平台Wikitribune的项目网站上,他这样写道:“新闻媒体(系统)已经崩坏了,我们能修好它。我们会给整个社区提供知情权以及真正的社区监管。我们希望能够带来一个活生生的新闻工具——它会提供准确的信息、真正的证据,所以你可以放心地根据它们决定你自己的想法。”

过去十年,互联网让许多人获得了发声的渠道,铺天盖地的自媒体颠覆了旧有的新闻传播方式,几乎能够填满每一个生活的短暂空隙。如今,区块链能帮助我们获得更加准确、真实的信息,在信息过载的时代获得一点喘息之机吗?

ObEN:人工智能正在以这三种方式渗透我们的生活

借助围棋大战而再度掀起热潮的人工智能,如今的脚步越来越快——Google的AI核心平台DeepMind Lab宣布开源;全球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数量超过1400家;新AlphaGo化名Master在网络上横冲直撞,掀翻了中、日、韩一共60位世界顶尖棋手。

此后,很多人开始担心:人工智能会不会威胁到我们的工作、甚至生存?

实际上,如果去问大部分AI创业者,他们的反应大概都是“答案还很遥远”。

毕竟AlphaGo的背后,是上千个CPU及近两百个GPU,以及3000万棋谱。这么庞大的处理系统和数据量,才支撑起了能在某一个细分领域称霸全球的“围棋第一狗”。对于更多的AI创业者来说,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问题——数据还没有完全解决,更遑论AI改变各行各业,进而威胁普通人的生活了。

全世界上千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更多的都在通过“数据”这张王牌,逐渐渗透进我们的生活。记者在美国采访了人工智能公司ObEN的联合创始人郑毅Adam Zheng,和他聊了聊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获取数据的三条不同道路:

第一条:大树底下好乘凉

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数据繁多、杂乱。而对于AI创业公司来说极具价值的消费者信息,往往都掌握在巨头手里——三星、Google、Facebook、Amazon……各类手机、网络巨头瓜分了这个数据宝藏。

对于无力撼动这些巨头的创业公司来说,依附于他们,共享数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以Viv Labs为例,这个公司有着一个创业公司能够想象到的各类优势:创始团队是当时Siri的豪华创始团队,成功地把Siri卖给了苹果,极富经验;项目内容是“下一代Siri”,技术门槛很高;他们的目标是用人工智能自动生成动态程序来处理多任务的复杂需求,在硅谷备受关注。

他们很有激情地开始了创业,也有着很优秀的算法,但最终,这个曾经的Siri创始团队在离开了苹果之后,倒在了缺失的消费者数据上。

“他们面临的挑战在于,自己没有很好的消费者数据,作为一个AI创业公司,消费者也不可能大量的使用它来让它最终获得训练AI所需要的数据,成长路上遇到了很大的瓶颈。”Adam评论道。

2016年,Viv Labs被三星收购,以独立公司形态继续运作,但是会给三星及其平台提供服务。当TechCrunch的记者问创始人之一Kittlaus为何同意这次收购时,他说道“我们的目标是‘Ubiquity’(无所不在)。三星每年出货5亿台设备,他们和我们有着共同的愿景,也能帮助我们大量分发产品。”

这就是与巨头共舞的好处,在一个已经搭建好的平台上,获取大量共享信息,也利用平台的资源,这个人工智能助手系统可能才会真正获得成功。

第二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顾名思义,有些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志向远大,对于和大公司绑定没有什么兴趣,倾向于依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这样的公司,必须有着非常独特的数据入口。而在如今的中国,就有着一个极好的例子——今日头条。

通过新闻聚合这个入口,结合优秀的机器学习技术与用户体验,今日头条获得了海量活跃用户。“他们能够分析用户点击的新闻类型、停留时长等信息,逐步通过算法建立用户的兴趣档案,进一步推送用户可能感兴趣的新闻和视频。在海量用户和独特数据的基础上,最近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常务副院长马维英加盟了今日头条,并任副总裁。头条的人工智能就更值得期待了。”Adam很看好今日头条的模式。

这个策略,成就了如今的今日头条——日活跃用户超过6300万,平均停留时间超过76分钟(在中国所有app里排名前五),估值号称超过100亿美金。

要知道,在如今中国的app市场上,基本每个类别的榜首都被阿里系或腾讯系的app垄断,而今日头条却在新闻类和短视频app里傲视群雄。它的独特路径,已经让它有了跟巨头叫板的底气和可能。

