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接触冯沁原,约定的半个小时采访。结果冯沁原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多小时,甚至包括他的“秘密武器”都向记者透露了一遍。

“这可是看家本领,不能随便对外公布。”冯沁原笑着说道。

之所以采访他,是因为硅谷突然“冒出来”一个庞大的网络社群。他们自称是BitTiger(太阁)“小伙伴”,频繁地出现在社交媒体、博客和学术论坛中,活跃用户数万人。他们来自于硅谷高端科技领域,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无人驾驶等,而且人数正在不断飙升。

(BitTiger社群经常组织线下活动,并且将图片发表至各大社交平台。)

据记者了解,BitTiger是美国顶尖的高科技终身学习平台,为技术人才提供在线直播教学和终身学习成长规划。冯沁原是BitTiger的联合创始人和Co-CEO。

有趣的是,上述现象在美国乃至于中国并不常见,即使是美国最顶尖的在线教育平台Udacity或者Coursera,也很少有学员选择在此终身学习。放眼国内,似乎只有新东方才有这样的影响力。

而BitTiger为用户创造了“归属感”。创立短短一年多,BitTiger的用户持续月增长在20%以上,在单客价1000美元的基础下,付费率达到了10%,这在业内较为罕见。在BitTiger完成系统训练营的学员中,90%以上都找到了工作,一半以上的学员进入了以Facebook、Google、Airbnb为代表的硅谷顶尖互联网企业。

如果只是帮忙找到工作,“毕业生”拿到offer之后完全没有理由再回来。

然而,众多毕业生们入职后依然持续地学习BitTiger为他们定制的进阶课程;更有学员回到BitTiger担任助教甚至成为讲师,帮助更多的同学一同进步。

这恰恰反映了如今在线教育平台的发展趋势:免费内容变成了付费精品,短期教学变成了长期乃至于终身学习,在线平台不再只是抱佛脚的一个佛堂,而成为了人们日常的必需品。

“随着技术的迭代越来越快,我们发现,大学教育只是基础,学习是伴随我们一生的苦差事。”BitTiger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和Co-CEO Steve Kehoe说道。

BitTiger的背后是千亿美元的市场

BitTiger的想法,萌生于美国东部的海边小镇的闭关中心。这也是Steve和冯沁原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尽管两人被分配在同一个宿舍,但由于“冥想训练”要求止语,直到第三天,他们才对上话。这一聊,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冯沁原是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的博士,但他毕业后发现,在酷我音乐和阿里巴巴的工作中依然要不断的学习来掌握技术趋势。”Steve说道。“我在哈佛大学也是因为不能学到更多前沿的技术而辍学,全身投入创业公司。我发现,这些经历比我上学来的更有用。”

同时,他们也看到了前沿科技的不断迭代对行业的冲击:工程师如果只顾眼前的一亩三分地,肯定就会被淘汰。

于是,他们决定一起在硅谷创立一家高科技终身学习平台BitTiger,目标很明确:教最实用的技能、并且终身提供。

经过一番调查,他们发现高科技在线教育市场的潜力:全球有4000万高技术领域的就业人才,单北美就有670万,这个背后是全球上千亿的产业规模,而且这个数字会不断地提高。

“据统计,每一个技术人才愿意花5%的工资用于学习和教育,美国硅谷的工程师大概年薪10万美元,人均就有5000美元的潜力,两者相乘是千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冯沁原说。

(图为BitTiger线上课程的视频截图。)

因此,传统教育平台盈利困难的问题在BitTiger上并没有发生。创立不到一年,BitTiger就实现了月度收支平衡,每季度的销售额保持在200%以上的增长率。

在面试中提到课上的实战项目,我拿到了Offer”

一位学员告诉记者,他在面试的时候,将BitTiger实战课“大规模电商实战平台”用深入浅出的方法向面试官讲解了一遍,结果当场拿到了Offer。

类似的“励志”故事还有很多,例如一位学生物专业的学员,完成BitTiger大数据相关课程后,成为了Facebook的数据分析师。

帮助学员拿到offer只是一个开始。BitTiger作为一家终身学习的平台,重点自然放在学员未来的职业发展上。

一名学员在硅谷一线公司就职高级工程师,在晋升上遭遇了瓶颈,原因是他对技术的领悟不够透彻,虽然靠死记硬背式地刷题取得了offer,但没有做到真正理解,因此在工作中难以驾驭更大的平台。随后,他在BitTiger上了三个月的课,完全弄懂了技术原理。结果,他分别拿到了Paypal、Amazon和HighFive的主管工程师一职的offer。

BitTiger的联合创始人,前WalmartLabs和Groupon的高级工程师苏铭彻告诉记者,这些成功案例的背后是BitTiger在教师、内容、模式和平台上的壁垒。

  1. 讲师并非来自大学,而是由Google、Facebook、AirBnb、Apple等互联网企业中亲自实战前沿科技的上百位技术大牛来讲解。

  2. 课程包含两大体系:系统训练营,为期三个月,从理论到实践的深入浅出的梳理各个领域,包括软件工程、大数据分析、全栈工程师、UI/UX等;进阶训练营,为期一个月,持续的学习来提升我们能力,例如“Uber车辆监控平台”、“全栈房价跟踪预测平台”、“Pokémon Go地图平台”这些实战项目,偏重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目前,上线的课程有50多个,全面地覆盖了硅谷的高技术领域。

