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essor X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准备好在中国繁忙的街道上路了

美国圣何塞——童年时期,肖健雄住在一间距离大海只有20英里的房子里,但他18岁才第一次看到了大海。

他来自中国广东省潮汕地区,那里曾经是个贫穷的渔村,直到近来才发展起来。在童年生活拮据的年代,肖健雄家根本付不起去海边的车票。

然而今天,肖健雄希望他的公司AutoX能给孩子们创造他不曾拥有的机会,让那些父母不会开车的孩子们可以不用花多少钱、费多少力便能乘车出行。

“自动驾驶不应该是一种奢侈品。”2017年,肖健雄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演讲中说道,那时他被评为”35名35岁以下创新者”之一。

在33岁那年,肖健雄已成立了自己的自动驾驶公司,立志实现自动驾驶行业的大众化。

在成为企业家之前,肖健雄曾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助理教授,2013年至2016年期间,他创办了普林斯顿大学的第一个计算机视觉和机器人实验室并担任负责人。这段时间里,很多同事发现很难发出他的中文名字读音,便给他起了 “X教授”的绰号。

在学术界出名后,肖健雄收到了来自福特的工作邀请,希望他能负责其自动驾驶研究部门。然而,他拒绝了这家美国汽车巨头的邀请,并于2016年春天飞往加利福尼亚州,在圣何塞一个小房子里创立了自己的公司,起居室作为办公室,卧室被改成会议室。

“当时我是单枪匹马。”肖健雄说。

很快,肖健雄的团队发展壮大。作为自动驾驶研究的领头人,肖健雄迅速聚集了一批来自学术机构、各大公司,奋战于人工智能研究前线的优秀科学家工程师,他们来自麻省理工、IBM和Facebook等。三年后,AutoX已发展成为拥有超过130名员工的全球团队。

Professor X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准备好在中国繁忙的街道上路了

很多中国出生、在美国接受教育的创业者选择在中国创业,因为中国的市场对他们来说更加熟悉,成本也更低。然而,肖健雄却选择从硅谷开始,目前AutoX主要研究中心仍在其圣何塞的办公室,只是不再是一间小房子,而是整栋大楼。

“所有业内最优秀的人才都在这里。中国正在迎头赶上,但还有几年时间要走。现在,你必须要在硅谷吸收最优秀的人才。”肖健雄说。

Professor X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准备好在中国繁忙的街道上路了

今年6月,AutoX成为四家获得加州无人驾驶出租车牌照的公司之一。虽然有超过60家公司拥有在该州测试其自动驾驶汽车的许可证,但允许自动驾驶汽车载人的许可证却难以获得。

其中,衡量是否安全的一个标准是必须解除自动驾驶系统、人类驾驶员介入以避免碰撞的频率。根据加利福尼亚州机动车部(DMV)的数据,AutoX在60多家公司中排名前十。根据DMV的网站, 在测试过程中,AutoX的自动驾驶车辆从未出过撞车的意外。

不过,虽然获得了许可证,肖健雄说他的公司没有立即在加利福尼亚推出规模化商业无人驾驶运营的计划。尽管它确实有与当地餐馆和杂货店合作,在圣何塞的一个有限区域内提供生鲜递送服务。

“我们申请无人驾驶出租车牌照是为了证明这一模式,验证我们技术的可靠度。” 肖健雄说。

在圣何塞试驾期间,肖健雄坐在AutoX的自动驾驶出租车上,对《Nikkei Asian Review》表示,他认为在加利福尼亚进行道路加大测试已没有太大价值。

“这太容易了。”他指着空旷的道路说。

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在内的美国很多州的交通状况并不复杂。司机和行人遵守交通规则,大部分地区人口分散,通常交通不会拥堵。虽然这对于人类驾驶员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对于需要收集不同路况数据的自动驾驶汽车来说却没有什么用。

事实上,在20分钟的试驾中,AutoX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只在另一辆车突然从停车位启动时,踩过一次刹车。其余车程平稳,路过几次交通信号灯,路上几乎没有其他车辆,平均速度为每小时65英里。

中国的情况则完全不同。

在一段向《Nikkei Asian Review》展示的视频中,AutoX正在深圳商业中心区测试其汽车,在这个腾讯、百度等中国科技巨头总部林立的区域,车辆会突然刹车、行人在没有红绿灯的地方横穿马路、小摩托车闯红灯…… AutoX的测试车辆在没有人类驾驶员的干涉下成功处理了所有交通状况。