未来,通过这些数据,今日头条的人工智能还能够轻易地切入搜索、社交等不同领域。

第三条:IP为王,在AI领域也是一样

今日头条的成功有一个关键词,“数据入口”。而我们要谈到的第三条路,也与这个词息息相关。

对于AI创业公司来说,找到一个独特的IP,以此作为一个数据入口来切入这个行业,也是一个聪明可行的办法。

比如美国洛杉矶的篮球数据分析公司Second Spectrum,这个公司虽然在中国声名不显,但在美国,它已经是AI创业公司的佼佼者了。

简单描述一下:它是2015年洛杉矶估值最高的A轮创业公司,投资人包括快船队老板、微软前CEO史蒂夫·鲍尔莫、ESPN和NFL前CEO史蒂夫·伯恩斯坦、古根汉姆家族等。去年NBA总决赛里前五的队伍,全都使用了Second Spectrum服务。2016年年底,NBA把从2017年开始、为期6年的NBA全美国赛场的视频跟踪和视频分析的权力授予了Second Spectrum。

简而言之,这家公司不仅能向NBA球队收费提供服务,而且未来经由他们分析的NBA比赛视频还能直接卖给消费者,NBA来拿分成。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Second Spectrum官网介绍视频截图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美国南加州大学(USC)的两位教授Rajiv Maheswaran和Yu-Han Chang,经过一年训练后,他们优秀的AI算法能够“看懂篮球”,跟踪确定球员身份及动作,并且经过分析给出重要的指导意见,比如谁在运球、在做什么样的动作、这个动作对投中球或拿下篮板的贡献率、这是什么战术等等。

史蒂夫·鲍尔莫很早就注意到了他们,做了他们的天使投资人,也因此让快船当了“第一个吃螃蟹”的球队。如今,NBA的30只球队里,有25只都和Second Spectrum签约了。他们未来还会和NFL、NHL、EPL及其他运动领域的主流联赛进行合作。

未来的可能先不提,拿下了NBA这个独特的IP数据入口,就给Second Spectrum带来了极高的门槛。毕竟,积累了6年的独家NBA数据后,很难有竞争者能在这个细分领域超过他们了。

相似的,位于洛杉矶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ObEN,也选择了一个独特的IP入口——娱乐业,通过做明星的人工智能来占据数据入口。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家拥有消费者级的人工智能技术的公司。目前,ObEN所开发的消费者的人工智能包括人的声音重建、人脸三维重建、以及唱歌的人工智能技能,未来还将激活更多的人工智能技能。首先,明星(或任何普通人)只需要利用几分钟的时间进行录制,ObEN的技术就能学习出他们的声音模型,用于个性化聊天机器人中。其次,这个声音还能通过歌声转化技术,给粉丝唱歌,并且不限语言。比如韩国Oba的声音模型建立后,中国的迷妹们完全可以请TA唱一只陕西民歌,平添亲切之感。

人脸三维重建技术就更好理解了,他们的技术只需要一张照片,就能建立起逼真、有趣的三维人脸模型。模型建立后,能够做出丰富的表情动作,比如眨眼、皱眉、大笑等等。

Adam对记者说,ObEN把这些技术结合,就是希望能带来更具象化的消费者级人工智能。

通过ObEN联合创始人Adam Zheng的一张自拍建立的3D虚拟形象,可以做出微笑、皱眉等表情

目前,ObEN已经拥有了大量顶级明星IP资源,而这些IP未来将吸引覆盖面极广的粉丝群体,成为忠实用户。这个娱乐级的消费者数据库建立之后,他们的前景也非常广阔——跟Idol交流的时候,当然会关心TA穿着什么牌子的衣服,擦着什么牌子的口红。

据悉,ObEN已经和一家亚洲娱乐巨头签署了正式合约,Adam向记者独家透露,将在3月底正式宣布合作细节。

(本文来自钛媒体授权转载)

丹华资本:特朗普政令或影响跨境投资?

上月底,特朗普正式“登基”,成为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

正式入主白宫之后,他在Twitter上抨击中国操控汇率。早在竞选时,特朗普就曾指责中国是“有史以来最善于”压低人民币获取贸易优势的国家。参考特朗普此前在移民政策上“说干就干”的风格,这些竞选时喊出的口号,极有可能被付诸实践。

至此,有关中美贸易战的疑虑大增,而近年火热的中美跨境投资,又会因此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记者采访到了硅谷地区最大华人VC基金丹华资本的创始合伙人谷安佳博士,与他探讨了特朗普上台后对中国乃至跨境资本的影响,以及风险投资基金在此过程中的机遇。

特朗普将“Make China Great Again”?