(BitTiger的线上课程覆盖硅谷主流的前沿科技。)

  1. 课程通过强互动的直播,学生随时向老师提出问题。在code lab中,每个老师实时负责5-8位学员,从而避免了传统的网络大课中缺乏互动,仅仅是单一内容输出的问题。

“用户现在的时间很宝贵,基于罗振宇提出的‘国民总时间’,人们连学习的时间都成了一种负担,但是我们又被逼迫的去终身学习,如何做出经验胶囊形成壁垒,让学生短时间不断地更新自己的能力,这是BitTiger正在做的事情。”苏铭彻说。

在线教育的技术革新:数据平台和人工智能

内容质量得到保证,技术反而成为了BitTiger最不用担心的方面。冯沁原曾在阿里巴巴负责知识图谱大数据平台的研发,而Steve曾是SmartCloud云平台的首席工程师,他们和硅谷的顶尖人才联手打造了BitTiger的技术团队。

根据Steve的介绍,数据驱动和人工智能是BitTiger最核心的两项技术,为此,Steve还给记者分享了学员的故事。

一名学员在BitTiger学习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学习习惯和技术盲点都被BitTiger所掌握,BitTiger实时地将该学员最需要的知识点和课程规划提供给他。

(BitTiger学员的学习场景。)

BitTiger从创立之初就提出了数据驱动的教学模式。很多BitTiger的学员在留学美国之前已经开始参加了BitTiger的课程,并在之后持续的留学生活中不断的深化学习。在这个过程中,BitTiger收集了他们完整的学习轨迹,为他们提供具有针对性的学习路线。

不仅如此,BitTiger还会把数据平台和硅谷的一线企业对接,将学生的学习数据应用在招聘的过程中。这样的数据资源库,真实地评估了学员对技能的掌握程度、项目的实战能力、团队协作和沟通能力等等,从而摆脱传统低效的简历筛选模式,用学员的真实学习和实战经历作为他们能力的背书。

“很多学员所掌握的项目实战能力在传统的简历中无法体现。”BitTiger的联合创始人、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的Michael Kehoe告诉记者。“数据平台能为学员们建立更完善更系统的资源库,展示出他们全部的能力。”

另一个故事则和人工智能有关。

一名学员原本是学全栈工程,但在BitTiger的学习过程中,数据显示他在用户界面设计上有较为明显的优势。BitTiger将这个信息反馈给他,并帮助他走上自己心仪的职业道路。

随着未来学员人数增多,人工智能可以自动为学员量身打造他们在BitTiger的学习计划。同时,学员的作业批改也在逐步交给人工智能来完成。

“技术正在影响各个领域的产业发展,唯独在线教育没有完全跟上时代的步伐。”Steve说道。“我们希望用技术优化教学内容和及时反馈系统,量身打造学员们的终身职业规划。”

(BitTiger的线下讨论场景。)

立足硅谷,BitTiger放眼中国市场

尽管BitTiger已经是美国终身学习领域的先行者,又是少有的技术驱动的公司,但冯沁原和Steve依然对BitTiger在2017年的发展抱有更高的期望。

“销售额至少做到1000万美元。”冯沁原盯着电脑屏幕上的“2017计划”说道。“数据平台和协作平台进一步完善,在线评测系统也即将上线,为学员提供一个多元化、自动化的在线教学系统。”

除此之外,BitTiger正在推进与硅谷上百家的企业联合推出认证课程和企业直聘。

BitTiger对中国市场也尤为重视。创立一年多以来,BitTiger的很多学员都是留美深造的中国学生。在未来,BitTiger希望国内的高端技术人才也能看到BitTiger的教学内容。就在去年8月份,BitTiger开设了首场硅谷&北京的连线直播,让更多人了解硅谷的前沿技术。

“中美之间的在线教育水平仍然有2-3年的差距,无论是在技术上的应用还是内容的质量。”冯沁原说。“硅谷有全球顶尖的软件工程师、数据科学家和各行各类的精英人才,背靠的是Facebook、Google和Apple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所营造的硅谷文化。这是高科技领域在线教育资源最好的一片土壤,而BitTiger正在架起中国工程师和美国之间的桥梁,这是我们的初心。”

(BitTiger的联合创始人冯沁原。)

说到这儿,冯沁原和记者分享了BitTiger的由来:BitTiger,拆开来是Bit和Tiger。Bit表示计算机的一个字节,是最本初技术的代表;Tiger是老虎,代表着自信、勇气和专注的能力。

在采访结尾处,冯沁原告诉记者,自己并不避讳这些“秘密武器”被公开,“我们的秘密其实很简单:教学的本质是还原解决真实问题的过程,我们的老师会告诉学生,自己踩过哪些坑,并且是如何跨过去的。相比于对大道理的侃侃而谈,这种方法更加直接有效。”

About the Author Arcbering

Arcbering Consulting is a full-service PR and Advertising Agency. Based in Sillion Valley, we aim to fill the gap between the U.S. and China by providing professional news release service and branding solution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