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谷歌Waymo拿到了加州首个全无人驾驶测试牌照。在加州山景城附近,也是Waymo的家乡,Waymo无人车在车内完全没有司机的情况下可以上公开道路测试。据目击者称,如今已能在山景城附近的繁忙街道上碰到多个空无一人的Waymo无人车运行。

这一消息无疑标志了美国无人驾驶法律法规上的重大突破。自2015年加州颁发无人车有安全员测试牌照以来,加州政府一直未允许没有安全员的无人车测试。谷歌Waymo自2018年来,在亚利桑那州进行了大规模运营,亚利桑那州对无人车路测运营的法律法规支持力度超过了加州。

对于这一特殊牌照,加州政府提出了批准全无人测试的首要前提条件,也是之前未曾在有人测试牌照要求的重要必要条件:这些测试车必须具有远程人类监控系统,可以随时接管无人车。

当人类驾驶员遇到警车要求沿着某一指定路线绕行,人类可以很自然地听从交警指挥;可对于无人驾驶汽车来说,可能现在最优秀的选手也无法理解交警的意思,只能靠边停好。

事实上,在加州政府要求无人驾驶公司必须拥有远程监控系统才能无人测试之前,谷歌Waymo及一些无人驾驶公司早已投入很大力度研究如何让人类能够安全、智能地远程监控无人车。这一技术不仅可以加快推广真正“无人”落地的部署速度,更是作为无人驾驶技术的“最高级别冗余”

如今,这个重要戏份领域赛道里出现了哪些玩家,又面临着哪些技术及商业化方面的挑战?

1

类型一:纯远程监控创业企业

Scotty Labs和Phantom是这个类别中的代表性企业。

Scotty Labs整个公司只有九个人,但他们的系统能让一个人类远程监控、操作五辆无人驾驶汽车,此前获得了Google旗下风险投资基金Gradient Ventures的资金支持。

当一辆无人车发现自己的状况不妙时(比如困在雪地、泥地里了,或者被其他车挡住了等等),被要求发出求救接管信号,将无人车全部交给Scotty Labs远程控制台接管。

此时,经过培训的Scotty Labs人类驾驶员就会通过车辆上的传感器、摄像头观察情况,开始接管驾驶。

Scotty Labs的控制台看起来很像过去电玩城里的驾驶游戏的装备,只是通过远程信号装置,控制它的人类能够真正监控一辆汽车左转、直行、或是加大油门。

Phantom的形式和Scotty Labs差不多,也是先由无人车识别突发状况后发出信号,人类驾驶员观察情况,再接管监控。 其联合创始人及CEO Shai Magzimof曾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这项技术未来应用场景非常广泛,可以应用在无人驾驶出租车、无人驾驶卡车甚至普通人拥有的无人驾驶汽车上。

2

然而此类系统的问题在于,在全无人测试过程中,远程监控系统无法应对突发情况,只能等待无人车自行申请全权接管。这意味着,无人车AI系统和远程监控系统将是两个独立的系统,彼此之间纯靠网络通信决定接管权利。这使远程监控系统的作用大大局限,Waymo所研发的远程监控系统并非如此简单。

Phantom和Scotty Labs的车辆与控制中心沟通时,使用的都是基础的4G网络,因此有一定延迟。Scotty Labs表示正在研发能够加速数据传递的系统,Phantom则在车辆上加装了一个有四个无线路由的电脑和三个摄像头,以在4G和GPS信号不佳的地方也提供服务。

今年8月,Phantom Auto和Sacramento政府(加州首府)签订合约,后者允许前者在其公共道路上测试远程监控的无人驾驶汽车。

类型二:无人驾驶创业公司

既是由于DMV的规定,也在于对于无人驾驶下一步的判断,包括AutoX、景驰等无人驾驶创业公司也宣布了在远程监控系统方面的进展。

其中,最近以在加州发布首家无人配送服务而闻名的AutoX最近公布了远程监控视频,可以通过4个广角摄像头,覆盖360度环视画面在加州圣何塞市城市道路上进行高速远程驾驶。

3
通过AutoX远程操控系统控制无人车转弯

AutoX采用了反拥塞算法和摄像机优先级选择来提高图像的实时性。从摄像头到远程监控中心的计算机,画面延迟在50ms左右,可以保证顺畅沟通。对于LTE网络不够稳定的地方,AutoX会对运营区域信号强度和稳定性做系统性的测试报告地图,避开这些区域。