毫无疑问,近期的跨境资本都较为谨慎。

可以想象到,在特朗普执政下,美国的移民与贸易政策将持续强硬,中国资本成立新基金及出海可能会越来越难。“这样的观望状态,至少会持续半年左右。”一位硅谷投资人说。

然而在谷安佳看来,特朗普的各项政策,也可能代表着两方面的“好消息”。

首先,美国在过去数十年内的全球化领导者地位,很可能会被中国代替。

“反对全球化的竞选纲领让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特朗普成功‘逆袭’成为美国总统。然而美国的反全球化政策一旦实施,不仅可能会带来更多的地区保护主义,更意味着另外一个可能——中国将取代美国,领导全球贸易一体化,推动降低各国的贸易壁垒。”谷安佳说道。

而最近特朗普宣布退出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议),对于正在大力推进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国版本的TPP”)的中国也是一个不错的信号——制定全球贸易规则的“主角”,有可能从美国变成中国。

《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宣布美国推出TPP

此外,放弃对于移民的开放态度,很有可能意味着切断源源不断向美国输送最顶尖人才的管道,而学有所成、事业初成的新华人移民,有可能纷纷回到自己祖国效力。这对于中国的人才战略来说,有深远影响。

“Trump竞选的口号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但说不定四五年后,我们看到的真正的结果却是‘Make China Great Again’(让中国再次伟大)。”谷安佳感叹道。

其次,特朗普提出的减税政策及吸引美国企业资金回笼的政策,对于2013年成立于美国硅谷并且扎稳脚跟的丹华资本来说,可以算是利好消息。

第一点,减税政策会为企业利润表增色不少,谷安佳认为这对美国股市的表现有着积极作用,使美股指数不断创新高;而二级市场的连动效应,也会促使科技企业IPO的节奏加快。

第二点,美国本土资金回笼后,将会更加积极地寻找并购机会及收购创业公司。这就意味着风险投资也有更多的溢价退出的机会。

硅谷华人基金:提前布局,破除贸易壁垒

对于美国本土投资的利好消息还需要时间证明,但以丹华资本为代表的硅谷一线资本,已经敏锐地提前开始了中美两地的布局,从而进行中美联动,尽可能减少单方面政策的影响。今年1月20日,丹华资本宣布成立第一期人民币基金,共募资10亿人民币。而2016年底,丹华资本美元二期募资额达到3亿美金,加上第一期约1亿美金的募资金额,共管理4亿美元资金。

“连接中美资源,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愿景,丹华资本不只是做成一支优秀的风险投资基金,我们从第一天起,就是为了搭建一个资本和服务的平台,能够帮助中国企业集体提升创新能力和产业升级,成为世界级的优秀企业,像强大的航母舰队一样,而不是稀稀落落的小舢板。”谷安佳笑着说道。

当年,“丹华”之名就来自于这个愿景——连接“丹”(斯坦福,又名史丹佛)和“华”(中国)。

在美国与中国外交政策还不明朗之际,以丹华资本为代表的民间力量已经先行,从商业和市场化的角度促进中美乃至世界范围创新创业的交流及对接。

以Meta为例,这个典型的“全球化”项目,有着一个来自以色列的创始人Meron Gribetz。他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而后在硅谷创业,是Y Combinator的项目。丹华资本最早参与了Meta的A轮投资。在丹华资本的桥梁作用下,京东方科技、高榕资本、腾讯、联想等中国资本都参与了Meta的后续融资以及业务上的合作。

Meta 2设备的真实效果

除了将优秀的美国公司带到中国,对于这些中国资本以及产业巨头来说,丹华搭起的桥梁也能帮助他们提前布局新兴产业,参与到世界范围内的优秀企业。如今的Meta,已经是全球三大现实增强公司之一。不同于前一段时间被媒体曝光一直靠特效视频宣传、迟迟不见产品真容的Magic Leap,Meta的产品已经实实在在地运送到开发者用户手上。

Meta 2的真实开箱体验

此外,与华为合作的触屏技术提供商Qeexo,也是丹华资本的早期Portfolio之一。他们的FingerSense技术搭载在了华为许多旗舰机型上,能够识别指尖、指关节、指甲与触控笔,变革了触屏手机的交互体验。

在丹华资本被投企业中,这样类似的成功案例超过十个。而他们能够在中国落地、获取优秀商业合作伙伴的根本原因,在于丹华资本在中美两方的战略思考和提前布局,有着除了资金、政策以外,还有第一流的商业合作伙伴的优势。

在美国,通过两位创始合伙人在斯坦福和硅谷地区30年的积累,丹华资本有着强大的斯坦福资源,包括深厚的校友网络、学术资源等。在新技术刚出实验室的时候,他们就能够敏锐地了解到其未来商业化的种种可能。这也让遵循着科学逻辑进行投资的丹华资本,在未来有着更多在科技投资方面的想象空间。