AutoX表示,它是中国唯一一家在繁忙的大都市道路上测试自动驾驶汽车的公司,这要归功于其强大的技术和良好的政府关系。

“中国政府对自动驾驶汽车的公路测试采取了更保守的策略——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因为中国的交通状况更加混乱,在早期阶段发生严重事故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Marbridge Consulting的创始人Mark Natkin表示。

“中国的无人驾驶公司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完善他们的技术,以便能够安全地处理这里所有不同情况。但在此过程中,他们可能也会获得一个最终更加强大的产品,未来可以在全球任一个地方行驶。”他补充道。

除了在中国进行道路测试的复杂程度,肖健雄说中国的自动驾驶公司还有另一个优势:面对外国竞争对手,中国政府”支持”他们。

“也许没有多少人这么想,但自动驾驶关系着国家安全问题。”肖健雄说。

由于自动驾驶汽车中安装了摄像头和传感器,外国公司能够轻易掌握中国城市的情况。中国政府对此不太满意。肖健雄还假设了一个更为极端的场景,某些可以远程控制的自动驾驶汽车会制造路障,甚至携带炸弹、击中某些目标。

“仅就这个(国家安全)原因而言,中国和美国应该而且可能会完全分开、独自研究自动驾驶。”他说。

尽管他提出了一些担忧,但肖健雄说AutoX在美国的运营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但是,虽然硅谷依旧是公司重要的研发中心之一,但AutoX”正在向美国以外的地区扩展”。

Professor X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准备好在中国繁忙的街道上路了

“美国的竞争激烈,Waymo很大程度上成熟于其他公司。”肖健雄说。Waymo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公司,目前是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头羊。”我们计划先征服中国市场,再来美国市场扩张。”

与其他雄心勃勃的初创公司将自己定位为汽车行业大佬们的挑战者不同,AutoX选择了避免与其直接竞争、专注于低成本绝竞争的战略。

“要完全自运营一个大规模的自驾车队,没有多少公司可以像有谷歌支持的Waymo一样仅靠自己负担得起。”肖健雄说。虽然目前AutoX处于亏损状态,但其亏损的速度远远低于其竞争对手。

如果AutoX要实现其自动驾驶”大众化”的目标,限制成本非常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AutoX表示其专有技术将更多地使用摄像头而不是很多更昂贵的传感器设备以检测周围物体和导航的原因。

还有一点可以让AutoX与包括去年中国的独角兽Pony.ai在内的大多数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区别开来——其商业模式。虽然其他公司的目标是建立自己的车队并最终为客户提供无人驾驶出租车或自动货运服务,但AutoX并不想建造自己的车队。相反,它专注于B2B解决方案,这意味着其目标客户是购买AutoX技术以自用的公司。

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并吸引企业客户,AutoX与多个大型的汽车制造商已经建立了深度合作,以将其技术安装到他们的车辆中。这种方法不仅避免了AutoX花费大量资金购买车辆来建立测试车队的需要,还有助于引入战略支持者。

今年4月,AutoX宣布结束了一轮融资,领投超过1000多万美元,此轮融资由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东风汽车公司领投,国有汽车制造商上汽集团参与,其他投资者包括风险投资公司今日资本、台湾半导体巨头联发科技等。肖健雄说,公司即将对外公开最近完成的新一轮高达1亿美元的融资。

AutoX未曾透露估值,肖健雄说,至少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公司才会上市。

现在,这家成立了三年的创业公司将总部设在香港,其目标是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开展更大规模的业务。7月,AutoX宣布与瑞典电动汽车制造商NEVS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计划2020年底在欧洲部署无人驾驶出租车试点。

“欧洲是一个非常分散的市场,需要采取按照国家一个个来的策略。我们会去到合作伙伴在的任何一个地方。”肖健雄说。

AutoX表示,它正在关注亚洲的下一个市场日本。不过,在找到合适的本地汽车制造商作为合作伙伴前,AutoX尚未在该国开设办事处。

“日本的汽车工业一直在发展,但自动驾驶领域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填补。”肖健雄说。

Nikkei香港记者Nikki Sun对此文亦有贡献。

Nikkei Assian Review 原文链接: https://asia.nikkei.com/Spotlight/Startups-in-Asia/Professor-X-readies-self-drive-cars-for-China-s-busy-stree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