值得一提的是,AutoX在摄像头图像处理方面有不少技术积累,肖健雄强调,其远程监控系统在白天、晚上、各种天气状况下都可以正常运行。

除此之外,AutoX正在开发更加完善的车队管理系统。该系统可以实时记录测试车辆的位置、速度和驾驶状态等信息,录制测试车辆传回的图像,并且根据情况分配远程操作人员协助指定车辆。

另一名有中国背景的无人驾驶公司景驰最近也宣布了远程监控系统的进展,称将提供远程接管。其系统在4G条件下进行,用单个屏幕展示了远程接管画面,远程时速约在5千米/小时,会有一定时延,但暂时未披露具体的时延数据。

同样,景驰也开发了基于定位算法和控制技术的高级车辆控制系统。

根据外媒报道,景驰已经向加州DMV递交了加入远程监控系统的完全无人驾驶汽车的申请,但由于条件尚未达到政府要求,暂未获得批准。

针对自动驾驶远程操控需求的创业公司同样在其中找到了机会——以色列视频直播公司LiveU将其远程遥控技术应用于自动驾驶汽车,正在和数家汽车制造商洽谈将其技术整合到无人车中。这家公司的技术已经可以将延迟时间压缩至100毫秒,这对于自动驾驶行业来说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不过不管压缩技术或是减少延时的技术如何精进,对于初创企业还是Google、Uber等更大体量的自动驾驶行业玩家,远程操控系统对于网络的要求仍亟待满足——5G普及后,远程接管自动驾驶车辆的安全性和及时性能跨一大步。在未来,这些开发的技术未来当然始终有其意义,能协助自动驾驶汽车更好地完成工作。只是此刻来看,回传数据质量、车辆驾驶速度上都需要做一定妥协。

类型三:正在攻关远程监监控的车厂

除了专攻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和无人驾驶公司以外,以尼桑为例,车厂也在探索这类远程监控系统。

比如尼桑,这家车厂曾公开指出“无人驾驶汽车可能被周围环境迷惑而做出错误决定”,就提出了一个名为“无缝自动驾驶”(Seamless Autonomous Mobility,S.A.M.)的系统。这个系统的一部分技术来自于NASA在火星上控制探测车的技术。

今年3月,中国长城汽车完成了基于5G的自动驾驶远程操控测试。基于其智能控制系统,红色WEY VV7在主驾驶位无人操控的情况下,精准完成了起步、加速、刹车、转向等动作。而这所有的操作全是远在几十公里之外雄安新区的测试人员通过车辆模拟控制器和5G传输网络,向长城试验车下发的操作指令,网络时延能够保持在6毫秒以内,仅为现有LTE网络的十分之一。

今年早些时候,华为、中国移动和上汽集团也在世界移动大会上演示了基于5G技术的远程驾驶。在5G浪潮滚滚而来之际,更大的带宽、更低的时延很可能会进一步推动远程驾驶乃至无人驾驶的进展。

最高级监控系统:人机智能混合操作

除此之外,无人驾驶领域最引人注目的玩家Waymo也推出了远程监控系统,在Waymo的介绍中,我们能看到更智能的成分。

和Phantom等纯监控系统公司不同,Waymo的远程监控系统的作用并非简单的“接管车辆”。Waymo无人车系统可以不完全退出控制,而是引入一个人类观察员,向人类寻求关于某个决策的验证或许可,然后让无人车根据人类的回馈自己继续下一步的决策和规划。Waymo的系统在一年前已经基本开发完毕投入大量测试。

AutoX表示其研发了同样的智能监控系统,代号Xhybrid,已经完成开发。该系统支持高级人机混合决策,能从多个层次融合来自无人驾驶系统、远程监控人员的决策和规划,并用无人驾驶系统辅助人类作出更精确判断。

业界通行的自动驾驶智能程度分为10级。Waymo和AutoX开发的这种混合系统,是介于第5-7级的混合操作,很可能成为处理corner cases(少见的场景),比如大规模修路等的最优办法。

从短期来看,远程监控系统在政策需求、实际需求上都有很强的存在感——在人类驾驶和完全无人驾驶之间,远程监控系统提供了一条有保障、提高性能、可行的中间道路。

如果更进一步推断,远程监控系统很可能有着长久的用武之地。

毕竟,Zoox的工程师曾脱口而出“真正的无人驾驶永远不可能达到,人类永远需要在决策席上”,其前任CEO Tim Kentley-Klay也在一次参议院听证会上坦诚,“有人类的指挥中心是必要的,它既可以帮助陷入困境的无人驾驶汽车,也能够帮助有需要的顾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