而吸引到中国地区的顶级互联网公司及产业龙头作为LP(有限合伙人,即基金的出资人),也让丹华资本所投的公司能够在中国顺利落地。丹华以及其LP往往能够给他们提供市场、销售渠道、生产加工和战略合作等多方面的帮助。

在建立人民币基金后,丹华资本的中美战略正式成型——在“下一个李彦宏”从硅谷归国创业时,如今他们能够从源头上就提供人民币支持。

此外,在当前的政策下,信息安全、互联网内容等需要牌照的敏感领域,外资都无法参与。而丹华却能通过人民币基金支持这一类创业者。

最后,对于已经进行美元投资、运作成功的公司,人民币基金也能帮助他们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推进在中国落地。

看多中国,成立人民币基金

2013年底,丹华资本由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张首晟与斯坦福物理学博士谷安佳联合创办。

不到四年时间,它已经是硅谷最大的华人VC基金。除了提前进行中美布局、代表跨境资本发展方向以外,他们有着业界独特的科学投资理念:运用第一性原理投资;遵循普适性和简单性的原理;快速评判公司是否能够指数级增长;遵循着对未来科技趋势的时间周期及振幅尺度的判断。

这些原则,让他们能够把握科技趋势,通过研究技术的波动性及“幅值”(即对业界乃至社会的影响力),而找到最佳进场时间与具有潜力的项目。运用这些原则,他们提前预测、判断、布局的领域包括人工智能、AR/VR、企业应用、区块链、精准医疗、半导体、传感器及机器人等。

作为丹华的创始董事长,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世界著名华人物理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富兰克林奖章获得者张首晟教授,确立了丹华资本最核心的理念:基于教育和科研推动创新,连接中国和美国,融合技术与投资。另一位创始合伙人谷安佳,是一位技术专家型投资人。他是斯坦福大学应用物理博士和电子工程硕士,有在硅谷创业及公司上市、成功退出的经历。

这样的科学理念和战略思考让丹华在四年内成为了硅谷最大的华人风投资本,总共管理的资金在5.5亿美金左右。

谈及为何在资本纷纷外逃之际,丹华资本却回到中国,设立人民币基金,谷安佳这样跟记者说:“非常看好中国未来的发展,我们认为下一个发展浪潮在于科技创新及产业升级、高精尖科技的国产化——这就是中国最好的机会。”

他说,非常希望能够通过中美教育、科研和资本的对接,把最先进的科技引进中国,同时也帮助中国企业在下一次创新浪潮到来之际站在制高点上。

对话硅谷投资人郭威:新旧交替之时的中坚力量

硅谷的春天迟迟不来,街边的树桠上挂着稀疏、金黄的叶子,偶尔徐徐飘落。一辆鲜绿色的Chariot车驶过,恰好停在这条街上唯一一家咖啡馆Red Rock Coffee门外,郭威瞥了一眼,笑道:“巧了,这家公司是我投的。”

在硅谷,创业者的领地比起数十年前已经扩张了不少,南到圣何塞,北至三藩市区。位于硅谷中心地带的山景城,除了有Google总部,在最主要的一条商业街Castro Street上,还散布着Polyvore,Quora等近年来崭露头角的新兴科技公司。

我在这条街上约见了这个年轻的硅谷天使投资人,刚刚路过的那辆车属于一家试图变革硅谷Commute方式的创业公司Chariot,这家成立不到两年的公司刚刚被福特收购,给他带来了相当可观的现金回报。

郭威在硅谷已经做了三年的天使投资,看过上几千个创业项目。他的威基金投资了超过120个项目,如今已经有了六个退出案例,最好的一个返还了30多倍的资金。

与硅谷最老牌的那一批投资人相比,他仍旧年轻,但成功的退出案例与优秀的案源,已经让他成为了硅谷新兴天使投资人中的佼佼者。前段时间美国媒体The Information在专访郭威时写道,“像郭威一样的中国年轻投资人们正在改变硅谷投资产业”。这家订阅制媒体的创始人是曾获普利策奖的前华尔街日报著名科技记者Jessica Lessin,自2013年创办以来在硅谷备受关注,以完全没有广告成分的深度科技报道而闻名,Bill Gates、Mark Zuckerberg、前FCC主席Julius Genachowski等重量级人物都在它的订阅者名单里。

事实果真如此吗?记者和郭威聊了聊他的硅谷故事,其中既有硅谷主流投资人新旧交替时必然的磋磨,也有令人肃然起敬的生命力。

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硅谷

对于郭威来说,硅谷是一个“千人千面”的地方,难以轻易描摹。

“我发现同一个Demo Day(创业项目展示自己商业计划的活动),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Y Combinator Demo Day

最开始有做天使投资这个念头的时候,他通过一封邮件自荐“混进”了美国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一期Demo Day的现场,进去之后举目四望,发现所有人都熟稔地互相打着招呼,“我曾经以为Demo Day大家都是来争取投进YC的好项目的,后来发现,对于那些在Demo Day被围绕着的人来说,投进某个炙手可热的项目是很轻易的事情,根本不费劲。”

他恍然大悟,想要找到好的项目源,最有效率的方式也许并不是“广撒网”。

这也让他在真正开始早期投资后,有了一个清晰的目标:“曲线救国”,锁定能够带来优秀项目源的人。

郭威中学时期留学新加坡,而后赴美继续求学,在旧金山大学拿到了Entrepreneurship的学位。在“国际友人”里一直如鱼得水的他,在硅谷开始投资后也并不怯场。那次YC之行,他直接按自己记忆中的“硅谷大佬”图谱挨个聊天,“我凭感觉和Maurice Wedegar一顿聊中国的市场与希望,推荐他有机会关注一下。”Maurice是第一个向郭威描绘硅谷投资圈内部景象的人,那天的Demo Day,他给郭威介绍了硅谷最有名的天使投资人Ron Conway,跨界投资的好莱坞巨星Ashton Kutcher等等。

此后,郭威在硅谷的社交之路“一发不可收拾”,他记人名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对于硅谷投资圈的知名人士及出没场所如数家珍,对中国市场的了解和对西方文化的熟悉也让他能够吸引到硅谷资深投资人们的注意。The Information的文章中写道,短短数年内,他就成了硅谷创投圈的“Minor Celebrity”。

郭威在硅谷的投资人聚会上

他的另一个优势,是在最初通过网络获得的。那时AngelList刚刚兴起,还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上面有好多创始人的私人联系信息,”郭威在一个深夜注意到了这一点,直觉让他兴奋异常,“我上高中刚了解风险投资那时候,就在畅想假如创业公司的信息能够更加透明、被更多人看到该多好。”

当时兴起的在线创投信息平台代表着一个方向:投资这件事正在“去神秘化”,体量更小的早期投资人,将有更通畅的渠道接触到早期项目和已经很有名气的一些投资人。接触到各类网络股权众筹平台后,郭威有了大量的项目信息。

可他也很清楚,如今直接的网络投资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假如没给创业者留下任何印象的话,天使投资的少量资金很难让这一次项目变成长远的合作关系。

所以他的策略是线上与线下结合,如饥似渴地接收网上平台里的项目信息,但也保证自己感兴趣的创业者,都能约出来认真交谈。

一个很典型的案例是Directly,当时郭威刚开始投资,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但是很难投进去。他就通过某股权众筹平台找到了Gil Penchina,一个硅谷著名的天使投资人,深入交流后,Gil感受到了这个中国年轻人对投资的激情,把他推荐给了Directly的创始人。现在的Directly估值已经达到2、3亿美金,在这之后,Gil Penchina与郭威也保持着长久的合作关系。

专业化投资运作,迎来第一个独角兽项目

天然的社交魅力与对创业的敏感度给郭威带来了许多成功的项目,也证明了他的眼光。2015年年初,郭威在硅谷小有名气,准备回国融资,正式启动威基金。

令他惊讶的是,资金筹集的速度快得出奇。第一期威基金规模为2000万美金,LP(有限合伙人,即基金实际出资人)包括来自一家纽交所上市公司,还有像高榕资本,新天域资本等中国重量级风险投资机构。

“郭威是一个聪明、富有激情的年轻人,”高榕资本的合伙人岳斌这样评价他,“他在硅谷投资的这几年里,带来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投资成绩,也跟许多硅谷主流天使投资基金及风险投资人建立了深厚的联系。”

带着来自中国LP的期望回到硅谷后,郭威开始了更加专业化的投资之路。他在硅谷铺下的广阔人脉网络,基本上能够让他成功接触到90%他感兴趣的公司。而他的勤奋与韧劲,也让他常常能够成功投进心仪的项目。

The Information的文章里提到了一段很具有代表性的故事:

“郭威通过三个不同的渠道试图接触我们,最终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移动端保险技术项目Cover的CEO Karn Saroya说。这三个渠道包括一个Y Combinator的合伙人,一个创业者,以及一个Cover的天使投资人。

但广阔的人脉、成功的案例都只是表象,对于郭威来说,最重要的其实只有一点:对创业者由衷的欣赏。

在最早拿着自己创业赚来的资金试水投资的时候,郭威的这个特点就很明显了。当时他遇见了一个做游戏的华人创始人Huang Di,是他的同龄人,虽然郭威知道手机游戏行业竞争残酷,但他还是看到了Huang身上的闪光点,“当时几乎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了,自己留了2000美金买了张机票回国。”

Huang Di开发的游戏Shop Heroes已经有了百万月活用户,他对记者说,马上要在这款MOBA游戏里发布一个英雄,名字就叫Wei。

专业化运作与对初心的坚持让他在早期投资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他投资的项目里,已经有了一个估值超过10亿的独角兽,和十几个估值超过1亿的公司,包括Boom,Tranic,After School, Zenreach, Clara foods, Ever, GrubMarket, Rescale, Trustlook等等。

未来投资关键词:跨境

如今,郭威已经看了超过1000个项目,投资了其中100多个,短短两年内,有了6个退出案例,在硅谷的年轻投资人中,这个成绩令人刮目相看。

他在硅谷的沉淀也让“连接中美”这件事有了很大的现实意义。对于项目来说,他能够提供进入中国市场的便捷渠道,以及未来战略投资、人才互换、并购等等极具吸引力的可能。

在东方网力战略投资机器人安防公司Knightscope、药明康德战略投资Tranic、玖富战略投资的Snapcard等等中美对接的重要时刻,都能看到郭威的身影。最近,郭威正在帮国内一家汽车厂商对接他投资的人工智能的公司。

在某投资人网站上,Wyre的创始人这样评价郭威:“郭威是个rockstar,他是帮助我们最多的投资人之一,帮我们对接了中国最好的公司和基金,非常感谢!”类似的话在这个页面上出现了许多次。实际上,和中国的紧密联系也是他投资时的一个重要优势。

Wyre创始人及After School创始人对郭威的评价

硅谷也在他的介绍下对中国产生了更多兴趣。2016年,Twitch的创始人与Reddit的创始人都受他邀请去了中国。Y Combinator的四个合伙人,去年分两次造访中国,也是他在其中牵线。

郭威跟我说,今年他的威基金的规模会进一步扩大。而他投资的位于硅谷圣何塞以及旧金山市的孵化器也马上开业,希望能以此与创业公司有更加深入的合作、提供多方面的帮助。

他的蓝图不止于此,作为硅谷年轻投资领袖,他也在给许多其他的年轻投资人与基金提供宝贵的经验与建议,“我一路走来遇到了无数的坑,希望能把这些经验告诉新晋的投资人,让大家少走些弯路”,几乎所有对硅谷早期投资感兴趣的投资人都会去拜访他。

这也是记者近几年观察到的一个趋势——在硅谷,像郭威这样的中国年轻投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聪明、勤奋、对创业者非常尊重、推崇合作与分享,更重要的是,都深刻了解“跨境”的优势。

这些年轻人们的成长过程,让他们拥有更加国际化的视野,更容易融入美国主流文化、推动中美交流。而他们受到的专业化训练,也丝毫不逊于老牌投资人们。

在中国资本不断涌入硅谷之际,一股新兴投资潮流正在兴起。

北美SuperReturn峰会闭幕,张璐:硅谷中小基金迅速崛起,A轮融资门槛提高

即使每日票价高达20000元人民币左右,SuperReturn大会依然能吸引到数百位全球投资行业的顶尖专家。

上周的2.6-2.8三天,2017 SuperReturn私募股权风险投资峰会在旧金山的四季酒店举行。作为北美最权威的私募股权风险投资大会,SuperReturn大会一如既往地汇聚了所有一线的顶尖美国机构投资人、出资方、以及北美顶尖GP(管理合伙人)基金管理人,包括Black Rock、HarborVest、Top tier Capital、Sapphire Venture、Silver Lake、Portfolio Advisors等美国顶尖LP以及像DCM、Sequoia Capital等基金都来到了现场。

SuperReturn是一个全球顶尖的私募股权峰会品牌,创建于1998年,如今也是全美以及全球最顶尖的投资峰会之一,现在峰会覆盖北美,欧洲,亚洲等全球主要金融中心城市。在结束了北美西海岸的峰会后,SuperReturn将在这个月末在德国柏林举办SuperReturn欧洲的国际大会。随后,SuperReturn会依次前往新加坡、香港等亚洲城市。

记者了解到,硅谷的知名华人投资人张璐此次受邀作为演讲嘉宾参加SuperReturn大会,进行了“关于中小型风险投资基金的崛起”的话题演讲,也是唯一受邀演讲的硅谷华人基金管理人。

SuperReturn:一线的信息交流平台

SuperReturn素来以提供全球顶尖的交流平台闻名,让到场的GP、LP和PE合伙人有充分交流、寻找合作伙伴的机会。它最著名的“1:1比例”——GP和LP的人数比例,也是同类型的峰会中很难见到的。张璐还特意分享了她在会场上见到的一幕。

参会的第一天,在张璐的第一场圆桌演讲时,主持人询问台下的观众:“哪些是LP?” 超过一半的人举起了手。

“对我们GP来讲,平时比较少可以集中见到这么多基金机构投资方。这个会议上,LP和GP参会人数是1:1的比例,甚至更高,很多资产体量非常大的养老金、母基金、校董基金的负责人都会来参会。所以给了大家一个非常好的交流沟通以及建立合作的机会。”张璐说。

此外,SuperReturn还特意开发了一个app,让参会者在app上和其他人进行信息沟通、预约会议、以及会场之外的单独会议等等。因此,SuperReturn不只是分享会议信息,也有着多元的互动连接。

微型基金——A轮融资难度加大

SuperReturn有各种各样的话题,遍布各个领域和不同的细分市场。在张璐看来,中小型基金的发展是谈论频率较高的话题之一,比如她参与的一个演讲主题就是Mega rise of micro VCs(小基金的巨大崛起),这也是风险投资行业的近几年来一个新的动向。

而在微型基金领域,张璐提到了美国正在出现的一个趋势——A轮融资门槛提高。“现在硅谷市场对于公司A轮的要求,可能是5年前的Pre A轮。” 张璐表示,很多创业项目在种子轮或Pre-A轮和A轮融资之间的周期被拉长了,这就需要更多针对A轮之前的资本和基金公司为创业公司提供这一阶段的资本支持,并且帮助公司更快达到A轮融资要求。

“处于这个阶段的创业公司需要资源和资本的支持,同时更需要快速学习如果开始和资本市场打交道,以及怎样控制公司融资节奏,这些都是在A轮之前应该做好的准备,这也是中小型基金可以对他们提供支持和附加价值的地方”张璐说道。”天使投资人提供了团队第一笔资本,而小型机构基金为创业公司提供了第一笔机构投资以及与机构化资本合作的首次经历体验,这对于A轮是很关键的。在创业公司的早期成长过程中也会持续地对接资源和进行大的资本轮融资的准备,从而协助它更快地进入和完成A轮融资阶段。”

此外,特朗普当选以及中美资本之间的关系也是今年SuperReturn热议的话题。

少有的华人演讲嘉宾

遍历此次SuperReturn的演讲嘉宾名单,张璐是极少数的亚裔面孔之一,也是唯一的硅谷华人GP。

“现在中美之间的合作这么频繁,美国传统的LP和GP们对中国的兴趣越来越深,他们也很希望在SuperReturn美国峰会上见到更多华人的身影,来更多的交流和理解两边资本以及潜在的合作机会。“张璐说道。

据悉,就在参加此次SuperReturn的一个月前,张璐在今年年初荣登Forbes 美国30 under 30,并被评为美国30岁以下风投领域的荣誉主题人物,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

张璐:智慧交通和智能城市生态是新的投资战场

当记者带着“无人驾驶系统在2017年如何发展”这样的问题采访硅谷NewGen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张璐时,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硅谷的早期风投机构正在将目光从无人驾驶转移至智慧交通和智能城市生态上。

“现在正是开始关注智慧交通和智能城市生态的好时机。”张璐告诉记者。“相比于无人驾驶系统,这两者在早期投资领域处在更好的时机。”

于是,整场采访的主题从“how”(无人驾驶车如何发展)变成了“why”(为何转移目光)。

“车模仿人开车” or “车有自己的开车方式”

对张璐的采访,源于去年冬天在美国旧金山出现的Uber无人车。两个月前的12月14日,当地市民注意到在Uber的app里增加了一项无人车搭乘服务——点击按钮,一辆头顶偌大传感器的Uber无人车就出现在家门口。

尽管Uber无人车还在试验阶段,但这样的体验不免让人有些兴奋。

然而,市民的兴奋感维持不到几分钟,就被旧金山市区里糟糕的、拥堵的、甚至是动弹不得的交通给打消了。的确,无人驾驶汽车完成了从研发到马路行驶的过渡,但紧接着的问题是:无人车何时能完成普及?何时能优化城市交通?

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张璐,她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考途径。“是车模仿人开车,还是车有自己的开车方式?”

这个问题其实牵涉到了未来交通的发展方向——“模仿人的开车方式”或者“全新的智能交通系统”,张璐相信后者是未来的趋势。

“未来几年是无人车和驾驶车并行的阶段,因此,无人车需要去适应人的开车方式,包括规避、拐弯等。但是,真正实现无人驾驶的那一天,路上都是无人车,那么车就不需要人的思维方式。”张璐说道。

智慧交通成为早期风投的新战场

目前,无人驾驶系统是资本和企业追逐的热点。但要真正实现全面的无人驾驶,还需要一套相对应的智慧交通系统,包括智能路灯、信号灯、路况感应设备、3D精准地图等等。以Uber在匹兹堡进行的无人驾驶试点为例,它不但在开发无人驾驶系统,还在建设相应的小型智慧交通系统,这两者缺一不可。

“这就好比无人驾驶是电,为了实现‘电进万家’,你同样需要电缆、发电机、灯泡等配套设备。”张璐比喻道。“要实现完全的无人驾驶,就必须建立车辆之间的互联(V2V)、车与交通设施的互联(V2I)以及车与人之间的互联(V2P),形成一个巨大的智能交通平台系统。”

随着人们对交通优化的需求越来越高,智慧交通在未来的市场空间巨大。据Grand View Research 2016年的数据统计,智慧交通的市场规模到2020年将达到386.8亿美元。

在早期的投资领域,相比于无人驾驶系统的市场热度,智慧交通系统的搭建以及各个细分市场的探索依旧是蓝海。这也是为何张璐看好智慧交通市场拥有更大创新空间的原因。

“无人驾驶系统的市场很大,但未来的统一化势必会导致很多独立开发的系统被淘汰,同时依托于汽车公司的系统开发又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这会形成大玩家赢者全拿,小的初创公司市场空间很有限。”张璐说道。“但是智慧交通系统却有丰富多样的市场机会,像小范围的无人驾驶实现就是很有意思的机会点,包括封闭环境内的物流无人驾驶应用,比如机场货运重复性路线运输的无人驾驶应用,城市中心短程低速的生活区应用等,都是可以关注的点。”

“旧词”新谈,智能城市生态在2017迎来契机

提起智慧交通,自然也就不得不说到智能城市生态。出行的智能化,本身就是实现智能城市生态重要的一部分。

在谈到智能城市生态时,国内的读者们似乎总有些意兴阑珊:这个在两年前被各大媒体竞相报道的“旧词”已经被证实在短期内无法被商用和普及,变成了一张空头支票。

但张璐认为,现在是谈论智能城市生态发展最好的时机。

首先,人们对智能城市生态的需求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2015年,全球的城市化人口已经达到了50%,到了2050年,这个数字会达到66%。尤其在美国或中国的大城市中,这个比例只会有增无减。

人口大量的堆积带来了城市效率低下,包括交通拥堵、住宿压力和工作压力,这都需要智能城市生态尽快地在各大城市中普及。

其次,实现智能城市生态所要求的技术在逐步完善,包括传感器的低成本化以及云计算技术的提升。尤其是serverless computing(无服务器计算)平台服务的快速发展,为智能城市生态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功能支持和移动物联网的灵活性。

在2017年,低成本化的传感器可以实现城市的大规模铺陈,几年前存在的蓄能、信号发送等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同时,现在的传感器都具备“无感性”——能够在不知不觉中捕捉数据,这实现了城市大面积的数据采集。

云计算能力的提升则实现了大规模数据的存储和分析能力。同时,信息传输也更加快速和经济,这包括了服务器成本的降低、云计算的速度加快等等。

“这种传感器(硬件)和云计算(软件)的结合在美国被称为Cyber-physical System(软硬件系统)。在10年前,创新都集中在软件或者互联网上;如今,硬件和软件的结合给智能城市生态的发展提供了必要条件。”张璐说。同时,过去几年,以Amazon lambda为代表的serverless computing平台迅速发展,更加速了智能城市生态的发展速度。

最佳时机,硅谷风投在2017加速布局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两个细节。

其一是张璐对智慧交通乃至于智能城市生态的未来非常期待。“想象一下,智能城市生态在未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平台,人们在这个平台里产生的所有信息,它都能收集、分析、连接、处理。”张璐手舞足蹈地侃侃而谈。“类似于科幻类电影所描述的那样,比如满世界的信息分布和分流处理。”

其二是张璐的投资侧重点还是技术本身。在她看来,智慧交通和智能城市生态是如今美国前沿科技的一种市场应用,包括了工业级物联网、AI、云计算技术等等。因此,NewGen Capital以及很多其他硅谷风投依旧看重以技术为核心的创业项目。

“其实NewGen一直都在投资前沿科技,而智慧交通和智能城市生态在这些技术的引领下会有很好的发展愿景。”张璐说道。

如今,NewGen Capital旗下管理两支美元基金,重点覆盖的领域包括智能工业,智能交通系统;网络技术包括网络加速和网络安全;人工智能相关,包括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以及医疗健康等。作为NewGen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张璐在今年年初当选Forbes 美国30 under 30,并被评为美国30岁以下风投领域的荣誉主题人物,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

而在诸如NewGen Capital这样的硅谷风险投资机构的幕后助推下,智慧交通和智能城市生态真正进入和改变人们的生活,也就指日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